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在草海非法电鱼 电网所过之处黑颈鹤不敢落脚

2015-11-18 07:59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草海腹地 非法电鱼

与执法队员“躲猫猫” 电网所过之处黑颈鹤不敢落脚

电网所及之处,水下方圆数米内的鱼、虾、蟹、螺等无一幸免

  “一开始,我以为是村民捕捞小鱼小虾,没想到把镜头拉近了,他们竟在……”日前,本报特约记者张天林到草海拍摄首批越冬黑颈鹤。作为一名有着20多年观鸟经验的摄影师,他发现今年的黑颈鹤有些反常——“都不愿意落在水面上,似乎在害怕什么。”张天林透过长镜头看见惊人一幕:五六艘小艇在水面上电鱼,黑颈鹤甚至不敢在那一片区域落脚,飞到山上躲起来。

没人干扰时,成群的黑颈鹤会来到这里歇息过夜,往年最多时达上千只

  黑颈鹤一反常态,不敢落脚浅水沼泽

  11月14日,张天林来到贵州威宁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拍摄黑颈鹤。他选择胡叶林观鸟站完成拍摄计划,那里分布得有浅水沼泽、莎草湿地,是黑颈鹤的栖息地、觅食区。

  架起“长枪短炮”,张天林将镜头移向天上:“当时天空中有三四百只黑颈鹤在飞,很难得,我赶紧按下快门。”他的镜头下,成群的黑颈鹤时而上下翻飞,时而翩翩起舞,姿态各异,景象甚为壮观。拍摄一个多钟头,张天林发现,甚少有黑颈鹤落在水面,他有些纳闷:“这些黑颈鹤有的玩上一阵就飞走,有的倒是留下来,却不敢停落在水边,躲得远远的。”

  这是为啥?张天林拍摄黑颈鹤有20多年,知道这些“高原舞者”会从天空降落至水边嬉戏。如今却一反常态地不亲近水,而且很多水鸟也自觉地不靠近那片水域,未免古怪了些。

  远远望过去,草海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有几艘小船划来划去,可能在钓鱼虾。张天林没看出异常。此时,天色渐暗,很多想拍的镜头都没拍到,他有些沮丧,决定明天再来看看。

前来越冬的黑颈鹤受到电鱼者袭扰

  观鸟站摄像头附近,村民划着小船电鱼

  15日,天麻麻亮,张天林趴在宾馆的房顶对胡叶林水域进行拍摄。这时候,他发现情况更不对劲——浅草沼泽里的黑颈鹤比昨天还少,只有几只,其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要知道,去年、前年,这个点儿,至少有上百只黑颈鹤在这里活动。

  中午时分,黑颈鹤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飞来,还是一只都不敢下来。

  “好不容易有一只站在水边上,我一看这是个绝佳机会,刚刚‘闪’两张,一条小船闯进镜头,把鹤吓飞了。”张天林有些无奈“怎么搞的?”他将镜头转向小船,准备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却没料到这一看,倒把他自个吓一跳。

  “一条小木船,有个男的站在船头,手里拿着两根竹竿,两三米长,顶头有网兜,系着一条电线,线的另一端连接着船上的发电装置。”张天林心跳很快:“这是违法电鱼呀!”

  他悄悄地把相机又移向了其余几艘小船,发现都是同样装备,他们很勤劳,一直在胡叶林水域来回穿梭,其中好几次路过观鸟站摄像头,很巧妙地避开监控范围。

  “最多的时候,有五六条船,10多个人拿着‘电杆’电鱼,一直忙活到下午5点过才收手。”张天林说,几乎每一艘船都有收获。“我终于明白黑颈鹤和水鸟为啥不敢靠近这片水域,甚至连边都不敢沾。”张天林告诉记者,电鱼的杀伤力大,破坏性强,不仅大鱼小鱼“一网打尽”,还会电死水里的其他生物,“黑颈鹤肯定是察觉到这点,才离得远远的。”

电鱼者三三两两从早到晚活动在核心区内

  管护员:我真是没招

  59岁的臧尔军,是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胡叶林管理站的一名管护员。在草海,提起臧尔军的名字,妇孺皆知,称他为“草海守护神”。

  如今,“守护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草海确实存在电鱼的情况,已经持续了近1个月”。

  他气呼呼地说:“电鱼的村民主要是阳关山片区,他们不仅要在阳关山‘电’,还要来胡叶林‘放电’,胡叶林的人是不电鱼的。”臧尔军介绍,电鱼的村民每次少则五六人,多则十多人,每天要电昏、电死几十公斤鱼不说,对黑颈鹤的干扰也很大。

  “水里有电,黑颈鹤就怕停留水面、水边,白天全往山上飞,晚上才敢回来。”

  对于电鱼的行为,他是天天追赶、阻止、劝说,几次把船拖上岸。有时执法队员闻讯赶来,也进行劝阻。可是村民们依旧我行我素,偷偷地把船运回去,还玩起“躲猫猫”,一见他就躲,躲不过就往水深处划,让他在岸边干瞪眼。

  “你问我有什么办法没有?哎……我是真没招!”老人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恼怒村民的“油盐不进”,他很无奈,他能做的,只是增加巡逻的时间和范围,每日在管辖片区对黑颈鹤进行管护和喂食的同时,对那些带着电线的小船,劝着、吼着:“走吧,快走!”

  延伸阅读

  草海是黑颈鹤在中国最重要的越冬地之一。随着湿地的恢复和鹤类的保护。数量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35只到1983/1984年的305只1985/1986年307只。鹤在10月中、下旬到达,3月中、下旬离去。约1500只灰鹤也在此沼泽地越冬(1983年最多达2178只)。还出现黑鹳和白头鹤等珍禽。该湿地也是雁鸭类、鹬类和骨顶类的重要越冬地。

作者:刘丹 张天林 编辑: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