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山玩水、挑花绣朵"…毕节这种植天麻有"妙招"

2020-06-10 09:39  来源:“看见毕节”微信公众号

  眼下,正是天麻有性繁殖制种的关键时期。

  6月2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在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放珠镇长沟村的放珠镇森茂林业专业合作社,工人们有的熟练地进行天麻人工授粉,有的在采摘天麻蒴果。用手轻轻一捏,蒴果随之裂开,抖落出无数天麻种子。

  “种天麻,既要‘游山玩水’,又要‘挑花绣朵’。‘游山玩水’是指天麻的种植环境在野外林下,‘挑花绣朵’说的就是人工授粉,要很细心、有耐心,性子急的人还做不了。”合作社负责人闵琦晖说。

  在毕节,很多种植天麻的人都知道闵琦晖。

  2010年,闵琦晖放弃在外地的高薪收入回到家乡放珠镇,经过多方考察学习,在该镇长沟村流转近两百亩土地开始试种天麻。

  “二十多年前,放珠和杨家湾种的天麻就很出名,一到赶场天,满街都是天麻。参加工作以后,我还拿天麻送过朋友,后来当地天麻越来越少,再想送人的时候已找不到了……这个产业如果就这样没落下去太可惜了,我想把它发展壮大起来。”

  怀着这样的初衷,闵琦晖从零开始。为了学习天麻种植技术,他到全国各地学习,带着帮忙干活的村民在山上一呆就是三四年。在经历无数次失败、绕了不知多少弯路后,才逐渐掌握林下仿野生天麻种植技术——通过天麻抽薹、开花、授粉过程中的人工干预,以有性繁殖方式培养新的麻种,从根本上解决毕节天麻菌种老化、种植技术落后的问题。

  “以前种天麻选一些合适的就可以,现在不一样了,不仅种植方式变了,对选地也很有讲究,全部回归大自然,既不破坏生态,也不影响天麻品质,还保证天麻产量。”

  闵琦晖表示,这种方式产出的天麻与野生天麻的营养价值十分接近,唯一不同的就是开花授粉在室内进行,“因为天麻花的构造比较特殊,昆虫很难进入帮助授粉,只能靠人工。”

  随着掌握的天麻种植技术日益成熟,为带动更多村民增收致富,2013年1月,闵琦晖创办了七星关区放珠镇森茂林业专业合作社。结合放珠镇特有的自然环境和林业优势,合作社采用轮作方式,充分利用林下土地资源种植天麻和发展蜜蜂养殖,拓展林下发展空间。

  在当地政府及林业部门支持下,目前,合作社种植基地已覆盖到周边杨家湾、撒拉溪及朱昌、八寨等乡镇,种植面积5000亩左右,吸纳长期直接就业人数30多人,其中大部分为贫困户。发展范围也不只种植鲜天麻,还加工干天麻、天麻粉、天麻酒、天麻切片等销往全国各地,成为当地集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龙头企业。

  “去年我们卖了上百吨鲜天麻,今年会更多。”闵琦晖说,合作社以种植天麻“发家”,销售上一直是弱项,尤其是线上销售。为补足这一“短板”,在逐步完善销售渠道的同时,去年,合作社与贵州一家知名药业企业签订供货协议,根据消费者需求“下单”,通过这种营销模式“带货”上万斤天麻。

  今年,合作社在长沟村选取7位常年在合作社务工、种植技术成熟的村民,由合作社垫资流转土地,无偿提供天麻种、蜜环菌、萌发菌、菌材及免费技术指导,由他们共同种植、管理,待天麻成熟后,再以高于市场价收购,所有收益均为这7户村民所有。目前,这批天麻已种下。

  为解后顾之忧,合作社照常向这7名村民发工资。闵琦晖承诺,年底每家种天麻的纯收入都在1万元以上,如果达不到1万元,就补足1万元给他们。

  “也就是说,他们只要负责种好,收益是稳的,风险我来承担。”闵琦晖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贫穷问题,最重要的是“授人鱼不如授人渔”。“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参与进来,在这个过程中学到技术、提高信心,为他们开辟一条自力更生的创业致富路,让他们自己也当一回老板。”

  长沟村9组村民朱阔军是这7个人之一,他从一开始就跟着闵琦晖学习天麻种植技术,已于2014年脱贫。平时,他在合作社干活,忙碌时节,家人也到合作社帮忙,“做得多的时候,一年有一万多元收入。”因为天麻种植技术娴熟,朱阔军还到朱昌、野角的基地进行技术指导。

  长沟村6组村民张继洪夫妇在合作社做了多年,是合作社的技术管理骨干,闵琦晖也放心把基地交给他们,很少过问。在合作社按月领工资的同时,夫妻俩也单独种植天麻,目前一家人生活不错。

  在带动乡邻致富的同时,闵琦晖对“天麻佳品出贵州”这句话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

  “贵州是中国天麻的主要产区之一,所产天麻品质较好。毕节的天麻也得到很多专家认可,属道地药材。所谓‘道地’,意思就是在这个区域产出的天麻所含配比元素是最适合的,区域不同,天麻发挥的药效也会不同。虽然都是天麻,但毕节产出的有别于其他地方种植的天麻。”

  闵琦晖说,接下来,合作社将充分利用资源优势、技术优势,大力发展天麻种植,把产业链延伸至精深加工领域,带动更多人通过天麻种植脱贫致富。前路可能会困难重重,但他从没想过放弃,“只要有希望,就永远感觉不到困难,脑海里想的就是如何到达。因为在朝着希望前进的时候,是不会感觉到任何恐慌的。”(文/图/视频毕节日报全媒体记者 宋琴 刘瑾 张媛媛)

作者:宋琴 刘瑾 张媛媛 编辑:武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