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泉蛤蚌河杀鱼节:数百“勇士”河中杀鱼

2015-07-20 12:00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7月17日,在福泉市蛤蚌河传统文化“杀鱼节”上,老杀鱼手用鱼叉、游客用渔网,河岸边的鱼群则在想方设法的躲避。这场人鱼之战,带动了一场活动的高潮。

等待杀鱼开始。

  过节 游客提前住进村民家

  7月17日蛤蚌河传统文化“杀鱼节”。这个传统节日是龙里、开阳、贵定、福泉一带苗族人民的求雨节,活动一般都是选在清明节前后举行。

  今年节日晚些,但是并未影响到节日气氛。与去年不同,今年有300名勇士参与活动,其中有100名是外地游客。

  王国华家住贵阳白云区,当看到“杀鱼勇士”的征集令后,他的孩子和侄子异常开心,并坚持报名参加。16日,一家四口驱车来到王卡(地名),并被安排到村民家中,变身王卡苗乡人,过着地道“杀鱼节”。

  传统“杀鱼节”在节前,各寨的“鱼头”(通常是寨子里威信高、年纪大的“寨老”担任)发出通知,各寨“杀鱼手”采摘化香叶,并把采摘来的树叶做成药,于半夜撒于上游河中。天亮时,药汁恰好流到举行杀鱼节的河段,把鱼迷晕,而“鱼头”进行祈祷仪式后,“杀鱼节”开始。

杀鱼结束,大家在河岸上吃饭。

  “勇士”王国华和两个孩子,在节日开始前一天住到村民家中,与村民们一道上山摘取化香叶。这个过程不简单,习惯走柏油马路的他们,走山路总是显得吃力,在摘化香叶时,村里的男人一摘就是满满一把,而他手上寥寥无几。两个刚刚读初中的孩子,也显得更为“秀气”,尽管如此,王国华还是鼓励孩子坚持完成任务。

  摘取化香叶仅仅是“杀鱼节”前准备环节之一。王国华的儿子说,他学着绑了几遍,才将鱼叉弄好。但当地的“杀鱼手”,转瞬间就能够让绳子整齐固定住了。王国华的儿子说,原本对当“杀鱼手”信心满满,经过两件事后,发现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技术性很高。

  王国华的妻子在节前与当地的苗族女性一道做糯米饭。传统节日中,男人在杀鱼时,女人们就在家准备丰盛的午餐,有腊肉、香肠、糯米饭团和自家酿的米酒,到了中午,女人和孩子就穿着节日盛装,带着做好的午餐来到自己丈夫和孩子杀鱼的河岸边,拾起干柴在河边搭起锅灶,用清水煮河鱼,坐饮佳酿。

  糯米饭是需要提前一天泡米,所以王国华与孩子们在为出征做准备时,她也在学习泡米做糯米饭。

杀鱼。

  杀鱼 游客变“勇士”乐在其中

  次日上午8时,王卡苗寨已经逐渐热闹起来,乡间小路非常洁净,衣着苗族服饰的女村民们挑着糯米饭赶往会场。会场上,杀鱼勇士穿着黑色长衫苗族服装,手握鱼叉威武的早早等待着。王国华一家穿着红色的勇士装,也在其中等待着集结号令。

  王国华和儿子手握鱼叉,而侄子则握着渔网,他的妻子则给三“勇士”拍照。她说,糯米饭已准备好,就等着丈夫孩子们亲手抓的鱼了。

  不一会,另外一批勇士一根扁担两头挑着两草垛赶来。当地“杀鱼手”告知,草垛就是用化香叶做成的药。待会在杀鱼前先放入水中,迷倒鱼之后才进行杀鱼活动。

  9时许,一群10岁以下年龄的唢呐手,鼓着腮帮子吹起出征号,三道拦门酒的姑娘给“勇士”一个个灌酒壮行。王国华两个十多岁的孩子,也受到气氛感染一饮而下。王国华的妻子笑容满面,为孩子和侄子第一次喝酒拍照留念。

  从寨子走到河边,用了半个多小时,路途尽管有些远,但一路上勇士们挥着鱼叉呐喊着鼓舞士气,山谷里回声响亮。挑着担子的女人们尾随其后。

抓鱼。

  祈祷活动就在岸边如期举行,祭师被一群勇士围住,三个苗族姑娘歌声相伴中,祭师杀鸡,用苗话祈祷。一个村民说,过去这样的祈祷是不能打扰的,因为很神圣,关系来年的雨水与丰收。如今,被各个摄像头、手机、单反簇拥,成为一种文化遗产。

  杀鱼手分别站立在河岸两旁,而穿插其中还有带着渔网的村民和游客。活动方相关负责人介绍,“杀鱼节”属于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正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从去年开始蛤蚌河传统文化“杀鱼节”名气就远洋海外,去年还有外国游客慕名前来。今年,不少游客得知此活动开展,也纷纷前来观看,并带着渔网前来碰碰运气。

  活动开始,“杀鱼勇士”们飞出惯用的鱼叉,却只能叉回一条鱼,游客站在下游用渔网猛捞,或者直接与勇士们夺鱼,最终一网收获三四条鱼。王国华则安排孩子侄子在前,自己在后,妻子则不停地拍照。

市民抢鱼。

  勇士 谈起杀鱼头头是道

  今年,200多名当地“杀鱼手”,有很大部分是老鱼手。兰成明从15岁开始学习杀鱼,学习做鱼叉,今年他仅仅带回两条鱼。他的鱼叉就是亲手编制的,鱼竿和绳子的长度为2.5米,竿子必须用绳子绑紧。而绳子在操作时,一头必须绑在手腕上。

  他说,过去杀鱼时都在岸边。所以鱼叉都会做得很长,而他们要学习如何控制这长长的竿。当时如果看到河中有被药迷昏的鱼儿,叉子从手中出去直接命中目标后,再拉动连接手腕与鱼叉竿子的绳子,鱼就到手了。

  那时,他最好的纪录是一上午带回15斤鱼,约8条。而现在,除了必须在节假日进行杀鱼外,其余时候他喜爱钓鱼。他说,河和鱼与他相伴很长时间了,割舍不下,在不需要杀鱼的日子,用钓鱼打发时间。

  已经60岁的王空,这一次杀到4条鱼。仔细查看鱼发现,他杀的鱼每一刀都是在鱼鳃部位以上,在鱼头或在鳃部。13岁开始学习杀鱼时老人告诉他,如果鱼叉射中鱼身,鱼儿容易逃跑,所以当时为了练习命中部位这一技术,挥叉到手软。

杀鱼中。

  在介绍杀鱼时他格外兴奋。杀鱼还有一个要点,便是必须站在鱼的下游,也即鱼游来的方向。看到鱼游来,先判断水流急缓与鱼速快慢才能飞叉,并且飞叉时不能紧张,这样容易导致方向跑偏。而他最好的纪录是一上午带回近30斤鱼。他说过去河里有很多大鱼,一条体重约10余斤,那时他们最爱的就是去杀大鱼。

  “年轻的一辈都不爱这技术了。”他叹口气说,过去杀鱼是生存手艺,是必须学习更要学好的技术,现在年轻人生活好了不用飞叉也能吃上各种鱼,也不再关注飞叉是否会命中鳃还是身了。

作者: 墨晗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