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万元投入改造 古老松溪河要变成湿地公园

2016-11-14 08:28  来源:贵州都市报

  观溪桥下的水流快枯竭了。

  松溪河中段活像污水沟。

  流入南明河。

  在贵阳乌当区有不少关于“溪”的路名,松溪路、观溪路、观溪南北路,而这些地名的来源都和一条河相关联:松溪。

  前几年松溪河水质不好,常常和“污染”、“死鱼”绑在一起见诸报端,甚至成了一条隐形的河,知者甚少。然而在几百年前,松溪就作为贵阳重要河流被记载在《贵阳府志》上,更在乌当一带留下不少文化痕迹,它所代表的九十九泉,更是曾经人们珍惜水资源的一个象征。

  南明河重要支流

  贵阳南明河畔,贵御温泉旁,温泉路与水东路交汇处,就是松溪河的入河口。

  站在和水东路已融为一体的桥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松溪河入河口的样貌:水流缓慢水面平静,水质污浊深黑不见底,靠岸处长满水草,肆意生长,站在桥上闻到一股恶臭味。

  走进温泉路,松溪河上也有一座不大的桥,为阻断大型车辆,桥面分成的左右两车道都有隔离墩。从这里往下游看,更能直观看到:松溪河从贵御温泉侧边流过,径直流入南明河,水质极差,像是一条污水沟。

  为探访松溪河具体流经,记者从入河口向着上游走,由于河岸正在施工,只好顺着温泉路一直往梅兰山方向走。一路上可看到松溪河在山谷中流淌,河床时宽时窄,有一座小桥似乎都失去了功用,两岸多处位置在施工,但未施工处仍有植物繁茂处。

  一直到新光路,松溪河的水质都不好,流水相当浑浊。

  影响多条道路命名

  从新光路处,松溪河拐了个弯,没有径直从温泉路方向走,而是拐往顺海方向,河床一直裸露,并未被封盖,但河水质量太差,多处漂浮垃圾,俨然成了排污沟。

  从新天立交桥下,松溪河水质稍有好转,河道明显有些人工加工的模样,仿岩石的材料被堆砌岸边,河水从新添大道地下流淌而来。沿着立交桥一侧往上走,就是松溪河上游段。在这一段,有大量跟松溪河相关联的地名。

  河流一侧路名为“松溪路”,简单直接,就是以河名为地名。松溪路尽头是育新路,育新路与松溪河相交位置为育新桥,在育新桥上可以清楚看到松溪河的两处支流在此交汇,一股来自新天建材城方向,一股则来自乌当中学水锦花都方向。

  在建材城一侧的支流,上游水质也不好,水量很小。到乌当民政局旁,有桥名为“观溪桥”,左右两边路名为“观溪北路”、“观溪南路”,再从这里往新添大道方向走,路口则有路牌叫“观溪路”,附近还有“环溪路”。

  “史书”上的松溪河

  一条毫不起眼的小溪,却影响了乌当区多个地点命名,地位举足轻重。其实,在几百年前松溪河就已经是一条有地位的河。

  道光年间《贵阳府志卷三十一·山水图记第二中》:“松溪出贵山,山在城北十二里红边寨山麓,有九十九泉下注成溪,又有北源出淠西寨,贵阳地也。东南流五里至北衙,又东南一里至红边寨合九十九泉,是为松溪。松溪又二里至马路河,右合顺海水,水出大坡烂坝,东北注于松溪。松溪又东南流三里至新寨坡,又三里至大梁口,注于南明。”

  在这段记载中,松溪河和“红边寨”、“北衙”这些水东文化关键词相关联,证明它在贵阳山水版图上的古老地位。而关于曾经的九十九泉,作为“自然的恩赐”,在中国文化里对水的态度,字里行间里有着深厚的魅力。

  除了史书有记载,在很多新添寨老住户的心中,松溪河也关联着他们遥远的生活记忆。

  家住新光路附近的杨老爷爷告诉记者,原来松溪河一股水来自奶牛场,一股来自北衙村,水质好得很,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都还有人直接吃松溪河的水,“那个水,甜哦,人家老古人说的山泉水咯嘛。”

  污染严重常见报端

  这样一条有历史地位、又和几百年来地方历史文化相缠绕、和一方水土的人生活记忆相渗透的河流,在前些年见于报端时却是一个不怎么好的印象。

  记者查阅关于“松溪河”的新闻,发现从2010年开始就陆续不断有大量新闻曝光松溪河的污染问题,“贵州省贵阳市松溪河受到严重污染,一连几天河里不断漂起大量死鱼,每天能打捞出两三百斤。”文字图片触目惊心;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松溪河中死鱼泛滥的情况不断发生,多家媒体曾做报道。

  另一边,随着城市道路、建筑的翻新建设,“松溪河”确实也渐渐成了一条“隐形”的河。

  记者从下游入河口探访松溪河整个流向,发现多处河段都在主干道之下,很难有人发现河的存在,而多段河床由于水流量小,隐藏在居民楼背后,像是一条排污水沟,河的样貌不甚明显。

  而在精确度极高的高德地图上,松溪河下游明显有“河”的蓝色图标,而从育新桥处,河流缩成一小条细线,一直延伸到兰海高速另一侧,而另一条往北衙方向的支流,则彻底在地图上消失了踪影。

  山体湿地公园正在打造

  从古流到今的九十九泉,孕育乌当的松溪河,难道要“隐形”到底吗?记者在探访过程中看到,松溪河下游都在进行河床河岸的改造,多处有清理淤泥的痕迹,多处位置有明显的宣传牌。

  在温泉路上,可以看到松溪河对岸热火朝天的施工场景。自称当地土生土长的老人告诉记者,松溪河马上就要改造成湿地公园了,他们附近一带的住户们都很高兴,“看到没,那边冒烟的位置,公园要从那边到这边。修好,这边就好玩了。”老人指着新光路方向说。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乌当区投入近3000万元实施松溪河、环溪河河道治理工程,完成河道清淤3.75公里,外运淤泥3.2万方,河道上游奶牛场段修建防洪堤1200米。而松溪河、环溪河,和岸边的梅兰山,将会打造为山体湿地公园。

  在施工现场,宣传板上,有“保留城市记忆”、“保护水资源”等字样,在温泉路边的规划图上,记者还看到未来松溪河湿地公园的一些景点效果图。

  或许,古老的松溪河会以一种全新姿态再现,再次以一种新的方式“活”在周边市民日常生活里。但书中记载的九十九泉,却是“昨日之日不可留”,只能退居到历史中去。(记者 白凤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白凤 编辑:汤成伟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