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金遭洪水袭击 16万瓶油冲进贯城河 豪车被卷走

2016-06-29 11:23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洪水袭来时

  16万瓶油冲进贯城河

  杨家荣开办的织金县大义商贸有限公司负责整个织金县区域的金龙鱼油和香满园油的货源,而公司的仓库就设在贯城河上游位置。迅猛上涨的洪水将旁边的仓库水泥路坎、几个仓库的卷闸门全部冲烂。

  杨家荣存放在仓库里的所有金龙鱼油和香满园油就这样被卷到了河里。

  根据厂家的供货记录,杨家荣的仓库里存放着73吨油和45吨大米,价值近200万元。

  2200瓶金龙鱼或香满园油为1吨,也就是说,这条贯城河里,总共有16万瓶金龙鱼油和香满园油。

  油被冲走之后,杨家荣曾和工人们一起,跑到河流的下游,准备打捞起来,多少弥补一下损失,但大部分的油都被冲走了。

市民们站在桥上打捞河里的桶装食用油和真空大米。记者杨兴波摄

  6月28日这一天的凌晨3时,和杨家荣一样,把仓库设在贯城河边的另外几个老板只能站在高处,看着自己的货物被洪水卷走:

  张习华有1500包辣椒,每包辣椒有50斤重,全部被冲走了,价值50万元;

  易国荣的仓库堆放了6000件乐虎和1000件和其正等,总价值100万元,其中价值60多万元的货物被冲走;

  杨宗贤的仓库里堆着伊利牛奶和北极熊矿泉水,价值180万元,洪水过后,所剩无几。

织金县遭洪水袭击。特约记者吴东俊

  豪车被洪水卷走

  洪水上涨那一刻,陈熙正准备把自己的途观车挪走。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洪水已经涨到轮胎位置了。他刚开出一段距离,洪水就涨到引擎盖,他只得弃车离开。

  对于陈熙来说,第二天还能看到自己的车,已经是幸运。要知道,陈熙停车的那个位置,已经有2辆车被洪水冲走了。

  但停在织金县城中心商业区步行街停车场的车没就没那么幸运了。

  停车场位于贯城河和街道的中间,可以同时容纳60多辆车停放,6月28日凌晨4时,洪水灌进停车场,停车场的围墙被冲毁。

  停车场的负责人包成勇,今年35岁,一年前把贯城河旁这个位置租下,作停车场和烧烤城。

  根据包成勇事后统计,有6辆车直接被冲到河里,这包括一辆价值近百万元的保时捷卡宴和一辆崭新的凯迪拉克。

  “很多车是临时停的”,包成勇说,没法打电话让车主来挪车。

  手机店一洗而空

  洪水过后的织金县城的街道上,到处可见拖车。

  “今天拖了3辆车”,一位拖车师傅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他还算拖得少的,有的拖车师傅拖了5辆车。“平时一天能拖上一辆车都算幸运的。”

  许多停在街道两旁的汽车,在洪水来临之后,漂向店铺,撞开卷闸门,然后车和洪水一起进入店铺。

  福建商人林克彬经营了16年的手机店,但6月28日凌晨,他和家人眼睁睁看着店里30个柜台、400多部手机被洪水冲走。

  他告诉记者,涨洪水时,他在自家手机店的楼上,看到旁边贯城河的河水不断地上涨。凌晨3时,洪水涨到北门桥桥面。1小时内,水漫过街道,北门桥的护栏被冲毁,水位最高时,涨到了门面顶部。

  就在这个过程中,停在路边的一辆奔驰车漂向手机店,撞开卷闸门,和洪水一起进入手机店。

  然后洪水和奔驰车将手机店靠贯城河的那面墙撞开,“汽车被柱子拦住了,但店里的柜台被洪水冲到了河里。”

  洪水渐渐退去后,织金县城主要商业街道全是泥浆。

  街道两旁的店铺,个体户们正忙着清淤。

城区内,一停车场入口。本报记者杨兴波摄

  他们从远处接来一根水管,一边扫,一边冲洗。门口不时有人路过,他们会大声地喊上一声,“让一让,水来了。”

  开蛋糕店的江西人何卫华的老伴,患有高血压,这次洪水带来的震撼让她感到不适,已经被家人送到了医院治疗。老两口的蛋糕加工坊价值10多万元的机器也全部被洪水泡得无法启动。

作者:刘佑清 编辑:李易淋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