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淘宝西部“赶集”——贵州农村电商发展扫描

2016-03-02 14:48  来源:多彩贵州网

  以淘宝为首的电商在中国风头正盛。然而中国电商的广袤市场不仅仅只限于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大数据显示,农村是有待深度开发的蓝海市场。原因无他,农村人多,农民也在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位于中国西部地区的贵州,能否抓住这次机遇?贵州的顶层设计已经给出了答案:贵州要实现电子商务弯道取直、后发赶超,发展重点之一就是农村电商。

  电商在农村火爆一时并非偶然

  “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老乡见老乡,购物去当当”、“生活想要好,赶紧上淘宝”、“要销路,找百度”、“农民要致富,贵农来相助”……

  电商产业在农村到底有多火?相信通过这些耳熟能详的农村广告标语也能从中窥探一二。

  充满乡土气息、带有地方特色、生动形象、易懂易记的墙体广告目前依旧在农村流行,“村头刷墙”是互联网公司进军农村市场绕不过去的路。比如,京东仅2014年一年时间里,就已在全国145地布局了超过8000幅的刷墙广告,这一数据还在持续增加,这种刷墙广告也正变得越来越多。甚至,被业界誉为“刷墙界霸主”的“村村乐”网站都成了资本关注的焦点,农村墙体广告业务为这家公司带来了每年千万元级别的业绩,更是被风投估价10亿元。

  据《人民日报》2016年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各行各业农村墙体广告的占比中,农资类广告从2011年的76%陡降至2015年的8%,汽车类广告从2011年的3%升至2015年的23%,电商类广告更是从无到有,2015年已达到42%。

  电商在农村火爆一时,并非一种偶然。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2015年2月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农村电商的兴起已成为一大趋势。目前农村互联网的普及率为19%,低于一二线城市76%、三四线城市47%的水平,但在电商的使用上跟城市居民一样活跃,网购比例分别达到了68%和60%。农村用户中的“网络达人”更是比一线及二线城市多出25%。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5年6月发布的《中国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全国农村网民增长到1.76亿人,有7714万的网络购物用户,使用网上支付的人也超过6276万——这两个数据的增幅,超过了城镇网民。

  中国电商销售额逐年增长,但发达地区和大城市不可能永远保持高增长。广袤的农村是有待深度开发的蓝海市场,潜在1800亿元商机,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特别是电商业巨头下乡的真正动因。

  一个巴掌拍不响。随着经济进一步增长,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好,腰包越来越鼓,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从政府层面来讲,聚焦农村消费市场,促进农村发展和农民消费,对于推动经济转型也具有重要意义。

  搭上贵州农村电商快车的互联网巨头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时代,贵州梳理出了“黔货出山”的理念。黔货欲出山,则电商必先行。

  2016年1月,由贵州省政府、阿里巴巴集团主办,贵州省商务厅、贵州省农委、贵州各市州政府承办的首届“阿里巴巴·贵州年货节”开幕。作为阿里巴巴集团2016年“年货节”全国三个合作试点省份之一,贵州参展企业的所有商品都在阿里巴巴集团的“村淘”、“聚划算”、“淘宝”、“天猫”等线上平台销售,并通过“物联网”、“互联网”、“大数据”等先进技术,全面推动“黔货出山”。

  贵州一隅举办的商贸活动,全国网民都可以获得实惠。淘宝贵州馆囊括了极富特色的苗银、蜡染、苗绣、茅台、习酒、董酒、老干妈、魔芋、腌鱼、羊肉粉等几十类热门商品。据观察,仅几天时间,进馆展示、促销的一种“山货大礼包”就卖出了120多件,源自茅台的一种老酒卖出了60多件,销售金额均破万……

  贵州清镇市成了本次年货节的最大赢家。该市农村淘宝线上交易总额突破了1000万元,获得了全国第五、华南第一、贵州第一以及贵州唯一突破千万的示范县,也被誉为首届“阿里巴巴·贵州年货节”贵州电商“先锋县”。位列第二名的仁怀市农村淘宝总交易额也达到了660余万元,紧随其后的习水县实现交易额613万元……

  然而,声势浩大、收获颇丰的本次活动并不是阿里巴巴牵手贵州的起点。早在2014年4月,贵州省政府便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合作协议》,阿里巴巴在贵州省大力发展云计算和大数据、智能物流骨干网等项目,打造大数据产业集聚中心,农村淘宝等业务试点也蓬勃开展。

  2015年,马云在贵州表示,阿里巴巴乐于继续大力推进双方的大数据深化合作,持续协同资源推动贵州当地农村电商的发展,从而助推贵州省在大数据时代的跨越式发展。阿里巴巴在贵州的发展思路,亦是其“投资100亿元推动电商在全国10万个村庄发展”战略的一种投射。

  阿里巴巴并不是唯一一个搭上贵州农村电商快车的互联网巨头。

  “现在中国经济东强西弱,希望刘强东先生‘强东’更要扶西。”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这句幽默的劝告在2015年9月成为了事实。当月,京东宣布在贵州全面推进包括工业品进农村战略、农村金融战略和生鲜电商战略的“3F”战略。而早在2013年9月,贵阳市政府便与京东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贵州省是京东渠道下沉战略布局的重点地区。京东在战略上加大资源配置,重点在农村物流网络、农产品进城、电子商务培训、金融支持等方面向贵州农村提供帮扶和支持。与之对应的是,贵州在政策促进、管理服务等优势与京东在经营管理、人才信息、技术和市场资源等方面优势有机对接,形成合力、共同发展。京东在贵州已建立了约50家“京东帮服务店”和“县级服务中心”,共招募乡村推广员约1000名,覆盖近千个村或社区。

  “选择一个地区发展,京东考虑的当地脱贫致富的愿望是否强烈,政府对企业支持是否真诚,更为重要的是当地的资源和条件是否具备发展的潜力,在贵州我们找到了答案。”京东高级副总裁马健荣回应说。

  2015年2月,惠普公司在贵阳建立现代农业大数据交易中心。该项目由惠普公司与贵阳农工业发展委员会共同发起,借助现代化的农产品行业电商平台,服务对象主要是广大种植大户、各类型农贸批发市场以及各类需要进行农产品消费的公众。该项目旨在对食物从“种下去”到“吃下去”的过程进行全程监控,全供应链的溯源系统不但能够解决市民关注的食品安全问题,也能帮助贵阳打造健康农业产品品牌,提升附加值,让贵阳的农产品卖得更好。

  在贵州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的浪潮中,不但吸引了众多电商巨头入黔,还催生了一批本土电商企业,供销社“贵农网”便是其中一员,依托供销社农业产业化发展的积累和遍布农村的服务网点、通达城乡的物流资源,“贵农网”一出现便凸显了农村电商“国家队”的优势。余庆县的红军橘、修文县的猕猴桃、雷山县的银球茶等贵州特色农产品通过贵农网不但走出了大山、走出了贵州、走向了市场,还卖出了好价钱。威宁县的“黑美人”的马铃薯维生素、淀粉、花青素含量均高于市场上其他品种,但由于宣传不够、渠道不通一直是“藏在深山无人识”,今年“黑美人”邂逅电商,在贵农网卖出了38元1斤的好价格。仅5个月时间,贵农网农产品交易额达2.43亿元。

  贵州农村电商发展如何解决“痛点”

  农村电商有哪些普遍存在的“痛点”?

  教育水平落后。农民对运用智能手机、PC等网络工具相对陌生,对线上交易不熟,特别是经济不发达地区。

  人才供给断档。电商行业讲究的是“讲故事”,一样的产品,谁更懂宣传推广,谁的土货图片、视频、文章搞得漂亮,谁的货销路就更广、收益就更大。很多农民的土货物美价廉,开个淘宝店也比较便捷,但是运营人才奇缺,连找个美工都很难,更不要说网络维护和宣传、营销人员。甚至,很多农村高薪都招不到合适的电商人才——农民说,有这本事的人,早去大城市了,谁还留在农村?

  配套设施不全。山路崎岖、交通不便,物流不给力,农民开个网店订单收了不少,货运不出去,最终导致“叫好不叫座”、“看得见吃不着”,农民赚不到实惠,也打击了农村电商产业链从业者的积极性。

  贵州为解决这些“痛点”下了哪些功夫?

  打造贵州版农村电商的特色,就是要针对在全国农村电商发展中普遍存在的观念、人才、资金、物流、冷链设施以及农产品认证等一系列“痛点”,率先在全国找到一个系统解决方案。

  为此贵州启动实施了“电商惠农”工程:以“贵农网”农村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为支撑,整合供销社传统优势资源,构建集电商交易、农技服务、农村金融、便民服务、物流配送于一体的农村电子商务生态,完善人才培养、孵化创业、冷链仓储等电商配套体系建设,加快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的电商服务网点布局,用2至3年时间在全国率先实现农村电商服务“网点全进村、网络全连通、物流全覆盖”。

  只要有好平台、有好模式,人才和资本自会闻风而来。京东集团副总裁已加入供销社“贵农网”任执行副总裁;来自微软、谷歌的技术研发人员构成了“贵农网”的技术团队;来自淘宝、携程的运营人才组成了“贵农网”的运营团队。

  农村电商苦于发展资金匮乏也是一大“痛点”。就在2016年1月,“贵农网”携手贵阳银行,实现跨界联合、优势叠加、服务创新。贵阳银行的资金使用要受到投资者的监督,这充分说明了市场对供销社农村电商模式的认可。

  贵州的大数据产业吸引了一大批创新型创业企业落户。与农业电商“正规军”比起来,这样一些中小企业发展灵活,与前者形成了优势互补。比如,“中国农业云大数据·惠水云项目”2015年8月上线,这个依托贵州本土企业发展而来的项目,立足点其实就是抓住了农业电商发展中的一个“痛点”。

  企业和消费者均可借助上述项目开发的手机APP、网站等端口感知传统手法难以理顺的市场供给关系。种菜看“云”,动动手指,农产品需求信息就展现在企业面前,市场需要什么就种什么;买菜看“云”,看中下单,质优价廉的农产品就可一键直达。

  有了互联网平台,贫困乡村就迎来了机遇,这并非夸夸其谈。黎平县铜关村,地处黔东南山地横沟纵壑中。这个有460来户人家的国家级贫困村被腾讯公司选为“移动互联网乡村”计划的首个试点村。腾讯和贵州移动合作,投资了100多万元建了一座4G基站。2014年11月开始,腾讯给村民陆续派发了智能手机。怕村民们舍不得花钱买网络流量,贵州移动又为领到手机的村民每月赠送了1G的流量。铜关村一下子迈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种植的有机米、茶叶等农特产品也能通过电商平台卖给了城里人,连村里开小卖部的大叔也用上了微信支付收款。

  贵州农村电商发展的顶层设计

  贵州发展农村电商的部署紧锣密鼓。2015年11月,贵州出台十二项“互联网+”专项行动计划,其中“互联网+”电子商务专项行动计划明确指出,贵州要实现电子商务弯道取直、后发赶超,发展重点之一就是农村电商。按照专项行动计划安排,到2018年贵州全省将开展130个以上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县、示范镇、示范村和示范企业建设,完成12000个电商服务站点建设。按照专项行动计划的规划,贵州省电商交易额力争到2017年底要突破2000亿元,网络零售交易额突破500亿元。

  贵州发展农村电商的思路越来越明朗。2016年1月,贵州省十二届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了《贵州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纲要》指出,一方面要支持本地企业与阿里巴巴、京东商城、腾讯、苏宁易购等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保持战略合作,另外则要深度挖掘“供销社+互联网+电商”等自建农村电商平台运行模式的潜力,最终要让贵州有条件的农民致富,推动贵州欠发展地区的农民脱贫。

作者: 编辑:李易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