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福泉中小学校长“去行政化”之后 校长说话更管火

2016-03-29 09:42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校长不当官,说话更管火
福泉中小学校长“去行政化”之后  

  罗绍良告诉记者: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的,虽然还是校长,可是不再有“官帽”,而是一名“教育职业经理人”啦!

  2016年3月18日,记者来到福泉市教育局了解情况。

  福泉市教育局局长蒋士萌向记者介绍有关高中校长竞聘的相关条件。

  福泉市市长杨华祥接受贵州都市报记者采访。

  福泉市教育局局长蒋士萌的办公桌上,摆放的都是有关教育改革的文件资料。

  福泉中学。

  多彩贵州网讯 罗绍良“跳槽”了。这位都匀二中的副校长,选择在他50岁的时候,换了一家单位工作。有意思的是,此前,他的行政级别是副县级,但跳槽到新单位福泉中学担任校长之后,行政级别就没有了。

  但罗绍良似乎并没有想那么多,反而觉得可以借此机会大干一番。

  机会来自于黔南州福泉市正在进行的一项教育改革,福泉市取消全部公办中小学校长的行政级别,校长不再有科级、股级等行政级别。

  这次改革也被称为“校长去行政化”,也就是说,校长不再是官了。此外,所有校长的任用都要进行公开选聘,任期三年。校长就职后,自行“组阁”,如果三年中有一年考核不合格,不再担任校长。

  此前,本报曾报道福泉免除高中生学费。“这实际上是我们打的一套组合拳”福泉市市长杨华祥接受贵州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这套拳还包括对教师的教育质量目标考核奖,从2014年的150万元提高到2015年的1059万元。

  杨华祥把这一系列手段称为“对教育的投入”。

  这些教育投入中,最让杨华祥引以为傲的,还是2015年2月就决定实行的校长去行政化改革。

  教育改革迫在眉睫

  罗绍良最初并未打算到福泉来。

  彼时,他刚结束在广州的挂职,“我在那边学了不少东西,准备回来运用起来。”罗绍良说,他在都匀二中呆了19年,并没有跳槽的打算。

  2015年的一次千人教师培训会上,罗绍良是主讲人。有人在课后问他,福泉正在进行校长的公开选聘,你是否愿意去报名?

  这是罗绍良第一次听说贵州的一个县级市,正在进行着一项贵州首例的教育改革。“取消全部公办中小学校长的行政级别,对校长进行公开选聘。”

  事实上,这次改革对福泉来说,已经迫在眉睫。福泉市市长杨华祥给贵州都市报提供的一份数字显示,福泉优质生源流失的形势异常严峻:福泉市中考排名前250名的学生中,留在福泉就读高中的,2011届156人,2012届103人,2013届88人,2015届67人,到了2016届就只有44人。

  除此之外,校长岗位吸引力不强,教师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不强,考评机制不灵活,不能有效调动教师积极性等也成为改革的原因。

  目前,福泉市共有公立学校142所,这次改革,是要让这142所学校的校长摘掉“官帽”,推动他们向“教育职业经理人”转变。

  取而代之的,是通过公开选拔、竞聘上岗以及组织选拔等方式选聘校长,实行任期制。

  福泉市教育局局长蒋士萌说,公开选聘是为了招揽更多的人才。为此,他们把门槛设置得非常低,高中校长竞聘需要在校工作经验5年,初中校长则是4年。

  142所学校中,福泉中学的校长一职竞争尤为激烈。

  通过笔试、面试和演讲之后,有三人进入最后的评审阶段,“这次评审非常严谨。”蒋士萌说,这三人都未能成为福泉中学的校长。

  在这次的改革中,原来的42名校长被免除职务,改为普通教师。

  这意味着,这项改革打破此前校长、副校长任命制能上不能下的“潜规则”,让校长们有了危机感和责任感。

  当然,也有“破格”的例子。福泉三中新选聘的校长陈拥军,原先是学校的一名中层干部,但教学管理成绩突出。如果按照老规矩,他最多能“升级”当副校长,打拼多年以后,才有可能当上校长。

  与市委书记的谈话

  这已经是第四次有人给罗绍良打电话了。

  通过公开选聘,福泉中学仍旧没有找到合适的校长,此时便启动组织选拔的方式,经过多次考量,福泉方面找到了罗绍良。

  “这次,是福泉市委书记黄伟想见见你。”电话那头说,罗绍良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其实在我答应见面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有了主意。”罗绍良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我对办教育有自己的理解,如果教育让人感到痛苦,那就是失败的,真正的教育,是要人幸福。我的理念是办幸福教育,我需要一个平台。现在,福泉中学就是这个平台。

  罗绍良说,按照这次教育改革,校长虽然去行政化,但他同样拥有更大的人权、事权和财权。

  比如人权,校长可以自己“组阁”,选谁当副校长,也是校长说了算。招聘教师,可以跨县、跨省来聘,甚至可以跨学段,比如高中招老师,可以去找初中的优秀教师。

  而事权和财权,比如学校怎么办,怎么建设,以前要打报告,等着批示,现在只需要报备就可以。

  那天是罗绍良和黄伟第一次谈话。

  “书记说希望我能过去和他一起工作,推动福泉的教育改革。”罗绍良说,书记还说需要什么可以直接给他讲,从未感受到一个县级市会有如此大的力度。

  当即,罗绍良就答应前去任职。然而,罗绍良丝毫没觉得轻松。

  到任后“策反”高分学生

  每年,相关部门是要对他的教育目标进行考核的,考核内容包括考上一本的学生57人,考上二本的学生465人,完成招生任务1700人,学生辍学率控制在3%以内等等。

  “校长的任期是三年,如果有一年的教育目标考核不合格,就不能再担任校长。”福泉市教育局局长蒋士萌说。

  对于这位新任校长来说,一系列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2015年8月4日,罗绍良到福泉中学就职。

  此时,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但罗绍良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高分段学生很少,优质生源流失太过严重。

  如果再能争取一些中考成绩在500分以上的学生到福泉中学就读,三年后考上二本以上的人数将大幅上升。

  于是,他到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重启招生工作。

  罗绍良找到500分以上的100人名单,然后带着副校长和中层干部一起,挨家挨户的到这些学生家里走访。

  因为这些学生都已经确定到别的地方就读高中,罗绍良的任务,就是把孩子们劝到福泉中学来。

  “一个学生家至少要呆2个小时,有的去一次就能成功,而有的则要去两三次。”罗绍良说,因为即使我们和学生讲好,第二天可能其他学校也会来家访,学校之间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进行争夺战。

  就是在这样的博弈中,罗绍良在100多个优质生源中,“策反”了50多个到福泉中学就读。

  校长自己组建“领导班子”

  罗绍良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组阁”。

  所谓“组阁”,就是说在福泉中学,由他进行提名并聘任副校长和中层干部,搭建一个自己的班子。

  “校长自己组阁,这也是福泉这次教育改革的内容。”教育局局长蒋士萌说,此前,学校的若干副校长及中层干部等股级都是由教育局考核、任命,而科级则由组织部考核、任命。

  “现在都改成校长组阁后,可以让他的工作更加顺畅,也避免了不懂教育的人来任职的情况。”一位教育界资深人士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

  然而,“组阁”对于初次来到福泉中学任职的罗绍良来说,并不容易。

  他首先要找的,就是分管教学的副校长。

  经过多方打听,他把目标放在这所学校的普通老师邓朝品身上,邓此前也是一所学校的校长,调到福泉中学之后,当了9年的普通教师。

  “他在一线教师中的威望特别高。”罗绍良说,但他并没有想到,第一次找邓朝品谈的时候,对方用“免谈”两个字就拒绝了。

  罗绍良并没放弃,他又找邓朝品谈了第二次、第三次。“这期间,我们聊出很多相同之处,都是中师毕业,读过专科,后来又都在贵州教育学院读本科。”罗绍良笑着说,我们都有一个女儿,也都不是福泉本地人等等。

  告别的时候,邓朝品站在门口想了一下,然后对罗绍良说:“让我再考虑一下。”

  “那时候,我就觉得有戏了。”于是,罗绍良第四次约邓朝品,是在学校开完会,说想请他吃饭。

  罗绍良带上两瓶好酒。一进门就问:“怎么样?”

  蒋士萌站起身来笑着说:“干。”

  “我心领神会,无需他言,那天晚上,我俩都喝醉了。”

  经过这样的“挫折”之后,罗绍良的组阁变得顺利,“现在班子很愉快,也很和谐。”罗绍良说:“比如我们正在探索的教改模式,建立了茅以升桥文化基地、三丰太极文化课程基地以及借助百家讲坛模式的五圣讲坛。”

  于是,在福泉中学经常出现这种情况,一帮人,经常坐在罗绍良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聊就是大半天。

  这次福泉实行校长组阁制之后,共有126名普通教师成为中层和副校长。其成效也颇为明显,比如福泉四小进行改革后,学校增设茶艺、小主持人等10余种课外活动,学生人数从原来的406名增加到813名。

  悄然改变的校园氛围

  罗绍良在担任校长期间,开始了他“幸福教育”的探索。

  一个直接的例子是,学校里的社团比以前多太多。这个大学里才有的产物,原来虽然也有,但几乎都是名不副实。

  如今,情况得到改善,社团数量不仅增多,而且都保持着活力,并定期举办活动。最近的一次,是在全校范围内搞了一次交响音乐会。由学生们自己演出,学校进行全程直播。

  在这之前,学生很少有机会知道什么是交响乐。

  除此之外,罗绍良在教学上,也开始了新的改革。

  比如这所学校正在进行的“三分三精教学管理改革”,这在全国来说,都是比较先进的教育模式;又比如以前的晚自习时间是晚上7点到10点。而现在,直接改为晚上7点30分到9点30分,缩短了整整一个小时。

  “这样做的目的,是要给学生更多的自由和思考的时间。”罗绍良说,如果留心,你可以发现图书馆的人增多了,因为他们有足够多的时间看自己想看的书。

  在罗绍良看来,这些“自由时间”都是吸引孩子们来学校就读的重要因素。可以遏制一定数量的优质生源流失。

  教师改革打掉“铁饭碗”

  一边是对校长的改革,另一边对教师的改革,同步进行。

  教师聘任后,与学校签订为期3年的聘任合同,还实行教师退出机制,对未被聘用的教职工做待岗处理,待岗时间不得超过1年,待岗期间,学校、教育局分别为教师提供1次上岗机会,若仍然不能上岗的按照教师退出办法处理。

  这样的合同制直接打破了教师的“铁饭碗”。

  此外,福泉还将教师编制管理下放给教育局,结合学生数等情况,提出教职工分配方案,按需设岗。比如福泉二中,由于学生人数的增加,编制数从123名增加到161名;福泉三中由于学生人数减少,编制数从191名调整为现在的125名。

  各个方面的改革同时进行,虽然让罗绍良在觉得“压力山大”,但也坚定了成功的信心。

  就在罗绍良担任福泉中学校长后不久,福泉市委书记黄伟又把罗绍良邀到办公室“聊天”。

  罗绍良回忆说,一次是在2015年9月30日下午,他把一下午的时间全部给我,让我聊一下任职一个多月的感受。我总共讲了包括班子组建等6个问题,他马上拿起电话通知相关部门解决了一些困难,简直就是一次现场办公。

  另一次是在2016年2月21日的晚上7点30分,我们俩聊福泉免除高中生学费的具体事宜。这一次,一直聊到晚上9点。

  第二天,福泉宣布全市所有的高中生免除学费。

作者:刘佑清 杨兴波 编辑:汤成伟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