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27年贵州男子回家 告诉父母:不是被抛弃,我满足了

2016-11-14 06:20  来源:贵州都市报

  (郑连帮回家。)

  1989年,因为熟人的一句“带你去吃糖”,年仅7岁的郑连帮被拐卖到了河南。自幼深知自己年幼被拐卖后,郑连帮曾经多次回老家贵州寻找亲人,曾经连续两次遇到了外貌跟自己相似的寻亲人,本以为找到亲人的郑连帮,最后DNA的验证双方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自己的家人,现在知道父母不是故意抛弃我的,我就满足了。”11月13日下午六点,郑连帮在宝贝回家志愿者和纳雍警方的陪同下,终于回到了纳雍县张家寨镇马家营的家中。他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他最终成为了寻亲人中的幸运儿——经过多次DNA比对,他终于找到了远在纳雍县的亲生父母,虽然这个消息因为出国他整整晚了大半年才知道,但是对于寻亲20多年的他来说,这幸福来的还是不算太晚。

  被人用糖骗走

  被拐少年四处寻找家人信息

  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站上,郑连帮2013年登记的寻亲编号是60110,所用的名字,也是养父母给自己修改的名字,他登记的所有寻亲信息中,提供了一条“右手的中指有个十字形的烫伤痕迹。”除了这个永久不会消失的特征之外,郑连帮零散破碎的记忆片段拼凑起来,只知道自己原本是在贵州的某个城市上幼儿园,被人用糖骗走,最后才到了河南,对于家乡的名字等关键信息,他已经全部都忘记了。

  “我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些当年同样被拐的婶子的父母写给婶子的信件,发现在我养家附近的婶子是从贵州六枝特区新窑乡被拐过去的。”郑连帮说,他从小就开始萌生回家的念头,但由于年纪太小,无法将想法付诸于行动。

  年幼的郑连帮常常问邻居,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儿时,邻居就总是各种哄骗他,“你爸爸过世了了,妈妈被气疯了。”面对邻居这种说法,郑连帮一点也不相信,他坚信自己的亲生父母肯定还在。

  初中毕业后郑连帮开始打工,那时,他坚定的寻亲想法已经不可动摇,养父只能告诉他,你好像是贵州的,其他信息就真的不知道了。这时的郑连帮才感觉到多么的有心无力,寻亲之路不知该如何下手,但是自己的身世,肯定与“贵州”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曾经多次来贵州寻亲

  因为出国延迟大半年才找到家人

  2013年,郑连帮第一次联系上宝贝回家寻亲网站,在志愿者丁超的帮助下开始登记信息寻亲。“2014年我就来贵州遵义参加过寻亲,当时我以为我就找到亲人了。”郑连帮说,在2014年6月,“宝贝回家”在遵义举办的寻亲大会上,他第一次来到了贵州,吃饭时无意尝到了折耳根的味道。“这是我记忆中家的味道,我相信家人就在贵州。”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称在这次寻亲中,有一家人寻找自己的儿子,志愿者和双方都觉得在外型上很相似,大家都以为找到了亲人。“但遗憾的是,DNA比对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双方都显得很失落。”

  这样的转机出现在2016年11月,“宝贝回家”志愿者接到来自于公安部门的通知,一个名叫谭明全的DNA与郑连帮比中。原来早在2016年初,双方血样就已经在寻亲DNA数据库里自动比中,然而由于郑连帮人在国外,志愿者丁超虽数次在QQ留言,要求郑连帮再次进行确认,却一直无法联系上郑连帮本人。

  按照公安部门的工作程序,DNA比对结果还需要二次复核。因为联系不上郑连帮,直到2016年10月,郑连帮回国,登陆QQ收到了丁超的留言,这才知道,他很可能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了。

  (母子相见。)

  骨肉分离27年

  贵州小伙回到家乡

  实际上,除了郑连帮在为团聚努力外,比中的谭明全一家,等待这个好消息也等了好多年。郑连帮的亲妹妹谭燕菊在看寻亲节目时,辗转找到了宝贝回家寻子网,并进行了登记。特别是从2015年7月开始,每隔三个月谭燕菊就带着父母去提取一次DNA,这样坚持了一年,仍然杳无音信。直到今年10月,郑连帮回国收到丁超的消息,便立马进行复核,双方的DNA比对结果成功了。离家27年的郑连帮,才终于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叫谭全明,是毕节市纳雍县人。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11月13日下午六点,郑连帮在宝贝回家志愿者和纳雍警方的陪同下,终于回到了纳雍县张家寨镇马家营的家中,全家人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离家29年的孩子,母亲彭如群拉着郑连帮的手,悄悄擦着眼角的泪水,多年的思念,让母子两人见面都无语凝噎。

  回忆起郑连帮丢失的那一天,他的父母懊恼不已。“儿子是在六盘水的水城丢失的,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工地上发工资,没想到儿子却弄丢了。”彭如群回忆称,此后他们夫妻俩分别辗转江苏、广东、海南等地,边打工边寻找郑连帮的下落,但是一直都没有音讯。

  即使骨肉分离27年,母子两人见面后,都开始回忆起小时候的过往。“你小时候带着妹妹去割菜,被镰刀割伤了,流了好多血,手上的十字形伤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面对郑连帮询问自己手上的伤疤来历时,母亲哭泣的回答中,融入的是母子情深。

  听儿子说起是被熟人骗走的,母亲已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而此时的郑连帮已经冷静了许多,“只要你们不是故意抛弃我的,我就满足了。”曾经的7岁少年,转眼已经变成了高大的汉子,他安慰爸爸妈妈,他一点都没有怪过亲生父母,这么多年,他已经学会了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你不坚强没人替你坚强。”

  (一家人接受采访。)

  两边父母都牢记恩情

  “就把我当做在外面上班的儿子”

  跟家人团聚后,不得不跟郑连帮聊一聊未来的打算,郑连帮说,这27年来,他一直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虽然养父母就只有他一个孩子,他仍然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每当打雷下雨的日子,就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

  34岁的郑连帮在河南已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从事建筑行业的他,事业上已经走到非洲国外,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给他带来太多的幸福。“以后就把我当做在外面工作的孩子,逢年过节就回家,看看他们。”郑连帮说,他深知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亲生父母的骨肉深情,现在他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人了,有固定的经济来源,未来的日子不管是亲生父母也好,养父母也好,他都会尽自己的孝道。(作者:赵爽 李坚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赵爽 李坚 编辑:陈嘉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