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地寻古——那些随着历史更迭的建筑

2016-10-08 06:56  来源:贵阳日报

肇兴鼓楼风雨桥。李小天摄

  贵州知名古建筑

  建造时间

  ★海龙囤(1257年)

  海龙囤,位于贵州遵义老城以北约30里的龙岩山东麓。始建于1257年,毁于1600年。

遵义海龙囤。

  ★巢凤寺(1370年左右)

  巢凤寺,始建于明朝初年(公元1370年左右),位于贵州清镇市城区。

清镇巢凤寺。

  ★贵阳东山栖霞寺(1373年)

  贵阳东山栖霞寺,始建于明洪武六年,坐落于贵阳市东山上。十年动乱中被摧毁殆尽,现仅存屋基。

  ★福泉古城垣(1381年)

  福泉古城垣(平越卫城),明洪武十四年修建,位于福泉市老城旧址西北面。

  ★安顺文庙(1394年)

  安顺文庙(府学宫),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位于贵州省安顺市东北之黉学坝。

安顺文庙。

  ★思南府文庙(1486年)

  思南府文庙,始建于元代,明成化二十二年改建,位于思南县城文化街北段西侧。

  ★青龙洞中元禅院(1530年)

  青龙洞中元禅院,始建于明嘉靖九年,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镇远县城东的中和山上青龙洞。

镇远青龙洞。

  ★石阡万寿宫(1588年)

  石阡万寿宫(江西会馆、豫章会馆),始建于明万历十六年,位于贵州铜仁地区山镇北路。

  ★伍龙寺(1590年)

  伍龙寺,始建于明万历十八年,位于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县。

  ★甲秀楼(1598年)

  甲秀楼,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六年,位于贵阳市城南的南明河上。

贵阳甲秀楼。李小天摄

  ★文昌阁(1609年)

  文昌阁,始建于明万历三十七年,位于贵阳市城区东隅。

贵阳文昌阁。李小天摄

  ★十八先生墓(1656年)

  十八先生墓,立碑于永历十年正月,位于贵州省安龙县城天榜山下。南明永历朝臣吴贞毓等十八人殉难处。

  ★增冲鼓楼(1672年)

  增冲鼓楼,始建于清康熙十一年,位于黔东南州从江县城西北82公里的往洞镇。是贵州省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侗家鼓楼。

  ★弘福寺(1672年)

  弘福寺,清康熙十一年由赤松和尚开创,位于贵阳市黔灵山群峰中心。十方丛林,为贵州首刹,向有“黔南第一山”之称。

  ★贵阳清真寺(1724年)

  贵阳清真寺,清雍正二年回人所建,位于贵阳市团结巷(夏状元街)西侧,是贵阳市唯一的一座清真寺。

  ★黔明寺(1771年)

  黔明寺,清康熙三十六年重修,位于贵阳市南明河畔阳明路。

  ★大屯土司庄园(1821年——1850年)

  大屯土司庄园,始建于清道光年间,位于贵州省毕节市东北隅100公里的大屯乡。

  ★地坪风雨桥(1882年)

  地坪风雨桥,始建于清光绪八年,位于贵州省黎平县地坪乡。

  在《看不见的城市》里,卡尔维诺提到过这样一座城市:“到那里去有两条途径,乘船或者骑骆驼。这个城市向陆路和海路而来的人展示的是完全不同的风貌。赶骆驼而来的人看见它,明知是一座城市,却会把他想象成一条船;水手们也明知它是一座城市,却依然把他看成一头骆驼。”

  人们对古建筑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看法呢?一幢古建筑有时间和空间两种观赏方向,循着古迹而来的人看见它,明知它是一幢古楼,却会把它想象成一片已经消逝的古城;顺着大道而来的人作壁下观,明知它是一幢古楼,却会把它想象成一段汹涌澎湃的历史。

  朱元璋统一中国后,为了保持时局稳定,中央政府缩紧地方政府权利,在贵州建立行省,从永乐十一年起,实行大规模的改土归流政策,贵州原先的土司统治被逐渐瓦解;明初时期,大兴屯田,调北征南,移民实边,寓兵于农,在贵州通往云南的驿道两旁大举屯兵,在原有的基础上,对出省驿道干线加以拓宽和改造,增加驿站。来自江南地区的屯兵,带来汉族地区的生产方式和传统文化,使各类建筑在贵州高原迅速诞生。由于贵州自古以来远离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很多民间古建筑带有浓郁的当地和本民族特色。

  贵州现存的古代官式建筑主要集中在明清时期,种类多样。

  目前,贵州现存的古建筑中,各式桥梁就有500多座;驿道、粮道、盐道、纤道、栈道等70多条;码头、渡口60多处;佛寺、道观、庙宇、祠堂等祭祀建筑800多处;书院、学宫、考棚这些与文化教育息息相关的建筑或遗址有200多处;万寿宫、仁寿宫、万天宫等江西会馆40多座;禹王宫、三楚宫、寿佛寺、湖广会馆、两湖会馆等湖南会馆30多座;川主宫、川主庙等四川会馆10多座;天后宫、娘娘庙等福建会馆10多座;衙署建筑70多处;另外,还有数量多到不可计数的乡间村寨古建筑和民俗古建筑。

  民初大兴屯田,调北征南之后,为满足移居贵州的广大汉族军民的需要,又大修佛寺、道观、庙宇、祠堂等祭祀性建筑,文昌阁就是这个时候的产物。

  如今文昌阁早已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文昌阁原本是座道教寺庙,经过几百年的历史变迁和文化涤荡,它已经褪去了一开始的宗教内涵,成为了一个地名标识,以及老城墙的一部分。文昌阁静静地伫立在文昌北路上,伴随着无数贵阳人以及他们的父辈们从幼时看着它直到暮年,从看着白云苍狗骑着黄马的时代,直到提着迪奥LV坐着特斯拉的时代,它就伫立在我们记忆里最不被注意到的边缘,偶尔在日落黄昏时,无端地想象着文昌阁最美好的岁月。

  400年前或许同样有人站在东门月城上想起了“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这句诗。文昌阁早已是贵阳的一部分,如今它也成为了贵阳人记忆的一部分。(黄洋 来源:贵阳日报)

作者:黄洋 编辑:赵兴智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