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封感谢信纷至沓来!原因是……

2021-01-15 15:57  来源:毕节试验区杂志微信公众号

  近日,一座大山深处的桥悄然竣工,它不是世界最高的桥梁,也不是最长的桥梁,它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但是在当地人的心里,它就是世界上最长的桥梁,可以在汛期为村民们节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它就是世界上最高的桥梁,汛期来临时河水不再淹没了村民的腰,学生读书也不再望“河”兴叹。

  这座刚刚竣工的桥就是位于毕节市威宁自治县黑石头镇坝口村的黄家小岔河桥。

  黄家小岔河,位于坝口村腹地,是村里大竹、新房和双山组176户600余名村民出行的必经之路,影响41名学生正常上学,学生每逢汛期都会因水位上涨无法到校,有时老师和家长组成‘水中人桥’,“尤其是秋冬时节,河水冰冷刺骨,孩子脱鞋淌水过去后,到学校脚还是冰的,还经常长冻疮。”大竹组村民赵康运说。

▲汛期小岔河水位上涨阻断出行

  有一次在送孩子的途中,村民杨银周同赵康运说起这个事情,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搭木桥首先需要几根大树打底,赵康运毫不犹豫地就去自家地里把自己精心修理多年的大树砍了,叫上杨银周两人一同抬去搭桥。

  “当时就想搭个木桥,不仅仅为了孩子上学方便,我们去赶集也方便许多。”赵康运说。

  就这样,他们两人说干就干,在抬木料去搭桥的过程中,村民们看到后纷纷加入,一家凑一点木料来搭桥,后来学校听说这事之后,把换下来的老木课桌也运来做桥面。经过一番努力,一座看似简易又不简单的“同心”木桥建成了。

▲村民自建的木桥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又让赵康运犯愁了,木桥只能在秋冬非汛期时使用,汛期来临时还是会被大水冲走,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他心里就在想,要是有一座水泥桥多好。

  2019年6月3日,任威宁县总工会党组成员、副主席的王媛,被选派到黑石头镇党委挂职副书记、坝口村第一书记,在了解村情民意和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时,就听村民们反映黄家小岔河经常涨水阻断村民和学生的出行,便将这事积极向上级汇报寻求解决。

  “当我听到这些后,心里很难受,所以很迫切想要解决这个影响几代人的问题。”王媛说。从那时起“小岔河出行难”便成了心底的一桩事,成为了王媛的口头禅,走到哪说到哪,生怕错过一次解决的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2020年6月,省委督战队来到坝口村督查,在问题反馈会上问到该村存在的问题时,王媛便在反馈会上汇报了基础设施建设的三个问题,其中最重要一项就是关于黄家小岔河的桥梁建设问题。督战队把问题认真记录了下来,按照要求形成了更为细致的汇报材料进行上报;同年9月,施工队就开进了黄家小岔河。

▲小岔河桥梁建设中

  “进场那天,好多村民跑来围观,还自发在微信朋友圈感党恩。”王媛说。

  “没修桥之前,娃儿读书的时候我几乎晚上都睡不好,凌晨要出来看几次天色,生怕下雨,一下雨,娃儿就去不了学校了,后来听说要修大桥,心里太激动了,给我几千块钱我也没这样激动。”赵康运激动地说。

  

  有一次因为全县统考,赵康运不得不用摩托车带自己的孩子翻山越岭去学校考试,平时过河去学校也就半小时的路程,那次赵康运足足用了2个小时才把孩子送到学校。

  “自从开始修桥,我一天要跑下去看一趟,果然一天一个样,桥修好了之后,心里莫名的高兴,以前专门送娃儿过这条河,既危险又害怕,有时候实在过不去,孩子的课程就这样被耽搁了,现在虽然我的孩子都到外面去读书了,但是对这条河还是心有余悸,不得不说还得感谢王媛书记,没有她一直的坚持,这座桥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解决了。”新房组村民闻朝周说。

  对于这座桥的的完工,最激动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下坝小学的黄右良老师。桥还没修之前,每逢下雨天,起得最早的人就是他了,一大早得沿着河边走到黄家小岔河,生怕有学生探着过河。下坝小学目前有48名学生,只有学前衔接班和三、四、五年级,光大竹、新房和双山组的学生就占三分之二,意味着三分之二的学生都得经过这条河。

  “从教26年来,在我手里读的学生太多了,好多都是河对面过来的,有时候水小点,我还直接去把学生背过来,水实在太大的时候,只能在对岸给他们招手,叫他们先回去。”黄右良说。“那天听说桥竣工了,我连忙去找王媛书记确认,王媛书记很兴奋地给我说通了,当时心里很是激动,这么多年了,这件揪心的事终于得以解决。”

作者: 编辑:武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