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林员杨正达:
长大后,我也成了树痴

2018-08-12 08:06  来源:贵州日报

  杨正达是一个“林二代”。

  他的父亲也是修文扎佐林场的职工。

  小时候,他特别讨厌父亲。

  “扛着一把锄头就走了,整天不见踪影。”

  “回到家就脱下一身泥巴衣服。妈妈白天要上班、要照顾我们,晚上还要给他洗衣服。”

  “邻居砍柴烧柴,他天天和别人吵,全部得罪完了,邻居家的小孩都不愿意和我玩。”

  那时的他,哪里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渴望父亲的关注而已。

  这种渴望,让童年的杨正达,吃起了树的“醋”。

  那时的他,更加没有想到,自己会一辈子和树“打交道”。

  1992年,杨正达参加工作,成为了一名护林员,一干就是26年。

  26年里,树,成了他生活的重心。上班时,人围着树转;下班了,心围着树想——

  “这雨咋越下越大,不会把树苗淋坏吧?不行,还是上山看看……”

  “连着小半月的太阳,天干,一点火星星都不能有,千万得警醒着点……”

  林子里的树,对杨正达而言,并非不能交流的植物,而是有着喜怒哀乐的伙伴、朋友、亲人——

  “这些松树和水杉,我刚工作的时候,和我一样高,现在都20多米了。”

  “以前最怕打雷下雨,生怕那些小树被吹断了,现在树干比我腰都粗了,就不用担心了。”

  杨正达陪着树一天天长大,树也陪着杨正达一天天老去。

  他理解了父亲的热爱。

  “在我心中,我就是树的父母,我得保证他们的安全,好好照顾他们。”

  所以,26年来,双休日、节假日杨正达都坚守岗位。他的足迹踏遍了林场里5万亩森林的每一个山头,所辖林区各个部位的情况他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他的巡山笔记总是密密麻麻,哪里的树被风刮倒、哪里的树有了病虫害等等,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理解了父亲的忙碌。

  护林工作,决不能有一丝大意,必须随时随地、随叫随到。

  2011年的冬天,下着大雪,重感冒的杨正达正在医院输液,接到消息说挖煤冲林区有人盗伐林木,便立即赶赴现场,并组织大伙蹲点守候。直到第四晚,盗伐者一行才开车来装载木材,被当场抓获。

  “越是节假日、越是天气恶劣,越是犯罪分子盗伐林木、偷拉私运和乱捕滥猎的时候,我们就越不能休息,决不能给犯罪分子留下可乘之机。”杨正达说。

  他理解了父亲的固执。

  杨正达是扎佐本地人,亲戚住在林区的居多。他不仅经常向亲友宣传生态保护意识,对亲友损坏国家利益的行为更是决不手软。

  老表侵占国有林地修建办公室,被杨正达发现后,三番五次上门劝导,见其毫无悔改之意,便直接动手拆除了房子,还把老表交给公安机关处理。

  为此招来了亲戚的抱怨,说他是“树痴”。

  但杨正达并不在意,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有着怎样的意义——“保住了绿水青山就是保住了子孙的发展根脉。”他说。(来源:贵州日报 方春英 通讯员 章薇)

作者:方春英 通讯员 章薇 编辑:李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