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新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贵州频道 > 贵州社会 正文

他们过年要回“家”

2015-02-17 10:27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17年的贵州创业生活,官涛已经把这里看作第二故乡。

  这绿油油的蔬菜将成为千家万户春节餐桌上的佳肴,指导工人采摘的王孝利很有成就感。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是一年中最热闹喜庆的时候。

  当万家灯火次第亮起来,当亲友们团聚在一起的时刻,亲爱的读者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千家万户,走进他们的心灵深处,走进他们的漫漫归途。去体验他们那份对家的依恋,去享受他们对事业执著的追求。

  本期文章中所采访的对象,有农民工,有创业者,有企业家,他们或是为了生计不停奔波,或是为了梦想不断求索,或是迷恋第二故乡。每个人都有一段传奇的人生历程,每个人都有一段或辛酸、或坎坷、或激越的故事。

  一年在这里结束了,但,一个梦却从这里萌生……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啊在里头

  ……

  ——节选自余光中《乡愁》

  又到春节。

  当乡村溢满了年味的时候,蕴蓄了一年的脚步变得行色匆匆,大街小巷,山间小径充满了故乡的味道,飞扬着故乡的色彩,洒满了故乡的记忆。

  年是温暖牵挂的载体,家是抚平伤口的温馨港湾,是蓄集能量的加油站。每年春节这个特别的日子,火车站就聚满了形色匆匆的人们,大包小裹扛在肩上,相逢的喜阅写在脸上,随便找个人搭讪,回答都会是:回家过年。

  家

  是那挥之不去的亲情乡情

  腊月十六,天空一扫一连多日的绵绵雪雨,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从江口县民和镇出发仅三分钟,农村公交车就在桐木坪移民安置点前公交站台如约停下。32岁的杨胜学大包小包地从车上将行囊拎下,等候多时的父母妻小赶紧过来帮忙。杨胜学拍打完一路的风尘弯下身子正准备提包,8岁的儿子跑上前在包里翻找玩具,5岁的小女儿跟上来双手搂着杨胜学的脖子,奶声奶气地央求:“爸爸,抱抱我!”杨胜学顺势把女儿揽在怀里,在她额头上使劲亲了一口,一家人乐开了花。

  杨胜学家居住的岩落坪移民新村是一个有十几户人家的崭新村落。山环水绕间,清一色的三层小洋楼一排排整齐地排列着,宽阔整洁的水泥路直通到家家户户。临近春节,有的人家已早早地贴上大红的喜联。

  杨胜学家本来是在民和镇兴阳村岩落坪组高山上,离现在所住的新村有十多公里。那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质灾害山区,村子上方悬着一块已经开裂的巨大石头,就像悬挂着一把达摩斯克神剑,随时可能崩塌下来。上前年一个老人在屋前放牛,一块箩筐大的石头飞滚而下,差点把老人砸成肉泥。

  面对险象,民和镇政府立即着手村子的整体搬迁,政府投入专项资金200多万元,在离镇政府一公里的桐木坪征用了这片宅基地,作为岩落坪移民新村新址。通过政府帮一点,村民自己筹一点,建起了这个崭新的村落。

  杨胜学家有三兄弟,小弟在贵阳工作,政府帮了6万元,杨胜学和二弟筹资11万元,修建了一楼是四合院的三层小洋楼,气派极了。

  和搬迁到这里来的绝大多数村民一样,杨胜学年年外出务工,距今已有十年的打工经历。由于他懂技术,在新疆开双组分机械,在高速公路上划线,一个月工资上万元。因新疆特别的气候条件,一年只能工作七个月。每年九月起闲下来的那几个月,他就到南方城市找事做,妻子则在家里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送孩子上学。

  把包裹放好,杨胜学夫妻回到自己的房间,妻子用手肘轻触了一下丈夫,嗔怪说:“你还说九月就回家的,怎么回来得恁个晚?”

  “我回来这附近没有合适的挣钱地方啊,房屋急着要钱装修呢!”

  “我还以为你被哪个狐狸精勾走了呢!”

  “勾得走我?家里有老有小的,住的地方又这么漂亮,我恨不得才离开家就回到家呢!你晓得不,我在新疆划线时,老想着划着的方向是朝贵州的,每划一下就离家近一步,划着划着就划到家里来了呢!”杨胜学说着把妻子拥进怀里。

  “啪!”两个孩子捂着耳朵放了一枚炮杖,爆炸声在村寨里传得老远,喷出的花束红红火火的。

  杨胜学想利用回家过年这段闲时把房屋装修一下。再过两天,两个弟弟和村子里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了,他们还得谋划一下把自来水安装进寨进户,好在下一年外出时,不用担心老人孩子的吃水问题。

  家

  是那莽莽苍苍的“大森林”

  人家回家过年大包小包装着的不是食物就是衣服,可阙崇双另类,带回来的是一车设备。

  阙崇双的家在江口县怒溪镇骆象村高山上。这里山青青葱葱,水清清澈澈,沟壑纵横间,散落着几村人家。阙崇双家就在骆象村石奈组。阙崇双是笔者的初中同窗,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为梦想拼搏了。小时候的阙崇双就有一个梦想——要是在家乡建一座梵净山天湖,那有多美啊!

  早几年阙崇双的日程就安排得满满的,除了种好自己的地,还租了村子里外出人员闲置的耕地,白天侍弄烤烟、砍烤烟的柴,晚上烤烟,编烟叶。摸爬滚打几年下来,累没少受,钱却没有赚到多少。

  这样辛劳几年后,阙崇双加入了外出务工流,辗转奔波于福建厦门和江浙一带,练过地摊,卖过水果,蹬过三轮车,也从事过来料加工。

  忙碌奔波中,阙崇双兄弟姐妹几个有一个铁律,那就是不论如何繁忙,年末都要回到家中陪父母亲过春节。可每年回到山村老家,看到家乡与外界的反差越来越大,阙崇双忧心如焚,一直渴望有一帮人能够带领家乡富裕起来。

  村子里,别人家回家过年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打麻将,推牌九,放烟花……回乡过年没能为老人分忧,反而给老人增添了无尽的负担。阙崇双一家人可不,大娃细崽都有活干,回到家里的第一天晚上就分好工,像过喜事一样把执事名单张贴在客厅的墙壁上,哪个洗菜洗碗,哪个打扫卫生,哪个劈柴烧火,连小娃娃都得收拾啤酒瓶。这样,分工写得明明白白,一家人过年过节有条不紊,其乐融融,老父老母发自心底地高兴。

  打拼十余年后,阙崇双积累起了多年来的第一桶金,在浙江台州建起了一家属于自己的鞋厂,招收的多半是贵州过去的务工者。

  当了老板,阙崇双对在浙江建厂创收还是不大满意。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有三个富亲戚不算穷,有三个穷亲戚不算富,我不能仅成为一棵“大树”,而要造一片“大森林”,想方设法带富家乡的父老乡亲。

  前年,他携资回到铜仁创建起了贵州橡塑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十余个农民工在厂里轮流生产作业,产品远销到湖南、重庆、广西等省区。阙崇双还积极响应贵州省委省政府和铜仁市委市政府号召,组织起大量的铜仁籍外出务工人员回乡创业,并成立了铜仁市首家返乡创业协会。在他的带动下,50多个外出务工有作为的铜仁籍老板,回到家乡建厂兴业。

  今年,阙崇双带回来的是他个人在玉屏大龙开发区成立的第三家公司,他的造“森林”计划正在成形。

  他对笔者说,这个春节,他将拿出几千元钱买两头肥猪,在村里办一场春节联欢会,请乡里乡亲一起过一个快乐的春节,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加入到他造“森林”的计划中来。

  回到故土的阙崇双雄心勃勃,再次来到他熟悉得超过自己掌纹的山山水水间溜达。一幅湖中划船、岸边垂钓、林间溪边吃农家饭的“梵净山天湖”美丽画卷,正在他的“森林”梦中,徐徐舒展。

  家

  是那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

  冬日,刚从山东青岛风尘仆仆赶回到江口县闵孝镇农业公园的官涛,来不及放下行囊,就去看望那群大白鹅。此时的大白鹅正在池塘里觅食,夹杂在鹅群里的两只天鹅也在悠闲地游来游去。

  那是在这个冬季,一群天鹅往南飞,其中两只错把大白鹅当成了伴侣,不再南迁。白天它们和鹅群到池塘里觅食,夜里和鹅群回鹅圈休憩。

  年过五旬的官涛觉得这是他最幸福的时刻,那种幸福感不亚于刚刚和妻儿老小在青岛老家团聚。

  官涛是山东青岛人,受青岛红星集团委派,伴随着香港回归祖国的脚步来到贵州,就与贵州结下了不解之缘。17年里,他有14个春节是在贵州度过的。和他一样在贵州过春节的,光青岛红星集团每年就有三百人,遍布全省各地。官涛负责的是冷水鱼育种、繁殖、销售,他所在的这家公司也是江口县最早引进的企业。

  “你们春节为什么不回家呢?”

  “我们的事业在贵州,是贵州给了我们大发展的机会,我们已经把贵州当作我们的第二故乡了!我们集团老总说,集团来贵州发展这条路确实是走对了,我们不仅要在贵州赚钱,还要把赚到的钱花在贵州。”官涛意气风发地说。

  “那你就真不想家吗?”

  提到家,触到了官涛心灵最柔软的地方。这个壮实的汉子埋着头沉默许久,终于没能忍住潸然泪下。他哽咽着说:“说不想家是假的,我们一家几口三地分居,我在贵州管理企业,女儿在法国里昂上大学,妻子在家照看父母。女儿是我心里魂牵梦绕的牵挂,是我放飞的风筝,她飞到哪里,我的牵挂就跟到哪里。有时寂寞了,想她了,就和她通通电话,或上QQ看看视频。"官涛说,每到过春节时,他和女儿在网络上互看吃年夜饭,看着看着,说着祝福的话语,思念的草却在疯长,最后,远隔万里的父女俩都泪流满面。

  “这么多年在贵州,春节你是怎么度过的呢?”

  “贵州人厚道,知道我个人在公司里孤单。山东人喜吃面食,本地员工大年三十都来陪我包有红枣、硬币的饺子,让我在这里的‘家’很温馨。”

  住处一河之隔的王孝利是个心直口快的小伙子,显得稚气未脱。他是河北张家口人,从河北北方学院毕业后来到江口,引进以色列技术,从事蔬菜水培种植。他一到公司就迷上了这里。说喜欢这没有雾霾的天气,喜欢这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喜欢这纯朴厚重的乡土风情,想在这里成家扎根。对在铜仁过年他充满憧憬,想在春节期间请官涛当向导,自己驾车体验一把铜仁过年的气氛,去看看德江的炸龙,看看松桃寨英的水龙,听听寨沙侗寨村民的侗歌,和江口市民一起打糍粑,吃折耳根、腊肉、豆腐干。

  正当小王乐不思蜀的时候,他的父亲打电话来温婉地责备:“春节要到了,你妈想你都想疯了,你还不给她打个电话?”小王回复说:“爸妈,你们也来贵州生活吧!在这里,你们至少可以多活20年。”

  福建客商黄赵明和官涛、王孝利一样,也是外省驻黔企业家,还是江口县政协委员。自2005年入驻江口以来,他就成为江口的常驻人口和荣誉市民,无论是木材加工还是农业产业化,他的企业都是全省的龙头企业。

  随着江口生态资源管理的不断加强,黄赵明从木材加工转行到通过土地流转发展农业产业,他的人生和事业也因此发生了一次质的蜕变。

  闲冬不闲。在江口县闵孝镇周寨千亩提子种植基地,一排排塑料大棚整齐有序,黄赵明组织20多名工人给葡萄园除草、松土、起沟垒土,园区里非常热闹。

  劳动间歇,工人们调侃黄赵明:“黄总,你春节还没过就返回来了,是舍不得你的这些提子,还是舍不得离开我们这块穷山恶水哟?”

  黄赵明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打到这里建园以来,每年我都过两个春节,在老家过小年,到贵州和你们一起过大年。我不回来抓紧管理,怕错过寒冬冷冻杂草根须最佳时期。再说,到这里熟悉了,也想多些时间和你们在一起。”

  春节的脚步近了,大红的灯笼早已挂好,把公园省点染得一派祥和喜气……

  图片摄影周静甘文武

 
作者:  编辑: 吴静秋

本网各平台二维码,扫一扫新闻更精彩

专题策划

精彩新闻

贵州要闻

新闻排行

网站简介广告刊例联系方式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00000002952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