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将”法官:夺刀制服老赖 助老人找回不孝女

2018-05-02 16:32  来源:北京晚报

  北京海淀法院青年执行法官孟凯锋

  铁笔判官的“绕指柔”

  看似一介儒生,却让蛮横老赖彻底服软。所有不养不孝、欠款逃逸、拒执抗法之事,均难容于北京海淀法院执行法官孟凯锋。拘罚训诫,这位铁血法官辗转无数执行现场实施惩戒,然而,面对被骨肉至亲遗忘的老汉,是制裁不孝女还是让老人安度余生?他选择了后者。跟随一次次强制执行,本报记者走进了孟凯锋的世界。

  难题

  女儿玩失踪 老人怎么办?

  玉福敬老院因为迁址,老人们都被家人接走了,只剩年近九旬的赵老爷子孤零零瘫痪在床。赵老爷子早年离婚,身边仅剩一女。十一年前女儿送他到养老院,协议定期探视。但自2015年3月起,女儿就失踪了,养老费也一分未续。玉福敬老院无奈起诉,法院判决解除养老协议,违约的赵女士应付养老服务费43700元,并将老人接出养老院。但她依然逃避,不见踪影。

  孟凯锋负责执行这个案子。“不是返还原物、搬东西腾房,而是让女儿把老人接走,怎么接?能不能找到一直躲避的女儿?又有何处可接收老人?”这位颇具经验的执行一庭副庭长,也感到棘手。

  孟凯锋先来到上庄镇白水洼村一家康复中心,看望暂住于此的赵老爷子。“没办法,我们把老人暂时放这儿了。”玉福敬老院的薛副院长迎上前,将众人引进一个不大的双人间。

  靠窗的一张小床上,白发稀疏的赵老爷子仰卧着,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听说赵老爷子写字还行,孟凯锋递上纸笔,请他写下自己的意见。“她不管——我不想她!”老人提起女儿时很生气。“闺女为什么不来看您?有矛盾冲突吗?”孟凯锋追问。“没吵过架,矛盾就是钱呗,没钱也没情!我把她养大了,老了也没花她多少钱,她有什么困难?!”孟凯锋又问他有没有房,老人说房已被单位收回,但有退休金,工资本在女儿那里。

  “想不想闺女来看您?”“她不会来的,我生场大病,死就死喽!”老人一个劲儿摇头:“没用!”“我们会找您闺女想办法!”孟凯锋笃定地握紧老爷子的手。

  解决

  找到不孝女 老人有着落

  “找他闺女去!”孟凯锋赶到西四环中路一个单位家属楼,敲门没人应;拨打赵女士曾用的四个电话号码,也无一能拨通;又跑到居委会打听,仍无果。临走,孟凯锋在赵女士的房门上张贴了法院公告。

  返程途中,孟凯锋打定主意。“虽然老人有退休金,但工资本在女儿手里。这两天我要抽空去趟黑龙江,跟老人单位协商,帮他把退休金拿回来!”

  第二天上午10点,孟凯锋正在外办案,得知赵女士来法院了。“稳住她,等我赶回处理,”他在电话里叮嘱助理。中午,孟凯锋赶了回来,见到了赵女士。“为什么这么久不去看你父亲?”孟凯锋问。“房子是前夫的,我离婚了,不是借住朋友家,就是住在打工的库房,也没什么收入。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怎么管他?”赵女士哭哭啼啼地说。

  孟凯锋严肃提醒:“作为他闺女,你是第一责任人,无论从孝道上还是法律上,你必须解决,没有退路!”赵女士认了错,但就是不谈解决方案。孟凯锋通知养老院来人与她协商,赵女士又开始抹泪诉苦。孟凯锋再次警告她不要推卸责任:“老人有退休金,子女只需签个养老协议,保持联系,没理由说不管!”赵女士终于点头,孟凯锋当即招呼双方赶赴康复中心谈协议。

  久别重逢那一刻,赵女士并未抱着父亲哭,甚至没问父亲身体如何,孟凯锋极为失望。不过经过此次重聚,父女关系缓和了不少,赵女士愿意定期来看望父亲。到最后签协议时,康复中心负责人却犹豫了,担心老人女儿信用低,又无固定住址,将来会有麻烦。康复中心考虑后还是拒收了老人。

  这时已近黄昏,大家都有些泄气,孟凯锋并没有气馁,又率众赶往另一所养老院商谈。傍晚,该养老院终与赵女士签下了协议。

  原则

  有霹雳手段 也要有菩萨心肠

  年轻面孔上架着一副眼镜,36岁的孟凯锋举止斯文,是院里有名的“儒将”。若非记者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他同时是一位“铁血法官”。

  一个“老赖”态度强硬,被孟凯锋“请”进法院,拘留!一位公司法务告知老板可撕法院封条,被孟凯锋报给警方通缉追捕,老板、员工开撕封条被罚两万。一家人三年拒不腾房,二十多只羊、四十多只鸡、二三十只鸽子、数只猪狗占据现场。老太还抄刀架在脖子上,阻止法警上前。“放下!”孟凯锋上前,果断地一把拨开,刀被夺下,全家人被带回法院,终同意腾房。

  一套法院要拍卖的房子被占,孟凯锋让五名租户当晚前搬离,却遭中介人员阻止和辱骂。顾不上吃晚饭,孟凯锋率队直奔望京,晚9点发现门上贴的法院裁定书被撕后,训诫违令租户,对撕封条中介人员予以指认拘留。

  一家公司拖欠4万元工资,现场负责的小刘却满口“公司是我爸的”。“你爸在吗?”“不在北京。”“那你负责什么?”孟凯锋追问。“只跑业务。”“你爸不在时公司谁管?”“我打电话请示他。”怎么证明眼前之人就是负责人?孟凯锋查阅工商档案,发现小刘被登记为经理。他找到这家装修公司的仨客户,客户都称谈业务、收款和派工的是小刘;又找到该公司的供货商,供货商也指认小刘是装修公司负责人。

  “玩躲猫猫!”孟凯锋立刻叫来小刘。“你是主要负责人,今天必须把钱交了。”“我真不是。”“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你就是,不交,我就要对你拘留!”孟凯锋严词警告。“别开玩笑,我不是公司负责人,你拘不了我!”小刘满眼不屑,却见孟法官当场出示拘票,瞬变一脸震惊。

  “家里好几套房,还有车,非欠工人4万工资,还得让他还款!”拘人不算完事,孟凯锋又去小刘开的另一家公司所在建材市场调查。依据查出的涉案公司问题,申请人进行举报。当孟凯锋再次联系小刘还款时,对方服软了:“孟哥,4万块钱先3万行不行?”最终交付工人工资。

  外表斯文的孟凯锋其实内心很强硬。“撞人逃跑的,打人不给医疗费的,欠抚养费赡养费的,我必打抱不平!谁对抗法律,就制裁谁;对罪大恶极的,决不手软!”

  但也有心软时。孟凯锋曾警告赵女士勿犯遗弃罪,但终未走刑罚之路。他解释光惩治不能解决问题,只有让女儿配合执行,愿意对父亲负责,老人才能安度余生,享受亲情间的快乐。“执行法官须有霹雳手段,但也要有菩萨心肠。”孟凯锋一直铭记这条原则。

  本报记者 林靖 文并摄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