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毁了我的家庭和人生"

2017-06-26 10:05  来源:陕西日报

  6月23日上午,西安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举办了“6·26”国际禁毒日文艺汇演活动。活动既丰富了学员的戒毒生活,缓解了心理压力,又增进了民警与学员之间的感情交流,是帮教工作的重要形式。本报记者 马黎 摄

  编者按 今年6月26日是第30个国际禁毒日。“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毒品危害人的身心健康,吞噬人的肉体和灵魂,毁灭人们的美好生活。禁毒日前夕本报记者深入陕西省女子强制戒毒所和榆林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采访,揭示毒品的危害,了解戒毒人员的生活,以进一步提高广大群众识毒、防毒、拒毒意识。

  本报记者 马黎

  6月20日,记者走进陕西省女子强制戒毒所,了解戒毒人员的过去、现在以及她们的精神生活。

  “毒品毁了我的家庭”

  “吸食毒品前,我对毒品深恶痛绝,因为是毒品毁了我的家庭。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吸食毒品,一步步走向深渊。”48岁的岳芳经历了从毒品的受害者到吸食毒品者的转变。

  20岁时,岳芳嫁给了大她三岁的丈夫,并生了儿子。儿子很可爱,她觉得生活挺开心。当儿子长到两岁时,她发现丈夫经常不回家。经过了解,得知丈夫是在外面小偷小摸,而偷东西的原因更令她震惊——吸毒。

  “他吸的是海洛因,我发现后一直和他吵闹,想离婚,可是父母坚决反对我们离婚,说在农村离了婚,带个儿子不好再找人。离不了婚,我就去城里打工,眼不见心不烦。就这样,十几年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得知丈夫因为注射毒品过量死了,才回了老家。那时,我儿子已经上高中了。”

  丈夫去世后,岳芳更加觉得失落和自卑,整天睡不着觉。后来,丈夫的一个“毒友”给了她一点海洛因,告诉她尝一口会忘记一切烦恼。

  这是她第一次接触海洛因,吸了一口后,她使劲吐,觉得很不舒服,吸食后不久她就昏昏沉沉睡了两天两夜。醒来后,她觉得精神好了很多。

  从那以后,岳芳就把毒品当安眠药,觉得睡不着时就吸一点,“能好好睡一觉也不错。”

  由于本身经济状况就差,家里种的一点猕猴桃卖的钱几乎全部被岳芳用来买毒品,她日子过得非常紧张,“觉得自己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点生活的乐趣都没有。”

  “现在,到了强制戒毒所,我觉得自己解脱了,轻松了。是毒品毁了我的家庭。”刚开始,岳芳的儿子不理她,埋怨她。后来,儿子每个月都来看她,给她规划从戒毒所出去后的生活。

  “为了孩子,为了家,我一定戒掉毒品,重新开始生活。”岳芳信心十足。

  “偶然碰毒让我青春不再”

  初见马红,这个留着干练短发、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女孩,让记者很难把她和毒品海洛因联系在一起,可实际上,32岁的她已经有13年的“毒龄”了。

  “偶然碰毒让我青春不再。第一次接触海洛因就是注射,昏睡了两天一夜,差点以为自己死了。”马红5岁的时候妈妈生病去世,爸爸再婚后,她和继母相处得非常不愉快,叛逆的她在“朋友”的引诱下,第一次尝试了毒品。

  “我记得那是2004年春节的时候,我在同学家喝酒喝多了,胃和头都很疼,我同学的男朋友就把一种白色的粉末稀释后给我注射。”那是她第一次接触毒品,几次过后,她就感觉到自己上瘾了。

  2006年,马红结婚了,丈夫知道她吸毒,便把她从老家带到了西安。丈夫对马红的爱和关怀让她决定戒毒,并且一戒就是9年。

  2015年,由于孩子要上学,马红再次回到老家,又遇到了以前那些“朋友”。“朋友”约她去家里“玩”,到了后拿出毒品“招待”她。

  “见了毒品,我就跟着了魔一样,根本忍不住。”2016年5月的一天下午,马红的毒瘾又犯了。在她偷偷跑出门找“朋友”买毒品时,她的丈夫打了110报警。

  “我被公安局的人带走时,我丈夫就站在街对面哭着看我,我一点都不怪他,他对我那么好,是我对不起他。”马红说,因为吸毒,她的爸爸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最爱她的奶奶也因为生气、伤心离开了她,她庆幸还有儿子和丈夫的不离不弃……

  “刚进戒毒所时,我的毒瘾频繁地发作,全身都疼,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疼。”初到戒毒所的马红12天几乎粒米未进,整个人完全变形,原来体重超过55公斤的她瘦到了40公斤。

  “我现在体重110多斤,胖了好多呢!”马红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她现在干活很有劲,做事情也比以前积极了,总想着多干点活,早点出去照顾儿子和患上了糖尿病的丈夫。

  “以前钱都用在毒品上了,儿子向我要玩具,我舍不得给他买,怕自己毒瘾犯的时候没钱。”马红说,现在她会把每个月的生活费省下来一点,等出去了第一件事就是给儿子买一个他最喜欢的玩具!

  说话时,马红眼里闪着亮光,那亮光里充满对新生活的憧憬和希望。

  (文中当事人系化名)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