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首次为流浪人员采集DNA,全国比对寻亲

2016-03-24 08:18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虽然他们不知道家在哪

  我省首次为流浪人员采集DNA,全国比对寻亲

  他们是一群漂泊在异乡的特殊人员,或聋或哑,抑或有智力和语言障碍,不能说出自己姓啥名谁,家在何方。

  尽最大的努力,帮他们寻找到自己的亲人!3月23日,贵阳市云岩公安分局贵乌路派出所联合贵阳市救助管理站、贵阳市社会福利院,为长期滞留在站的流浪乞讨人员集中采集DNA,帮他们全国寻亲人。

  这也是我省第一次为长期滞留在站的流浪乞讨人员集中采集比对DNA。

  他们也想回家

  2015年2月14日,情人节,贵阳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在大营坡附近救助了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小伙子浑身脏兮兮的,正在路旁的垃圾箱中翻找别人丢弃的食物。是一名路过的好心人发现了他,然后通知了救助管理站。

  工作人员用车将这名小伙子接到站内,清洗完毕后发现,他是一名哑巴,却又不会哑语,也不认识字,只是不停地比划着没有人能看懂的动作。想尽了各种办法,工作人员还是无法得知其姓名和家庭住址等基本信息,也无法联系上他的亲人。无奈之下,工作人员只得将其暂时寄养在了社会福利院。

  每当有其他流浪人员找到了亲人,被领回家时,小伙子都异常激动,手舞足蹈。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知道,他也想回家了。

  “长期滞留在救助站的成年人有43名,滞留时间最长的有近5年,最短的也有半年多。绝大部分人存在沟通障碍,无法核实其身份信息,也就无法帮他们寻找家人。”贵阳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罗福勇说。据其介绍,其中一些人可能是走失的,自己想回家,家里人也在寻找他们。

  3月23日上午11点,贵乌路派出所民警和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一道,来到了市社会福利院,为首批17名长期滞留人员采集了DNA。

  DNA比对寻亲

  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为他们采集DNA,并进行全国比对寻亲呢?贵阳市救助管理站一负责人表示,去年8月20日,民政部和公安部联合发文,要求各地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此次集中采集DNA,除了落实相关文件精神外,也是想尽可能地确定这一特殊人群的身份,让他们早日回归家庭。

  “我们主要负责采集血样,然后上报至分局打拐办。分局录入被采集者的个人信息后,将对应的血样提交至贵阳市公安局,进行DNA检测,并录入全国失踪人口信息库,用来跟前来进行失踪报警的人员进行比对。整个时长,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贵乌派出所教导员曾荣宾说。

  据了解,首批接受DNA采集的滞留人员为12男5女,均为成年人。公安机关将及时开展信息录入和比对工作。一旦比对成功,工作人员将第一时间联系上滞留在站人员的亲人们,让他们亲人团聚。本报也将持续关注进展。

  记者手记

  至少他在乎!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大海退潮了,沙滩上躺满了一条条被“搁浅”的小鱼,眼看就要干死了。

  一名小男孩来到沙滩上,将被搁浅的小鱼一条条地捡起来,然后用力扔回到大海里。被搁浅的鱼儿太多,很多小鱼等不到被小孩捡起,便因干涸而死。小男孩却异常执着,继续将仍有存活可能的小鱼一条条地扔回大海里。

  一个成年人看到后,不屑地说:“沙滩上搁浅的鱼那么多,就凭你一个人,能救活几条,又有谁会在乎呢?”

  小男孩又将一条小鱼扔回大海后,坚定地说:“至少活下来的这条就在乎!”

  采访中,有人说,一些身体有缺陷或智力有障碍的流浪乞讨人员,可能已经被家人悄悄“放弃”了。就算帮他们比对找到了亲人,送他们回到亲人身边,亲人也不见得就能真心接纳。最后,他们还得四处流浪。所有的努力,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原点。我承认,真有这种可能。

  但我却固执地认为,首批这17名采集DNA的人员中,肯定也有人想要回家,而家人也正在苦苦寻找他们。只是他们无法表达,而家人又不知他们身在何处,无法联系罢了。如果大家共同努力,能帮助他们重新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就算最后成功团聚的人只有一个,也会让人倍感欣慰。

作者:任勇 赵惠 编辑:汤成伟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