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驰电掣动车来 百姓出行乐开怀

2019-01-04 13:15  来源:贵州日报

【专题】2018多彩贵州大事记

           渝贵铁路桐梓东站。记者 邓刚 摄

  2018年12月28日,盘兴铁路正式开工建设。这是我省继贵开、铜玉和安六3条铁路后建设的第4条城际铁路,也是贵州“市市通高铁”的最后一个待开工项目。

  而就在两天前,新建铜仁至玉屏铁路正式开通运营。这是贵州省首条地方投资为主的城际铁路,也是贵州开通运营的第二条城际铁路。铜仁到贵阳最快时间缩短到1小时40分钟。

  去年年初,渝贵铁路开通,贵阳至重庆2小时可达。这是我国西北、西南至华南地区快速铁路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兰渝、贵广铁路共同构成高标准、大能力、快速度的铁路通道,增强了我国西南纵向连接华南地区铁路纽带的传输作用。

  2018年,贵州铁路建设喜讯不断。遵义人李学琳最有感受。两年前,她到贵阳工作,一个月只能回一两趟家,“坐火车要三四个小时,时间不允许啊!”。她是家里独生女,期盼能常常陪伴在父母身边。如今,渝贵铁路已成为她与家之间的一趟“公交车”。“最快的一趟车只要40分钟。”李学琳说,“现在下班就可以回家,往返都很方便。”

  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的渝贵铁路,全长340公里,一头连着长江边的重庆市,一头连着黔中腹地的贵阳市。从2010年10月23日正式施工到2018年1月25日建成通车,耗时7年,全线建桥梁209座,隧道115座,平均每公里就有一座桥梁和隧道。横跨长江的新白沙沱长江六线特大桥,是世界上首座双层双塔双索面六线钢桁梁铁路斜拉桥。开通营运一年来,缩短了沿线城市的时空距离,更为贵州融入成渝经济圈、长江经济带,连接“一带一路”打开了又一道大门。据统计,渝贵铁路开通后,重庆至贵阳方向客流量爆发式增长,日均发送旅客5718人次,增幅达218%,高峰期上座率达90%以上。

  渝贵铁路北连成渝高铁和兰渝铁路,南接沪昆高铁、贵广高铁和黔桂铁路,在贵州境内形成纵贯南北、横跨东西、四通八达的现代化铁路网,打通了西部地区北上和南下通道,助力贵州、重庆、四川、陕西等省市加速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

  去年年底,盘兴铁路项目传来正式开工的好消息。它的开工意味着贵州向“市市通高铁”的目标迈进一大步。盘兴铁路自沪昆客运专线盘州站引出,经盘州市丹霞、响水等3个乡镇和黔西南州兴义市清水河、马岭等4个乡镇(街道),全长98.314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贵州铁路建设正快马扬鞭,一张通江达海、功能完善的现代化铁路网络已逐渐变得清晰——至2020年,初步建成“北连川渝、南通两广、西通云南、东南亚、东连长三角”的铁路大通道。

  刚开通的铜玉铁路。
链接

贵广高铁

  全长857公里,设计时速300公里,运营时速250公里。自贵阳北站,经黔南州、黔东南州、桂林、贺州、广东肇庆、佛山终至广州南站,经过贵州、广西和广东。贵阳至广州的运行时间由原来的20小时缩短至4-5小时。
沪昆高铁

  东起上海,西至昆明,全长2266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由沪杭、杭长以及长昆客运专线三段组成,途经上海、杭州、南昌、长沙、贵阳、昆明6座省会城市及直辖市,贵阳到昆明现在只需2小时。
渝贵铁路

  长约367公里,旅客列车设计行车速度为200公里/小时,从贵阳出发,20分钟到息烽,1小时到遵义,2小时左右即可到达重庆,从贵阳到成都也将由12小时缩减至3.5小时。

  贵州“市市通高铁”规划图

  贵州开通及开工的城际铁路

  铜玉铁路(通车)

  铜玉铁路又称铜玉城际铁路,线路长47.71公里,设计速度200公里/小时,设有铜仁、万山和大宗坪三个车站,铜仁站为客运折返站,万山站为客运中间站,大宗坪站为新建沪昆线接轨站。贵开铁路(通车)

  贵开铁路又称贵开城际铁路,为贵阳市到开阳县的城际客运专线,是贵阳市域快速铁路网“一环一射两联线”的重要组成部分,线路全长62公里,2015年5月1日正式开通运行。安六铁路(在建)

  安六铁路又称安六城际铁路,由沪昆客专安顺西站引出,向西经安顺开发区、普定、六枝、钟山和水城5个区(县、特区)16个乡镇街道,到水城站接轨后,利用既有的沪昆铁路抵达六盘水站,全长约117.8公里。盘兴铁路(在建)盘州市至兴义市的高速铁路,线路自沪昆客运专线盘州站引出,经盘州市丹霞镇、保田镇、兴义清水河至万峰林机场,新建正线长98.265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全线设盘州、保田和兴义南3个车站,其中盘州站为接轨站。

  贵州少数民族手工艺人在高铁上展示蜡染、刺绣作品。本报记者邓刚 摄

-基层故事
坐上动车是享受

  79岁的佘世明是川黔铁路上的退休警察。1965年国庆节,川黔铁路通车运营,也这一天,佘世明结婚,并开始在川黔铁路上工作。1968年,他的大儿子出生,取名为佘贵川,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渝贵铁路开通后,服役超过50年的川黔铁路不再承担客运任务。

  “川黔铁路一趟要跑10多个小时,渝贵铁路只要两个小时。”已退休的佘老乐呵呵地说,“现在我经常往返两地,更多是来‘享受’的,体验‘中国速度’。” 72岁的倪昌珍经常往返四川、重庆和贵州。他儿子已定居贵阳,儿媳妇是重庆人。“要帮孩子带娃娃,经常三地跑,坐动车也不累。”倪老说,“有了高铁,实在方便。”

  渝贵高铁上的“动妹”。记者邓刚 摄
作者:刘小明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