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了,谁还记得他的《画》?

2017-04-28 08:34  来源:黑龙江日报

  □张艳丽

  那天孩子回来,问我:“妈,最近有一首歌叫《成都》的,火了,你知道吗?”

  我说:“知道呀,赵雷唱的,现在街上到处都在放它。还演绎出了什么家乡版、高校版、行业版、拒绝酒驾版等等,还有哈尔滨版呢。”

  “那你知道赵雷就是当年唱《画》的那个歌手吗?”

  “啊?怎么,是他?”我立马激动起来。

  3年前,也就是2014年1月的时候,我和孩子追看一档电视节目“中国好歌曲“。与之前的“中国好声音”不同的是,参加这个节目的都是创作人,而且基本都是年轻人,这让我的孩子有点小兴奋,我也似乎感受到了乐坛扑面而来的兴旺气息。本来在开始的那期看到霍尊这么个学生娃居然创作出了古风范儿的作品,觉得已经很难得了,没想到后面更出现了一首至今让我念念不忘的歌。

  那一期,我看到一个男孩站在苍穹般的舞台布景下,悠悠地唱着:“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再画上一张床/画一个姑娘陪着我/再画个花边的被窝/画上灶炉与柴火/我们一起生来一起活……”

  这歌词,这歌声,当时一下子就吸住了我。凄美的夜空,寂寂的月亮,深情的男孩,美丽的姑娘,炉灶与柴火,还有花边的被窝……简单的生活幸福的人,满满的安静与详和。

  “画一群鸟儿围着我/再画上绿岭和青坡/画上宁静与祥和/雨点儿在稻田上飘落/画上有你能用手触到的彩虹/画中有我决定不灭的星空/画上弯曲无尽平坦的小路/尽头的人家梦一路……”

  哦,盘旋的飞鸟,茵茵的绿草,仿佛一个远景镜头就把人们带入了空阔辽远的天地。我看见雨落稻田,牛羊满坡,美好的生活一点一点地在人们眼前铺开……多么令人向往的生活图景:浪温、温馨,岁月静好。也是月亮下那歌者的心声吧。

  年轻人继续唱着,歌声沉稳,既不张狂,也不高调。他就那么悠悠地唱,慢慢地唱,似娓娓到来:“画上母亲安详的姿势/还有橡皮能擦去的争执/画上四季都不愁的粮食/悠闲的人从没心事……”

  朴素的生活,美好的愿望,仿佛在叙说着永世的安宁。充满磁性的嗓音,满满的画面感,我沉浸在了歌声里……生活要是一直这么下去该有多好。然而,就在这时,歌曲画风突转:“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那夜空的月也不再亮/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

  突然间,我的心口似遭到撞击,眼泪忍不住涌了上来。先前给人的美好感受一下子被打破了,漫漾着的美丽祥和突然间竟变成了揪心之痛。是什么伤到了我?

  是强烈的对比,前后巨大的反差,造成了听众心理落差,刺激到了人心。也许这就是这首歌高明的地方,前面那么多美好的铺垫,就是为了结局出乎意料的反转。美好瞬间崩塌,撞击到了人性中最柔软的部分。一种酸楚涌上心头,我的泪水悄然滑落。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结尾仿佛是又一次轮回的开始,一个孤独的孩子依然在对着月亮倾诉他的希望和忧伤……

  歌唱完了,那个男孩静静地站在那里,我好像看见了那支画笔。我和孩子几乎同时说:“这个歌真好!太好了!”我俩都认为他可能会拿第一。这时才发现,原来四个评委,只有一个评委为他转身。这个评委就是刘欢。

  面对着那个看上去像那支孤独的画笔的男孩,刘欢说话了:“可以告诉你,这是我一段时间以来看到的最好的歌词……”据说后来刘欢把这首《画》收入了他自己的新专辑(《新九拍》)中 。

  对于我来说,这首歌不仅歌词及画风,它的旋律、歌手的声音甚至唱歌状态也征服了我,以致很长一段时间,耳边总是回响起那超然、似漫不经心又似含着淡淡忧伤的歌声。虽然我不懂音乐,但我却能感受到,就连歌里那无字的“嘟鲁嘟鲁”和“啦啦啦”所安放的节点都非常到位。古人有诗叫做“此处无声胜有声”,在这里则可以说是“此处无词胜有词”。正是在那两个节点上,有无字之歌的渲染,这首歌的内涵才更显得意味深远。

  一首好歌却只有一个评委为他转身,我满以为这首歌会获大奖的,没想到它却没能走到最后,我和孩子直呼“可惜”。

  不过,没有关系,我们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虽然古往今来,明珠蒙尘的事确实不少,但和氏璧也终有见天日的时候不是吗?

  这不,如今赵雷的新作《成都》火翻了,正应了我孩子的那句感慨:“牛人就是牛人,才华终会是掩不住的,你看他这个作品就火了!”

  虽然《成都》也很好,但我和孩子最钟情的,还是他的那首《画》。重新上网,找到当年那期“中国好歌曲”再看一遍,没想到,感受一如当年。这歌又一次打动了我。

  也许,在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年代,一个只有一支画笔,努力画着心中图画的穷小子不会受多少人待见,但我相信,好的作品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遗忘。不管世事如何变迁,《画》,始终都是那首打动我的歌……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