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重病卧床 姐姐朋友圈求助 居然有人提非分要求

2016-03-03 08:15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16岁少女重病卧床,18岁姐姐朋友圈求助后接到电话:“

当我情人,帮你解决医疗费”

  “怎么办?怎么办?”昨天上午,省医神经外科病室外,一位女孩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流下。去年11月份,她的妹妹因为一场意外造成颅内重伤,手术后,出现脑脊液鼻漏症状。医生说,在本地治至少需要5万元医药费,去北京治疗则需要10万元。

  她在微信朋友圈发起求助,一位男子说,如果她答应给自己当情人,他愿意支付妹妹上京就医费用。“难道这是最后一条路吗?”姐姐面对这个非分无礼的要求,震惊、惶恐、痛苦,也有犹豫。

姐姐陈红在病床前照顾妹妹

  3米高坡摔下去 4块头骨从额头“飞”到脑后

  原本,人人都羡慕毕节市双山新区的老陈好福气。他有5个孩子,4个女儿一个儿子,个个懂事孝顺。

  “老大在深圳当实习幼师,老二晓得屋头条件不好,主动要求读中职。”老陈原本想着,再熬几年,把10岁的小女儿栽培出来,就可以享福,没料到,一场噩梦降临到陈家。

  2015年11月15日,16岁的二姑娘晓婷在地里帮妈妈干活时,不小心从3米高的坡上滑下去,一头撞到石头上,当场昏死。家人手忙脚乱地将她送往毕节市一医,医生从她的头里取出4块从额头“飞”到脑后的骨头。

  术后,陈晓婷精神很好,出院回家休养。

  “才回家10多天,她的鼻子开始流水,一天要流三四次,而且总是头昏、吐。”18岁的大姐陈红回忆:“开始以为是感冒,送到毕节市中医院,医生一查,是脑脊液鼻漏,情况很重,让我们赶紧想办法转大医院。”

  今年2月8日,陈晓婷到省医神经外科住院治疗。

  姐姐上网求助 同学们捐款500余元

  “妹妹情况一直不太稳定,靠药来控制,医生说,如果想一劳永逸只能修补,在贵阳的手术成功率不高,能去北京天坛医院最好,但至少要准备十几二十万的医药费。”

  陈红说,家里之前为给二妹治病,已经向亲戚朋友们借了20多万。“现在再开口,叔叔伯伯们也拿不出来了。”她小声地哭出来。

  怎么办?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求助信息。几十的,一两百的,捐钱的大多数是同学,前后加起来也才500多元,她感激涕零地挨个道谢。

  “世上还是好人多。”那时候她把眼泪擦干了想:“大家都这么支持,你有什么理由不坚持?!”

  有人提出非分要求 姐姐不知如何是好

  没想到前几天陈红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他说可以帮我妹妹去北京,帮忙联系那边的医院,但是有个要求,要我做他的情人。”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脸”。她结结巴巴问对方什么意思,“那个男的说,他晓得我妹妹要花很多钱,他是个老板,可以找朋友,每家给5万,他自家拿10万,就把医药费解决了,但钱不是白拿的,我要和他好。”

  挂断电话后,陈红内心五味杂陈。“我觉得很恶心……但是万一,万一他真的能帮我呢?”姑娘抽泣着说不出话。

  陈红告诉记者,接下来几天对方又陆续给她打了几次电话。“白天打,晚上也打,他在电话中一会儿吼我,说我一点不紧张妹妹病情。一会儿又好言好语劝我,让我为大局着想,一个人先去北京挂号,与他会合,一切办妥了,再把妹妹接过去。”

  陈红说自己每次和这个男人通话,内心都很煎熬:“我不敢告诉父母,也不敢激怒他,更不能让妹妹不治疗了回家。”

  陈红和陈晓婷从小关系最亲,她在深圳上班的时候,晓婷每周末都会给她打电话,还会省下自己的生活费给姐姐买零食寄过去。“她对我这样好,作为姐姐,救她是应该的。”说着说着,她嚎啕大哭。记者急忙劝她万事好商量,建议她找找家乡的民政部门、农合办,看有没有缓解燃眉之急的方法。

  医生:患者情况严重,须尽快手术

  省医神经外科医生王超旭告诉记者,患者脑脊液鼻漏情况较为严重,现在是用药控制,但是长期用药也有可能出现耐药现象,因此需要尽快进行修补手术。在贵阳后期治疗估计至少需要5万元左右,到北京治疗需要10万元左右。

  如果你也想尽一份力,帮助受病痛折磨的晓婷,可拨打她姐姐陈红的电话了解情况,号码:15285798833,或添加微信CH 15285798833发红包、银行转账(建行)6217007140002829的方式来进行捐助。

作者:记者刘丹 实习生胡流冰川 编辑:赵兴智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