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大数据功能破解执行难

2019-03-14 13:40  来源:人民法院报

  

  “很感谢最高人民法院作为承办单位对建议高度重视,我切身感受到办理工作的进展与成效。”3月12日,在听完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后,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阎建国对记者说。是什么工作成效,赢得这位人大代表的高度肯定?

  近年来,执行难问题突出,为切实保障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司法权威,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作为执业律师,阎建国十分关注法院执行工作,尝试通过调研剖析法院执行难的原因。

  “调研中,我发现除了被执行人确实丧失履行能力、不具备执行条件以外,查人找物难是客观上阻碍执行效率提升的一个重要原因。”阎建国说,“因此,增加执行联动机制覆盖的广泛性,功能适用的深入性,是当务之急,需要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务院各部委齐心协力,同步推进,充分发挥信息化作用,充分利用大数据功能。”此外,他认为诚信的丧失和对司法权威的漠视是被执行人主观上不履行法院判决的重要因素,因此急需建立联动的信息互通共享机制。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阎建国提出建议:一是充分发挥执行联动机制作用,认真贯彻落实有关部委关于《建立和完善执行联动机制若干问题的意见》,相关联动部门应积极协助人民法院开展执行工作,形成合力,共同破解执行难;二是落实失信惩戒等执行威慑机制,建立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共享机制,依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公布与查询平台,通过与相关联动部门信息系统的链接,实现执行联动成员单位间信息互通共享。

  这一建议被全国人大列为重点督办建议,并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高度重视。在建议办理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邀请阎建国参加人大代表视察贵州法院活动,深入了解地方法院执行工作情况和相关制度落实情况,并多次邀请他出席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深入推进律师参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座谈会,最高人民法院特约监督员座谈会,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等。

  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显示,人民法院网络查控系统与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联网,可以查询到被执行人的存款、车辆、证券、不动产、网络资金等16类25项信息。同时会同60家单位联合实施11类150项惩戒措施。“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展!”阎建国给予充分肯定。正是人民法院在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执行难的工作上不断推进、逐步突破、硕果累累,让他由衷地说出了文章开头那一句话。

  阎建国告诉记者,通过办理建议工作中的良性互动,他对法院工作有了更多的了解,为未来更好履职、提出新的建议积累了新的素材。“这充分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代表的尊重、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尊重。”他总结说。

作者: 编辑:武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