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治理酸雨成效显著 这里一呼一吸都是甘甜的

2017-06-05 07:18  来源:贵州日报

在这里 一呼一吸都是甘甜的

——贵州治理酸雨成效显著,空气质量稳居全国前列

  假如你的听觉敏锐得足以听到尘埃落定的声音,那么,二十年前的贵阳市民每人每天大概会听到3300多万粒尘埃亲吻大地的声音,今天这个数字下降到2000万粒左右。

  看起来,数字依然惊人。不过,别忘了,全省废气排放总量上升了6倍,如果没有强大而有效的空气治理的话,那每天分配到每个市民头上的尘埃就将高达20000万粒左右。

  二十年前,贵州9个中心城市都曾经因为二氧化硫污染沦为酸雨灾害区,如今,空气却清新得“一呼一吸都是甘甜的”。在这背后,隐藏着艰巨的治理传奇。

制图 王玉

  城市空气榜上的“宠儿”

  5月11日下午,在北京工作的刘女士收到同学谈论PM2.5的信息,“北京重度污染,222;贵阳26,恰好是北京的零头。”

  “要不要这么气人?”刘女士郁闷地回复。

  事实上,贵阳市的空气质量尽管在全国省会当中名列前茅,但在贵州省内还不算拔尖的城市。所以,贵州的空气可以做罐头的说法,是名副其实的。

  2016年,北京市PM2.5年平均浓度为73微克/立方米,贵阳市为40微克/立方米。去年,北京市全年有198天空气质量达标,成都市为214天,上海市为276天,而贵阳市为349天。

  换句话说,一年只有十二个月,贵州人每年生活在空气质量优良的日子,要比北京人多五个月,比成都人多四个半月,比上海人多两个半月。

  如果是从重污染天数来比较空气质量,那么,贵阳的优势就越发明显。去年北京重污染天数为39天,贵阳仅1天。

  近年来,放眼全国,贵阳市或者贵州全省空气质量榜单上稳定地排在前列。

  空气如今越来越成为城市居民在意的大事,数年来,一家名为“在意空气”的网站连续发布全国城市空气质量数据排行榜。

  按照环保部居民区中PM2.5年平均浓度不得超过35微克/立方米的质量标准来看,2015年376个城市中仅有85个城市达标。其中,贵州9个市州中有6个达标,达标的市州分别是黔西南州、黔南州、铜仁、黔东南州、安顺、毕节。

  2016年,这一榜单的城市增加到385个,不达标城市比例下降为接近七成。贵州依然有6个城市达标,不过,黔西南州因为城市数量增加同时自身PM2.5浓度微增而排名变化较大。

  本世纪初,贵阳一度名列联合国十大污染城市名单之中,它的空气变化,演绎了绝地反击的胜利大逃亡故事。

  2011年,全民关注PM2.5污染问题。就在这一年,贵阳跻身自然之友发布的全国省会及直辖市城市空气质量榜第七名。

  2013年,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前十位城市是海口、舟山、拉萨、福州、惠州、珠海、深圳、厦门、丽水和贵阳,在省会中居第四名。

  2015年,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中国大陆366座城市PM2.5浓度排名,八成城市尚未达标,PM2.5年平均浓度为50.2微克/立方米。其中,贵州在31个省市区中以31.75微克/立方米的浓度居第27名;换句话说,排名全国前五位。

  总体来说,全国有七八成城市空气质量不达标,而贵州七成城市已达标。其中,黔西南州以PM2.5浓度每立方米20微克上下的傲人成绩居全省之首、全国前茅。

  5月9日早晨五点多,湖北作家马竹写下他对贵州空气质量的印象说,“抵达黔北的第一夜,我睡得特别香甜。在一个空气质量尤为优等的地方,我们每个人都只需睡很少很少的时间,就能把身体必需的休整迅速地调理到位。”

  酸雨终成往事

  时光倒退回二十年前,由于空气中二氧化硫严重超标而形成灾害性的污染,贵州有雨皆酸,高峰期9个地市州所在中心城市无一幸免。

  1997年,贵州9个中心城市均出现酸雨,其中,遵义、凯里、安顺的酸雨频率均大于75%,酸雨pH年均值低于4.6。

  1998年,国务院批准《酸雨控制区和二氧化硫污染控制区划分方案》,贵阳市、遵义市、安顺地区、兴义市、凯里市、都匀市被划为酸雨控制区。

  2000年,出现酸雨的城市下降为8个,全省酸雨出现频率平均为四成。

  2010年,不同程度地出现过酸雨的城市下降为6个,其中安顺市酸雨频率最高为39.3%。

  2015年,全省11个城市(包括赤水、仁怀,不包括清镇、福泉)中,仅贵阳和仁怀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酸雨,其中贵阳市酸雨率为1.3%,仁怀市酸雨率为7.1%。

  如今,百度百科关于“酸雨区”的解释是这样说的,中国三大酸雨区包括西南酸雨区、华中酸雨区、华东沿海酸雨区,“上世纪在八十年代,中国的酸雨主要发生在重庆、贵阳和柳州为代表的西南地区,酸雨的面积约为170万平方公里。到九十年代中期,酸雨已发展到长江以南,青藏高原以东及四川盆地的广大地区,酸雨地区面积扩大了100多万平方公里。”

  事实上,今天的酸雨区已经萎缩至长江以南、云贵高原以东,贵州已经挥别酸雨。从过去高峰期9个中心城市都有酸雨,甚至逢雨必酸,下降到个别城市偶尔出现酸雨,这就是贵州空气二十年来取得的巨大进步。

  艰辛的治理之路

  清新的空气,本来是大自然对所有生物最好的馈赠礼物,然而,它曾经变得那么奢侈,如今又逐渐回归庸常,这其中经历了艰辛的治理历程。

  1997年,全省工业废气排放总量3133.69亿立方米,全社会(包括工业和社会生活)排放的废气中,二氧化硫排放总量176.48万吨、烟尘排放总量47.98万吨。

  如尘,如雾,人们之所以喜欢这样比喻,是因为尘埃在我们意识中太微小。英国有一位好奇心重的数学家曾计算因特网内存的重量,结论是不如一粒灰尘。但是,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想到过,如此微弱的尘埃,却可以演变成沉重而巨大的环境灾难。

  现在,请你大胆地想象一下,一个月下来,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会积累的尘埃有多重?1997年,贵州省环境公报告诉我们,答案是,除了兴义之外,其他八个城市每平方公里降尘月均5.43—14.40吨之间。

  一粒灰尘的重量以微克为单位计算,仅仅是百万分之一克;而一克是一吨的百万分之一。假设每平方公里月均降尘10吨的话,这意味着多达十万亿粒灰尘。一般而言,城市建成区每平方公里居住一万人左右,这就是说,1997年的贵州城市居民,每人每月可以分配到十亿粒灰尘。

  幸运的是,治理的成效显而易见。2015年,全省工业废气排放量是1997年的六倍,不过,废气中二氧化硫排放量只有1997年的一半,全省烟(粉)尘排放量下降四成。

  “十二五”时期,全省累计淘汰落后产能3080万吨。值得一提的是,贵州自我加压,和国家下达的1450万吨目标任务相比,时间上提前两年完成,数量上实现翻番,范围上主动扩大。

  当然,和现有的空气质量标准相比,贵州九个市州仍然有三个超标。而且,我们应当看到,中国现有的空气质量标准还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标准,WHO认为每立方米空气PM2.5浓度年均值在10微克以下才是安全值。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空气标准还将逐步提高,改善大气的压力将持续存在。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进步是巨大的。搜狐网《贵州旅游头条》用略有夸张的语气发表了一篇标题为《雾霾中国里最后一口纯净空气在贵州》的文章称,“湛蓝色的天,是多少城市的梦想/清新的空气,是多少城市的奢侈品/但在贵州,这些都是日常/去贵州,游山玩水好好呼吸!”

  贵阳酸雨城市的逆袭之路

  “隔水樵渔亦几家,缘冈石路入溪斜,松林晚映千峰雨,枫叶秋连万树霞。”诗歌描写的是500年前贵阳的迷人风貌。但30年前,贵阳可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酸雨城市。

  贵阳市第十七中学的周林星在作文中写下贵阳的变化。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贵阳是全国三个酸雨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通过近二十年的努力,贵阳的空气质量已得到彻底改观,跻身全国空气良好城市。“在全国很多城市正在遭受雾霾的困扰时,身为贵阳人的我不用担心‘十面霾伏’。”

  1995年,贵阳酸雨危害程度居全球第一名。它是如何告别“酸雨之都”的?

  2002年初,贵阳市作出建设循环经济生态城市的决定,同年5月,贵阳被国家环保总局确定为全国首个循环经济生态城市试点。2004年11月,贵阳市又颁布了全国第一部循环经济地方性法规。

  水泥厂、化工厂、电池厂等10多家污染大户搬出市区,关掉一批高能耗、高污染的小企业,城市燃料从用煤为主变为用气为主……

  贵阳的循环经济模式得到了国际组织的认可。2004年3月,联合国规划署决定选择贵阳市作为“可持续生产与消费地方政府能力建设”项目的全球惟一实施地。

  原贵钢职工和家属对贵阳空气变化最刻骨铭心。上世纪90年代,站在贵阳东山上看城市全景,看到有时黄烟腾空有时红烟弥漫。作为市区最后一个工业污染大户,贵钢于2013年底搬迁。

  贵钢工人和家属过去在家不敢开窗,灰出门也怕,手臂皮肤上落满灰尘,加上汗水搓一把就是一团污泥。现在,贵钢宿舍区走廊上到处是花草,青葱碧绿,鲜艳欲滴。

  “避霾族”到贵州旅游吸氧

  贵州风光的美丽和文化的多彩吸引了各地游客,而清新的空气,也是重要的卖点。

  “活在侗寨,一呼一吸都是甘甜。”

  “在宝源梯田,每呼吸一次都是在与自然亲密接触。”

  “天岛湖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之高,堪称‘氧吧’。”

  各种招徕游客的文案,都纷纷亮出了游客尽情深呼吸的诱人字眼。

  黔西南州PM2.5年均浓度在20微克左右,含量之低名列全国前茅。兴义市在机场、客运站和万峰林、万峰湖、马岭河峡谷等景区安装空气质量显示牌,游客一到当地,就可以看到当天空气的PM2.5指数、API指数、空气质量级别和首要污染物等相关指数。

  近年来,每到北方灰霾高发的秋冬季节,游客就会说:“哪里的空气质量好就去哪里。”统计显示,海南、云南、贵州、广西等空气好、风景好的地区是排名靠前的国内游目的地。不少旅行社和网商敏锐嗅觉,纷纷推出“洗肺游”、“好空气游”、“躲雾游”线路。

  安顺市大气中充满“空气维生素”、“空气长寿素”等诸多美誉的空气负离子,据说空气负离子大于或等于2100个/立方厘米时具有治疗和康复功效。而黄果树和龙宫景区空气负离子平均含量近5000个/立方厘米。

  这并非空穴来风。5月3日,贵州医科大学儿童医学中心呼吸科专家朱晓萍在“世界哮喘日”义诊活动中表示,全国哮喘发病率在3%以上,而贵州哮喘发病率在2%-3%之间。而污染空气是哮喘的第一致病原因,贵州哮喘发病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与空气质量不错有一定关系。

  空气好转引学子返乡就业

  环境不好,本地学子变游子,远走他乡;环境好了,本地学子变归雁,回到故乡。这是六盘水生态环境和就业关系之间的变化。

  过去,六盘水煤矿、洗煤厂的污水源源不断地排进长江和珠江上游;土法炼焦、炼锌浓烟滚滚造成严重的酸雨。但是,现在的六盘水大不一样了。近三年市中心区空气质量优良率平均99%,而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平均水平高20个百分点。

  在工业方面,过去的六盘水给人的印象是“傻、大、黑、粗”,几乎没有好词儿,但现在,六盘水努力实现工业升级。预计到2017年,钢铁、水泥、化工、石化、有色金属冶炼等重点行业全部完成清洁生产审核实施计划。

  “过去六盘水环境差,孩子有点出息考出去了,家长都鼓励别回来了。但是,现在六盘水环境好了,家长观念又变了,鼓励孩子回来就业。”对此鲜明的变化,水钢宣传部副部长夏文华十分感慨。(记者肖郎平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肖郎平 编辑:赵兴智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