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几棵苗岭树 作家梁衡赴锦屏县文斗苗寨采风

2014-08-11 16:00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通讯员 杨勇 杨彩霞)作家梁衡从北京飞到贵阳,再辗转镇远、天柱,沿着崎岖山区公路来到锦屏县文斗苗寨,他心里装着文斗的几棵树。

  梁衡今年已经68岁了,这位一生从事记者工作的老人没有被黔东南的山路吓倒。从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岗位退休后,梁衡开始着手寻访中国100棵有故事的树。前些天,来到贵阳参加第二十四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听说黔东南的文斗苗寨对树木的保护有了几百年传统,故事颇多,于是便来到黔东南。

  梁衡说,本来人类是从森林中走来,森林是人的,每棵树都是一本大书,在诉说着不同的经历。近些年来,梁衡写下了《一棵怀抱炸弹的老樟树》、《这里有一座古树养老院》《左公柳,西北天际的一抹绿云》等文章,无不对树流露出景仰之情。

  其实,早在1984年,梁衡便在散文《太原往事》中写过太原的两棵古槐,他从那时已经开始了与古树的对话,并对树木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怀和依恋。

  从锦屏县城出发,汽车沿着清水江畔的油泊路一路行走,两岸树木葱茏苍翠欲滴。在一个叫做平略的小镇,汽车岔进一条更加崎岖的盘山沙土公路,公路上方是绵绵森林,公路下是万丈深渊,前夜下过的大雨让公路不时被塌下来的泥堆掩盖。这里的树林也变得更加莽莽苍苍。梁衡像一个玩得开心的小孩,雀跃不已,不时停车下来拍照。

  文斗苗寨位于锦屏县西部,分为文斗上寨、文斗下寨和文斗河边三个行政村的合称,坐落在清水江南岸,下距锦屏县城水路30公里,这个400多户,2000多人口苗族的苗族寨子,百分之七十为姜姓。

  从文斗河边村举目仰望,两条青石板路尤如二条青龙宛延顺坡登寨头,这里有参天的古树,古朴雄伟的寨门,数不清的大小碑刻,修筑考察的坟茔,数十座规模恢宏的宅基及大宅院的残壁和清代古战场防御工事石墙、哨卡却依稀可见。

  文斗苗寨是一个有着悠久环保历史的苗寨,距今有600多年的历史,村内几乎所有老百姓家中都珍藏有清代林业契约,约有3万件,是我国及至世界现今保存最完整、最系统、最集中的林契文书,成为我国继故宫博物院的清代文献和安徽“徽州艾书”之后的第三大珍贵历史文献。文斗无山不青,无水不绿,无处不流淌着绿色环保史话。他以其独特的古代少数民族生态环保文化而享誉于世,被国内外媒体誉为“中国苗族环保第一村”。

  文斗的寨民们对树有一种天然的尊敬。几乎每棵大树都架了一座梯子,锦屏县文联主席杨秀廷介绍说是一种祈福的形式,凡有所求,必在大树上架一座梯子。

  2001年,曾有广东商人出资100万元,欲购买村里的一棵古红豆杉,被寨民们拒绝了。十多年前的100万元,对于村民们来说村寨可以整治得更漂亮,村民荷包也会鼓来不少,极具诱惑。但是村民拒绝得毫不犹豫。

  村民们爱树,也有许多与树有关的有趣故事。对于梁衡来说,不止是寻着树而来,更多的是想听听树与人的故事。据当地人讲述,清朝时期,文斗即成为朝廷皇木供应地,许多树木被记上皇家印记,砍伐的话整个寨子就会大祸临头。一日,有部分寨民欲砍伐一片幼林,一姜姓寨老眼看幼林被伐,便急中生智,拿起斧头来到皇木前,假装砍伐皇木为条件:如果幼林被砍伐,就砍倒皇木。众人终于不敢再伐幼林。而皇木被砍了几斧的痕迹也一直保留到今天。

  听说这么一段有趣的故事,梁衡不顾山陡林密,手脚并爬,执著地要亲自看一看传说中被砍的几斧印子。在梁衡看来,这是对传说中林木保护者最好的尊敬。

  在文斗上寨后寨门和环寨第二道防御工事“诰封碑”山坳,还有两道由古碑组成的碑林风景,高大的古碑并肩而立,掩映于古树间,华美而庄重。这些古碑内容包括战事、修渡、建桥、兴学、镶街、凿井、装饰、墓志及市场管理、环境保护、婚俗改革等,其中有多块环保古碑,订立于乾隆三十八年的“六禁款约”和乾隆五十年的环保碑,是苗寨古碑之首,勒有“(村寨)树木,不许砍削,留以壮丽山川”等规约,是目前国内少数民族地区已经发现的碑刻中最早记载环保规约的古碑。

  在梁衡看来,人类知道森林的重要,但都还停留在生产和生态层面,还有一个更高的第三层面——“人文层面”亟待开发,因此,有必要建立一门新学科——“人文森林学”,专门研究树木与人的文化关系,即研究人怎样影响树木,树木怎样记录并影响人的文化活动。而这门学科,在文斗苗寨实践了这门学科已经有了几百年。

  看到村里参天大树,听着村民们护树的感人故事。梁衡欣然地说:文斗是我看过的国内既有深厚人文价值,又有原生态山水的最好的山寨。

作者: 编辑:曹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