贵阳机场航班能不能起飞是谁指挥?

2015-11-18 08:36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他们见证了贵阳机场的多次华丽升级,他们平均每天放行航班300架次

塔台指挥 “最强大脑”

  2013年4月16日,贵阳机场T2航站楼正式启用; 2014年7月14日, T1、T2两个航站楼成功合龙; 2015年6月19日,贵阳机场三期扩建正式启动。

  十二五期间,贵阳机场完成了多项华丽升级,而对于贵阳机场所发生的一切变化,没有人比机场塔台上的管制员感受得更为深切。在2015年的时间里,他们平均每天要放行300架次飞机,航班高峰时段,平均每2分钟一架。

塔台全方位地观察机坪运行动态。

  1、3个小时的“头脑风暴”

  站在位于50米高处的民航贵州空管分局塔台管制室,透过360度的玻璃窗,贵阳机场尽收眼底。

  此时是上午10时左右,正是机场进出港航班数量最多的时段。视野所及处,左边的T1航站楼, 5架航班正在等待旅客上下飞机;右边的滑行跑道上, 3架准备完毕的飞机正在排队等候起飞。除了进出港的飞机、平整的草地,看不见任何人影。而与外面平静的跑道风景相对的,则是管制室内繁忙的场面。

  头戴耳机,空中交通管制员刘翔思宇坐在塔台管制席上,不时通过甚高频电台与进出港航班交流。

  “塔台你好!东方5451,五边20km,听你指挥。 ”

  “MU5451,贵阳塔台,你好,继续盲降进近,修正海压1016。 ”

  “继续进近, 1016,吉祥1056。 ”

  “MU5451,地面风01003,跑道01可以落地。 ”

  “可以落地, MU5451。 ”

  1分钟后, MU5451航班平安落地。可刘翔思宇还没来得及歇口气,甚高频电台里一架航班又发出了进入跑道申请。他抬起头来,扫视了跑道上的情况,确定没有任何障碍物后,再次下达命令。

  “这就是管制室的日常工作,不断接受申请,发送命令。 ” 从工作岗位上换下来,塔台管制室带班主任覃超终于跟记者说上一句话, “在岗的时候,几乎每分每秒都是全神贯注的,不能分散丝毫注意力。就连管制人员的手机,都固定放在一个柜子里,不允许带到岗位上。 ”

  覃超解释: “塔台一天有2个班组上岗,每班有4-5位管制员,都有着各自的岗位分工,忙的时候,还会开设一个流量管理席,每个班组3小时换一次。 ” 而在这3个小时里,每位管制员都处于“头脑风暴”中,不断计算每架次航班的进出港时间,进行排序、指挥;进出港航班流量大时, 1小时内要指挥几十架次航班,发出几百条指令。

塔台管制员李文秀在对讲机中作指挥。

  2、这不是游戏,不能“Game Over”

  覃超介绍,塔台是机场交通运行的“最强大脑” , 而他们,就是大脑中心活跃的脑细胞,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每架次航班的进出港行动。

  正常情况下,所有航班都会按照既定航路飞行。在塔台的雷达显示屏上,覃超向记者展示了“蜘蛛网”一样的航路图。记者看到,用小红点标记的航班正按照“网线”平稳移动。

  在非特定情况下,航班的安全飞行,要仰仗管制员的指挥和判断。 “比如雷雨季节,飞机在航路上遇到了雷雨云,就像走在高速上遇到了障碍物,可能要绕开它,这样的绕飞,就要靠管制员指挥。 ” 覃超说, “多长时间,飞多久,绕飞时是否会遇到其他航班,这都是管制员需要进行预判的。 ”

  还有的是来自航班自身的突发情况,覃超就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前段时间,有架航班飞泰国,高度已达到6000多米。要出贵州边境时,机组突然报告,一个发动机在空中发生故障,要求返回贵阳机场。我们紧急安排机场航班,优先保证了他们的落地。 ” 覃超说。

  比快节奏的工作更让他们倍感压力的,是指挥的正确与及时,对航班进出港的正确预判,那是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

  工作7年,覃超一直有个习惯,就是站在玻璃窗前,注视着外面的飞机,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不是冰冷的铁鸟,而是上百条鲜活的生命, “这不是游戏,绝不能‘Game Over’ 。 ”快节奏、神经高度紧张,外加熬夜,是管制行业存在的普遍现状。

  东北姑娘李文秀是覃超班组里唯一的女管制员,女性管制员在整个行业内,并不多见。李文秀告诉记者, “刚入行的日子,遇到复杂天气、航班量大等情况,指挥飞机的压力和紧张感更是前所未有的。 ” 李文秀说, “我们必须确保每趟航班的起降安全。 ” 覃超说, “所以我们都特别希望乘客能够理解,即便飞机因为流控或天气原因晚点,那也是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 ”

塔台管制员随时要观察跑道上的动静。

  3、从汉语到日式英语

  有如此高的能力要求和心理素质要求,想要成为管制员,注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覃超说,指挥员需要扎实的民航空管专业知识,英语流利、身体健康。所以,要成为一名管制员,首先要在专业院校的飞行管制系进行4年的系统学习,毕业后,还需在相关岗位见习一年以上,考取民用航空空中交通管制员执照后,才能正式上岗。

  虽然记者在现场听到的管制用语多是用中文对话,但覃超说,近两年,随着机场国际航班和外籍机组执飞航班的增多,管制英语的使用,也越发频繁了起来。

  2008年从广汉民航学院毕业后,覃超进入民航贵州空管分局见习。覃超回忆,那一年,贵阳机场的涉外航空只有飞往香港的航线,日均航班不过100架次左右。

  李文秀跟覃超是校友,学校里是“师兄妹” , 进了空管分局是“师徒” 。2011年,李文秀来塔台管制室见习时,日均航班也才200架次左右。到2015年,日均航班300多架次。

  除了飞往香港,数年间,贵阳机场新增了飞往韩国、日本、泰国、台湾、越南、柬埔寨等国家和地区的航班;与之打交道的各航班机长中,不断涌现美国人、日本人、泰国人、台湾人、越南人等,带有浓重各国口音的英语,不断磨练着管制员的英语听力能力。

  航班的增多带来的还有工作节奏的改变。2008年时,每个班组工作4小时才轮休一次,那会儿还只有塔台管制席和主任监控席两个席位,工作强度远没有现在大。就连塔台本身,也即将经历一次升级。 “据了解,分局计划在贵阳机场三期空管配套工程建设期间,将再修一个新的塔台,到时候看机场的视野也更宽广了。 ” 覃超说。

作者:刘姝 赵军 赵惠 编辑: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