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14个被拐卖获救贵州娃 等着爸爸妈妈领回家

2016-05-11 08:14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406个被拐获救儿童,有14个贵州娃——

  爸爸妈妈,快来领我回家!

  有这么一群孩子,小小年纪便饱经颠沛流离,至今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里。

  有这么一些母亲,亲生骨肉突然不知所踪,徒留她们翘首以盼,望眼欲穿,却又无计可施。

  这群孩子,他们被人贩子拐卖到了异乡,有幸被公安机关解救出来,但不知家在何方;他们的父母,由于信息缺失,容貌改变等诸多因素,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如今身在何处。

  5月9日是今年母亲节的第二天,“央视新闻”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消息,并转发了全国406名被拐获救儿童的照片,希望能帮他们找到亲人,其中贵州有14名。本报接力报道,希望能够帮到这些孩子找到爸爸妈妈,让家人团聚不再是一种痛心的奢望。

  406个孩子,不明白妈妈的含义

  “你愿转发吗?全国406名被拐孩子还没回家,贵州有14名。8日母亲节,无数儿童享受父母关爱。但你知道吗?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可能从未在妈妈怀中撒娇过,至今不明白妈妈的含义,仍未找到家人。转发!为406个可怜的孩子,为每个承受失子之痛的父母!”

  5月9日中午12点57分,贵阳某微博用户转发了这条来自“央视新闻”的微博,还配发了406张全国打拐解救儿童的照片。其中,张圣普、张圣高、陶六枝等14人所属的区域为贵州。此微博转发没多久,便引来了上千人转发和点赞,不少网友留言祝福。

  5月9日下午16点12分,“央视新闻”发布微博:民政部、公安部曾下发通知,明确打拐解救儿童符合条件的,可由家庭收养,找到生父母后,非父母主动遗弃的可解除收养关系。根据相关规定,符合条件的被拐儿童被解救后,最快1年零3个月可被收养。愿孩子们能在爱中成长!

  14个被拐孩子,来自贵州

  5月10日,记者调查发现,这份打拐解救儿童名单来源于一个2015年9月19日公开运行、名为“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的网站。其中,“区域”来源为“贵州”的共有14人,分别叫张圣高,张圣普、张圣果、陶六枝、陶筑镇宁、姜清超、魏艺、魏锦清、李艳莎、黔福妞、黔福宝、贞民强、贞民丽、贞民雯。从照片看,这些孩子中既有尚处于襁褓中的婴儿,也有五六岁的少年。

  从这些孩子的名字中不难发现,他们获救时,可能无法说清楚自己姓啥名谁,解救人员根据救援地等信息给他们起了一个名字作为暂用名,于是才有了“六枝”“镇宁”“黔”等姓名。再加上这些孩子获救的时间有早有晚,照片拍摄的时间也有先有后,可能他们现在的容貌,跟网站上看到的这些照片已经不太一样。

  这些孩子如今在哪儿?记者先后联系了贵阳市儿童福利院和贵阳市公安局打拐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网络上所说的这14名来自贵州的打拐解救儿童,除李艳莎、黔福妞、黔福宝、贞民强、贞民丽、贞民雯6人外,其余8人均在贵阳市儿童福利院。至于李艳莎等6人,很可能被寄养在了省内一些市、县的儿童福利机构中。

  贸然认亲会伤到孩子的心

  至于这10人的基本信息和显著特征,贵阳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向辉表示,这些孩子是贵阳市公安局打拐民警近几年来陆陆续续送进来的。送来之前,警方已经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却依然无法找到他们的家人。而具体到每一个小孩究竟是何时在何地获救的,只有打拐民警最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孩子的DNA信息已经全部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口信息库。他们的家长发现孩子丢失后,应该会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民警会采集家长们的DNA信息,用来跟获救儿童比对。如果比对成功的话,民警会通知孩子的父母前来认亲。

  “照片寻亲除了不准确外,还有一些弊端。因为小孩子的容貌相似度较高,很多丢失孩子的父母寻子心切,只要觉得照片上的小孩跟自己失踪的孩子有几分相似,便会找到儿童福利院来,要求进行辨认,不但严重干扰了福利院的正常工作。一旦认亲失败,对这些年幼的孩子更是一种心理打击,不利于他们身心健康成长。”向院长对记者说。

  认亲要通过NDA

  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行动外协大队目前负责打拐解救儿童的DNA比对工作。大队长朱金玉告诉记者,市民遗失孩子,前往公安机关报警时,一般都会被民警要求采集DNA。被拐儿童获救后,如果无法获知父母信息,将会采集其DNA进行全国盲比。一旦比对成功,民警将会通知其父母。当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家长因为报案时间较早或者自身原因,没有采集过DNA。如果看到孩子的照片,觉得很像自己丢失的孩子,别贸然去福利院认亲,正确的做法是向当地公安机关打拐部门咨询,并主动前往公安机关免费采集DNA,然后耐心等待全国比对结果。

作者:任勇 编辑:汤成伟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