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深山找出路:贵州易地扶贫搬迁搬出幸福生活

2016-08-22 18:44  来源:当代先锋网

【专题】2016年贵州省第三次项目建设暨易地扶贫搬迁现场观摩督查会

【专题】外交部贵州省全球推介活动

【专题】易地扶贫搬迁的贵州样本

  【全国易地扶贫搬迁现场会系列报道之一】

  8月22日至23日,全国易地扶贫搬迁现场会在贵州召开。22日,4个观摩组分赴遵义市、毕节市、安顺市、铜仁市等地进行观摩考察。

  夏末初秋,桂花沁鼻。

  “桂花生在桂花岩,桂花要等贵人来……”

  布依民歌悠悠唱响在贵州大地。贵州,素来淳朴、自然,但也存在不可否认的现实问题:贵州存在较多不适宜人类居住的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山区,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

  如何“跳出深山找出路”?

  贵州省委、省政府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重中之重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举全省之力向贫困发起“总攻”,甩掉了全国挂末的位置,得到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充分肯定,成为全国扶贫攻坚的示范区,为全国扶贫攻坚探索了可信可行、可学可用、可复制可推广的“贵州经验”,创造了全国扶贫开发的“省级样板”,书写了欠发达地区易地扶贫搬迁成就的新篇章。

   遵义:步步“精准”易地扶贫搬迁“落得下”

  “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

  现实的困难,让易地扶贫搬迁成为广受热议的“扶贫模式”。

  有人说,要让村民们搬出来离开“故土”,太难;也有人说,要解决搬出来的村民们的生存问题,太难。

  但是,不适宜生活乃至生存的地方,真的就是当地人所愿?遵义市的易地扶贫搬迁路子,给了新的启示。

  这路子莫不过两个字“精准”。

  “精准”建设好搬迁安置小区。结合城区发展规划,播州区白龙小区安置点选址于交通便捷的地段,配备完善的公共服务,充分考虑搬迁对象的实际情况,小区设计了77.82㎡、84.03㎡、86.23㎡、100.23㎡、113.05㎡、118㎡等户型,确保搬迁对象不因搬迁而负债。

  观摩团代表观摩播州区白龙小区安置点。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胡俊摄

  “精准”落实一个就业岗位。采取“区域工业企业就业一批、购买服务项目就业一批、技能培训就业一批、工地务工就业一批、劳务输出就业一批”方式,调动各类扶贫资源,在城区周边工业、农业企业、建筑工地等共计筛选就业岗位600余个,千方百计解决好搬迁群众后续发展问题。目前,播州区白龙小区安置点已有来自11个乡镇38个村65个村民组的88户376人搬迁入住,并落实了140人就业,实现了户均1人以上就业。

  易地扶贫搬迁户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胡俊摄

  而“探索一条渐进搬迁路子、张贴一张帮扶连心卡片、配挂一幅故园旧房照片、组织一次社会爱心帮扶、开展一系列综合培训”,招招“落实”,步步“精准”。

播州区鸭溪镇安置点。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胡俊 摄

  同样,“精准”还在鸭溪镇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上淋漓体现。当地依托“8个20”和“特惠贷+”系列脱贫政策,对即将搬迁的群众采取“以短养长”的方式解决其脱贫问题。即对有条件发展养殖的群众,通过送养殖,送技术的方式确保每户有一个养殖场,短期内解决其脱贫。针对不具备养殖条件的群众,充分利用镇域内茅台产业园、饮食一条街、公益性岗位等,采取提前安置就业的方式解决其脱贫问题。

  而桐梓县则精准扶贫建档立卡贫困对象15735户49203人,让“安居与乐业并重,搬迁与脱贫同步”,建成集功能配套、管理配套、产业配套、政策配套“四配套”的最大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毕节:多元择业同步小康“等不得”

  高耸的大箐坡,温柔的雨朵河,充满历史感的李世杰园墓……构成毕节市黔西县雨朵镇山水田园、历史悠远的美丽风貌,绘出一卷美丽乡村的画卷。

  画卷虽美,但是贫困并不美;脱贫致富“等不得”,同步小康更是“等不得”。雨朵镇位于黔西县城南部,距县城20公里,辖13个村(社区)137个村民组,其中贫困村6个。

  雨朵镇本着产业多元化,择业个性化的原则,按照“匝道经济+农特产品批发摊位+养殖+种植=同步小康”的思路,确保搬迁户有事做、稳得住、能致富。

  在距安置点2公里的老君关村,雨朵镇建设食用菌大棚38个,采取1户贫困户领办一个大棚、种植5000个菌棒、年收益2万元的“1152模式”。目前,大棚建设完工,当地老君关村被定位为黔西县十个食用菌裂变式发展示范基地的契机,以合作社为实体,以大户为带动,订单生产销售的模式,有望带动21户搬迁户户均增收致富。

  而大力发展劳务输出助跑小康,也是当地的一大创举。雨朵镇与贵阳利美康、毕节鹏程职业技术学校合作,开设培训班2期,对126名搬迁对象进行以养牛、香菇种植为主的技能培训,并签订了就业协议。如,扯泥村搬迁户刘海军到贵阳学习电焊技术后,现成为黔西县城一汽车修理厂修车师傅,让其实现“有效脱贫”。目前,当地涉迁户已就业342人、推荐企业就业86人、已签订意向性就业协议244人。

  观摩组代表询问易地扶贫搬迁户的生产生活情况。当代贵州全媒体见习记者汪枭枭摄

  而黔西县绿化白族彝族乡则激活“老”产业。用好“特惠贷”,支持鼓励有潜力的搬迁户流转土地建基地,种“野菜”、养“土鸡”。同时,利用安置点离贵黔高速大海子出口仅4公里的优势,通过乡村旅游和电商平台,带动发展“后备箱”经济,让搬迁群众人人有事做、户户有项目。

  观摩组代表观摩织金县珠藏镇安置点。当代贵州全媒体见习记者汪枭枭摄

  在距离绿化95公里的织金县珠藏镇,则投资建设100多亩菜园子,引进企业投资修建3000—5000平方米养殖场,为每户搬迁户提供10—15平方米圈舍进行牲畜养殖,使搬迁群众延续农耕生产习惯。满足了搬迁群众几千年的土地“依赖情节”,让搬迁群众吃下“定心丸”,实现从农民到市民的顺利转变。

   安顺:任务到人誓不脱贫“不罢休”

  地处滇桂黔石漠化集中连片特困区;

  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这两顶帽子压得安顺市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透不过气。

  当地有4个贫困乡镇,71个贫困村(其中:一类39个、二类21个、三类11个),占比48.63%;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63万人,贫困发生率18.03%。

  每一个数据,对于关岭自治县来说,都是沉甸甸的担子。

  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统筹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关岭自治县2016年1月成立了以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任指挥长的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建设指挥部。县委、县政府先后召开了15次协调推进会,专题研究部署8个安置点的工程建设、群众安置及就业产业脱贫等工作,协调解决工作推进过程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为全县工作有序推进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保障。

  为进一步明确各乡(镇、街道)、县直有关部门的职能职责以及各项工作的推进时间节点等,当地将任务层层分解、责任层层压实,以时间倒逼进度。

  据了解,关岭自治县制定了《关岭自治县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建设责任追究暂行办法》,13个(现乡镇合并变为12个)乡镇(街道)向县政府签订了《关岭自治县2016年度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责任状》,确保任务有落实,工作有人抓。

  同时,搬迁自然寨(组)、安置点实行县、乡、村三级挂帮机制,县级领导挂帮1—2个村,乡级党政领导挂帮2—3户,驻村干部、村、组干部包保到户到人。各乡镇(街道)明确每个搬迁户挂帮责任人,全程负责,不脱贫、不脱钩。

  易地扶贫搬迁,不但要做下去,还要做得好。对于工程实施情况,关岭自治县将其纳入县政府年度目标绩效考核,对落实不力的乡镇(街道),由县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建设指挥部向县委、县政府报告并提出责任追究建议。对工作滞后的乡镇(街道)实行预警通知、约谈提醒和诫勉谈话;对推进不力、未按期完成工作的乡镇(街道)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并启动问责程序。

  黔西南:宜居村庄让百姓更有“获得感”

  600年历史,如同一把小刀,把纯布依族民族古寨的必克村,镌刻地古朴而自然。而这里,同时也是易地扶贫搬迁的其中一个“战场”。

  黔西南州贞丰县永丰街道必克安置点,作为全省唯一一个中心村安置点,承载9个村共110户500人的搬迁。

  作为历史村寨,最难割舍的是乡愁。

  古人有诗赞必克:“水经石上流,风从花间过,人在诗画里,胜似桃花园。”

  如何让村民们有自愿脱贫,变“要我搬”为“我要搬”?当地组织干部职工、村“五人小组”等共600余人次进村入户座谈走访。为了推送搬迁工作,大大小小会议不断:搬迁涉及村召开村民共商大会32次,乡村发展倍增计划宣讲18次,“民意问政”大会7次,征集搬迁户、村民代表意见250余条。

  动员的同时,还需要村民们发自内心的认可,通过充分利用编唱山歌、展板宣传和明白手册发放等形式,宣传搬迁政策,让当地群众逐步认识到,“搬迁就是脱贫”,也让110户搬迁对象均签定搬迁协议和旧房拆除协议。

  让群众搬出来“住得好”也是当地党委政府的一大责任,当地在施工设计中充分考虑群众需求,根据群众意见分别安置4口、5口、6口、7口之家。

  安置点的设计还凸显了布依族的民族风情,规划建设民族刺绣文化厅、布依洗布池、浪哨亭(布依男女青年对歌、恋爱之地)等配套服务基础设施。

  风光总是无限好。在红枫映染的三岔河畔,韵味十足的双乳峰旁,者相镇也是格外娇美。

  观摩组代表观摩贞丰县必克安置点。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张凯摄

  贞丰县必克安置点在建项目。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张凯摄

  者相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作为贵州省14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示范点之一,位于贵州省首个民族文化旅游扶贫试验核心区。该安置区打造成为民俗体验型、观光旅游型、商贸物流型布依特色小镇,让当地百姓“搬迁”不离“乡愁”。

  当地还依托文化创意产业园,发展手工加工、民族美食、民宿客栈、农耕文化等文化旅游产业,解决就业人数200余人;通过就近施工单位优先聘用搬迁户务工,解决就业300余人;采取在安置点和景区景点优先聘用搬迁户当保安和环卫工人等方式,解决就业80余人;依托周边农业产业园,解决就业100余人。

   铜仁:“飞地”经济激活农村发展“一池水”

  “输血”“活血与“造血”。

  医学上的名词,如今却和“扶贫”脱不开关系。

  在铜仁市江口县凯德街道,当地将“三血”模式相结合,开启“三血”扶贫开发新模式,实现易地扶贫搬迁农户身份的“三金三变”。

  何为“三金三变”?即原有土地拿租金、扶贫资金(精扶贷)入股拿股金、园区或基地务工拿薪金,原有森林、土地等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切实增强贫困户发展内生动力,开启了易地扶贫搬迁新路子。

  值得一提的是,当地通过产业扶贫“造血”脱贫创新,提出了搬迁一户精准扶贫户;帮助发展人均一亩红心猕猴桃产业、帮助每户解决一个劳动力就业;通过政府补助、贫困户自行贷款作为入股或启动资金、用3年时间实现脱贫致富全面小康的目标的模式,被简称为“123”脱贫模式。

  如今,拥有5000亩葡萄、2400亩烤烟、650亩猕猴桃、800亩金秋梨、700亩蜜柚的省级精品水果园区已经初成规模。而依托园区,当地着力打造特色风情乡村旅游,建起乡村客栈和采摘篱园,兴办休闲农庄和农家乐,做活辖区第三产业,努力创造新增就业岗位。

  观摩团代表观摩松桃县县城安置点。当代贵州全媒体见习记者贾智摄

  而处于江口北边的松桃自治县,当地的九江乡九龙湖安置点则将重点放在了“借”上,即借产就业、借景就业、借商就业、借林就业。

  松桃县九江乡九龙湖安置点已封顶的安置房。当代贵州全媒体见习记者贾智摄

  借产就业。依托水晶工业园区、大川纺织厂提供稳定就业岗位,积极培训和引导妇女从事家政服务和刺绣行业,创新就业方式和渠道,实现居家就业。

  借景就业。借助九龙湖景区的优势,让搬迁群众可参与餐饮、住宿、加工等行业增加收入。

  借商就业。县政府搭桥让当地工厂与帮搬迁户的劳动力签订劳动协议,使搬迁户就近就业。

  借林就业。依靠较为丰富的林业资源,通过通过护林岗位,解决解决200多人的就业问题。

  此外,当地还通过成立劳务合作社,确保安置点建设施工队中贫困户劳动力达到50%以上,按月发放劳动报酬,让贫困户拿到了实实在在的扶贫“干货”。

   黔南:接二连三脱贫攻坚“拔穷根”

  2015年12月2日,黔南州惠水县站在了全省易地扶贫搬迁的“第一线”——全省新一轮易地扶贫搬迁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在此举行。

  惠水县属滇黔桂集中连片石漠化贫困地区,通过精准识别,全县仍有贫困户15540户51013人,占总人口的11%。特别是原3个麻山极贫乡镇和摆榜等深石山少数民族聚居区,是决胜贫困的“硬骨头”。其中计划易地搬迁脱贫2990户12958人,加上整寨搬迁的非贫困户,共需搬迁3684户15975人。

  做大一产,做强二产,做活三产,激发农业“接二连三”活力。

  为打好这场攻坚战的第一仗,惠水县采取整合资源,通过引进企业,以“公司+农户”的方式,积极引导搬迁群众以土地入股,对搬迁后流出的土地进行科学规划,通过退耕还林、市场化运作等方式发展种植业、养殖业,提升搬迁群众经济收入。

  当地紧紧围绕装备制造、新型建材、农产品深加工、特色轻工四大产业,狠抓“迁企融合”,将移民安置房建为企业职工公寓,确保企业用工稳定。同时,实行产城融合将园区建成特色城镇,将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高度融入经开区城镇规划建设,提升园区品位,实现产城融合。同时,通过城镇化的发展提供就业岗位1000个以上。

  当地又将农业产业化和旅游扶贫相结合。当地优先在移民迁出地利用退耕还林等项目,集约化利用土地,大力发展山地特色农林产业,推动农业产业化发展。并且,在旅游资源较丰富的地区发展壮大乡村旅游景区、城郊旅游景区。

  惠水仅是黔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一个“缩影”。为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黔南州注重“零盲区”识别,突出特困地区和整体搬迁;注重“零误区”搬迁,突出集中安置和就业转移;注重“零负担”建设,突出成本控制和质量保证;注重“零距离”服务,突出社会保障和人文关怀;注重“零容忍”推进,突出督查考核和奖惩问责。

作者:田旻佳张凯汪枭枭 编辑:武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