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山战役之光荣之师

2015-07-06 18:59  来源: 新华网贵州频道

【专题】八年抗战民族记忆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独山战役是中国抗战史中最令人骄傲,也最充满传奇色彩的战役,横扫了大半中国的日军正是在名不见经传的独山遭遇了侵华以来的滑铁卢。“北起卢沟桥,南止深河桥”,日寇全面侵华,势如破竹,然而折戟于此,正是独山城北深河桥成为日寇不可逾越的障碍,抗战八年中这是中国人民正面局部战场上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为阻止日军继续前行而被盟军炸毁的深河桥成为“最后一桥”。

  独山战役的特别还在于其一系列巧合,当年奉命死守独山的部队正是“七七事变”时在芦沟桥抵抗日军的国民党29军91师;这支充满着传奇色彩的部队,从卢沟桥打响全面抗日的第一枪,到独山深河桥成功阻截日寇横行中华大地的步伐,七年后的雪耻,历史的巧合铸就了这支光荣之师,也弥补了人们些许的遗憾。

  29军91师究竟是怎样一支队伍?我们从其成立、发展就可看见师出不凡:

  29军前身是冯玉祥将军指挥的西北军,1930年,冯玉祥将军联合阎锡山倒蒋失败后,西北军一点残存的部队只好溃退到山西南部集结。为了挽救西北军,冯玉祥将军多方活动,经张学良将军首肯,将这支部队收编成29军。从此29军作为国军的一只杂牌部队开始在中国的各个战场作战。29军因为不是嫡系出身,几乎所有大战29军无一例外的参加。而在装备上明显的区别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的枪械有三分之一是西北军在反蒋战败时遗留下来的汉阳造还有三分之一是原甘肃调出来的老毛瑟枪,当时为倒蒋发给地方武装部队用的。另外三分之一是29军枪械所自己制造的,在加上一些从孙殿英部买来的土枪陈旧复杂,更是不可言语。

  抗日战争期间,一首《大刀进行曲》传唱大江南北,至今很多人仍耳熟能详。这首歌曲在最早发布的时候,上面写著“献给29军大刀队”。

  当年冯玉祥创建西北军的时候,因为部队扩充快,枪支弹药不足,就为部队士兵配发了大刀。“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完全控制了东北。此后日军一路南下,到达了河北遵化东北处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隘——喜峰口。当时在这里驻扎的中国军队士气低落,不堪再战。 1933年3月9日晚,日军趁势抢占了关口。次日早上,中国军队29军所属37师主力赶到,日军主力也到达了战场。双方围绕喜峰口外的几个高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连日的激战,使29军伤亡很大,37师师长冯治安与38师师长张自忠认为,日军具有武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29军若想取胜,必须以己之长克敌之短,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后方。於是,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29军最常使用的特殊装备——大刀上。

  29军派109旅旅长赵登禹指挥这场奇袭。王长海和董升堂接到命令后,立刻在各自的团里挑出500名擅长刀术和近身肉搏的士兵组成大刀队,只带大刀和手榴弹,其余士兵进行火力掩护。最终大刀队烧毁了日军的辎重粮草,炸毁了缴获的火炮和装甲车,在后续部队的掩护下撤出了战场,喜峰口战斗大获全胜。这次战斗开创了大刀队夜袭日军的先例,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为之高涨!二十九军大刀队因长城抗战从此名扬天下,1937年作曲家麦新在创作抗日歌曲时,首先想到了这场战斗。於是一首鼓舞全国人民士气的经典歌曲诞生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了……”

  卢沟桥事变前,由于二十九军在平津和日军胶着对峙已经有两年,其间冲突事件不断,但都得以政治解决,因此从上到下麻痹大意,对日军频繁调动军队缺乏重视。另一方面,二十九军将士也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认为平津地区日军以区区三万人,断然无法和十万之众的二十九军对抗,这都造成了七七事变抵抗失败的遗憾。

第102师奔赴抗日战场前整训

  1944年9月,中原战役后,29军奉命由陕南调川整补。于10月26日在合川集结。喘息未定,又被紧急调往贵州布防。该军于11月3日奉命出发,徒步600多公里方到达遵义,后转汽车进入黔南。先头部队91师于11月28日抵达独山,即在黑石关、白腊坡、甲捞河一带布防。该师由于未获补充,仅存2475人,而实际投入战斗的不满千人。11月30日21时,该师搜索部队在独山下司与沿黔桂公路北犯之敌先头部队步骑300余人接触,随即展开激烈战斗。在敌后续部队增援下,搜索部队方退回黑石关主阵地。

  12月1日,日寇先头部队混入难民群中侵入我黑石关警戒阵地,未几即展开血战。战斗直至12月2日拂晓,敌虽以数倍之兵力猛攻,仍未能突破黑石关要隘。由于该师参战人员不多,防卫战线窄,被敌军探明后,采取迂回战术,由黑石关两侧突入独山县城,并妄图回头围歼该师。为避免造成更大伤亡,91师只得由黑石关经白腊坡、甲捞河阵地向平塘方向突围。在突围战斗中,担任掩护任务的第二七三团第三营少校营长桑振宇不幸为国捐躯。

  之后,91师主力续在平塘卡浦、摆卡一带布置阵地,其搜索连则在深河北岸阻击敌军。29军之预11师也在马场坪附近构筑了二线阵地。由于深河桥已被炸断,敌军行动受阻,加之担心我方援军到来,进入独山之敌终未能越过深河桥一步。在我爱国军民的打击下,日军主力终于在12月4日夜开始溃离独山城。

  12月7日,91师部队向独山进发,于12月8日拂晓收复独山。紧接着,该师又收复了上司、下司、麻尾。至10日收复广西六寨,进而收复南丹,向河池攻击前进。其余入侵之敌也相继由丹寨、三都、荔波仓皇败出黔境。“黔南事变”终于以中国军民的胜利,日寇的失败而记入了抗战史册。而29军爱国官兵的抗日功绩也由卢沟桥到深河桥永远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44年12月2日,独山自卫队与国军91师参加抗日阻击战,王铁麟师长率领三个团终于在贵州独山深河桥一血当年卢沟桥失守之耻,成功斩断日寇横行中国的铁蹄,一扬29军雄风。

二十九军兼军长孙元良和该军九十一师师长王铁麟为《黔南之战》题词

  抗日雄师二十九军的故事还没有完,刘汝明的六十八军和张自忠的五十九军都参加了徐州会战,战功卓著。后来组建第三十三集团军,下辖曹福林的五十五军,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和冯治安的七十七军,张自忠任司令,冯治安副之,算是二十九军的延续。三十三集团军后来参加随枣会战和枣宜会战,均立下赫赫战功,而张自忠就在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冯治安接任司令。抗战结束以后,三十三集团军整编为三十三军,仍由冯治安任军长。冯治安率部参加淮海战役,在韩庄、台儿庄附近起义。

  有着如此传奇经历的29军,也让独山战役更加焕发光彩。

1947年春,二十九军将领在北平举行军事会议

作者: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