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3岁儿子在贵阳丢失 夫妇俩当环卫工等来奇迹

2015-11-18 08:28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1990年3岁儿子在贵阳丢失 夫妇俩来到贵阳一边当环卫工 一边苦苦寻找
25年 他们终于等来奇迹
刘正往 (左二) 携锦旗来到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 感谢打拐民警。

  诗人泰戈尔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

  对于50多岁的刘正往夫妇来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却是:与3岁时就走丢的儿子, 25年来同处贵阳这座城市,甚至可能在某个街头擦肩而过,但岁月变迁使他们早已辨不出儿子的模样。

  今年11月初,贵阳市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通过全国被拐儿童DNA信息库盲比,帮助刘正往夫妇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刘海龙,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亲戚喜宴上,儿子搞丢了

  1990年10月1日,国庆节,家住安顺市普定县的刘正往夫妇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将不到3岁的儿子刘海龙搞丢了。

  当天,贵阳市云岩区民生路弯弓街一个亲戚家办婚宴,刘正往夫妇应邀带着儿子前往。宴席现场,活泼调皮的小海龙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老实巴交的刘正往夫妇之前很少来贵阳,觉得让儿子跟着其他小朋友跑跑跳跳不会有啥事,因此没太在意。但是宴席结束后,夫妇俩才发现,儿子不见了。

  为找回儿子,夫妇俩想尽了所有办法。先是沿着事发地周围挨家挨户地询问打听,接着四处张贴寻人启事,报警求助,可是接连几天儿子仍然杳无音讯。

  “希望儿子能记得曾经跟父母失散的这个地方。 ” 执拗的刘正往决定和妻子搬来贵阳,租住在不远处的省府路。 “也许有好心人捡到迷路的儿子,带着他回来找我们呢? ” 每天,刘正往就这样安慰自己。

  每天,夫妇俩一大早便来到儿子丢失点及周边街道上,漫无目的地寻找。直到夜深人静,街道上看不到任何人后,夫妇俩才返回租住处。再后来,夫妇俩索性在社区当起了环卫工,专门负责民生路及周边街道的清扫。刘正往说,这样既可以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让自己每天在街道上找儿子,又能挣点生活费。

  不知不觉, 25年就这样过去了,刘正往夫妇两鬓已经斑白,儿子仍然音讯全无。

  “不如去公安部门采集DNA血样,打拐部门会将你们的信息跟全国被拐儿童DNA数据库进行比对,说不定你儿子的信息就在数据库里面。 ” 邻居的一句提醒,让濒临绝望的刘正往夫妇重新燃起了希望。今年6月29日,夫妇俩来到云岩公安分局,采集了DNA血样。

  善良房东夫妇,成了养父母

  “楼下那个娃娃哭了一整天,也没见到有任何大人。 ” 1990年10月2日下午,贵阳市三桥马王庙附近,一对年轻夫妇觉得很好奇。

  这对年轻夫妇是房东,妻子刚刚有了身孕,传出哭声的这间房屋租给了一名外地男子。奇怪的是,这名男子原本独自一人租住,最近两天都没露过面,房间里却传出小孩子的哭叫声。

  在邻居的协助下,房东夫妇打开房门,发现一名3岁左右的小男孩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估计孩子是饿了,夫妇俩拿来糕点喂给小男孩吃,当晚,小男孩就住在房东家中。左等右等,一直不见租客再出现,夫妇俩见小男孩可怜,也联系不上孩子的亲人,索性将他留在了自己家里。

  这一留就是25年!不清楚孩子姓啥名谁,来自何处,房东夫妇只得让孩子随了自己姓,取名为俊俊(化名) 。孩子一天天长大,上了大学,谈了恋爱,两年前还结了婚,马上要迎来自己的宝宝。

  成长中,俊俊也曾听到过邻居的传言,说自己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善良的房东夫妇并未解释,只是对俊俊越来越好,视其如己出。

  今年4月15日,见俊俊已经成了家,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房东夫妇决定告诉俊俊真相,并鼓励他前往云岩公安分局抽取血样,录入全国被拐儿童DNA数据库,寻找失散多年的亲生父母。

  民警助力, 25年后终团聚

  11月9日下午,刘正往夫妇手捧一面写有“热心为民尽职尽责”的大红锦旗,来到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他们要当面感谢打拐队的民警们。

  一周前,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打拐队民警获得一条重要消息:经全国被拐儿童DNA信息库盲比,刘正往夫妇血样和俊俊的血样所检遗传标记符合遗传学规律,亲子权大于99.99%,俊俊就是25年前,刘正往夫妇在云岩区民生路弯弓街附近丢失的儿子刘海龙。

  接到民警通知后,刘正往夫妇喜极而泣,恨不得马上就见到自己的儿子。

  随后,在民警的安排下,刘正往夫妇终于和失散多年的儿子团聚。看着眼前这个面容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身材却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头的亲生儿子,刘正往一时语塞。特别是得知儿子就生活在贵阳,还会经常来民生路、省府路一带逛街,却因容颜改变,原本应是骨肉亲密的两个人却当面不识彼此后,刘正往禁不住老泪纵横。

作者:任勇 编辑: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