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医生,“飘”在370米高空 为坝陵河大桥“拿诊问脉”

2017-05-20 06:43  来源:贵州都市报
  

  工作人员对大桥内部结构检查情况进行记录。

  工作人员对螺栓进行检查。

  在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安顺营运管理中心,有个部门叫坝陵河桥梁与隧道管理站,6名工作人员被人们称为“桥梁医生”,造价14.8亿的坝陵河大桥就在他们的管护范围。这些“桥梁医生”是如何帮桥梁“拿脉问诊”呢?5月15日,贵州都市报记者跟随管理站工作人员来到坝陵河大桥,揭秘他们在370米高空的工作瞬间。

  上桥前,带支笔也要登记

  “大家注意了,我们做上桥前的安全技术交底。”上午8点,坝陵河桥梁与隧道管理站门口,站长贾德元一声吆喝,佩戴安全帽、着反光背心的工作人员李礼、袁贵兴、王宏明、李军,携带安全绳、望远镜、记号笔、测距仪、相机、卷尺、皮尺、万用表等工具迅速集合。

  “我们这里有6名工作人员,今天王涛留下做内业。”贾德元说。

  管理站组建于2011年8月,所辖管段有沪昆高速(清镇段、镇胜

  段)、都香高速(六镇段),里程共117.1KM,其中含特大桥2座、大桥19座、中小桥109座;长隧道1座、中短隧道4座。“坝陵河大桥管护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上桥前和下桥前,我们携带的工具都要登记清点,就连携带的一支记号笔也要记录在案。”李礼在登记表上认真记录每个人携带的工具。“不能因为细节疏忽,给桥梁安全带来隐患。”

  一次“体检”要5个工作日

  记者从贾德元手里面接过安全帽,跟随他们沿阶梯来到桥下端,搭乘电梯上桥。

  “第一次都这样,等一下就适应了。”透过电梯玻璃,看到房屋越来越小,记者不由紧张起来,贾德元赶忙安慰,转移记者注意力。

  “我们通过日巡视、夜巡视、经常性检查以及大桥监测系统,对大桥存在病害进行及时的维修保养和动态观测。”他说,很多桥梁坍塌事故都是

  桥梁养护不到位引起的,所以每一次上桥巡查都会有不小的压力。

  “我们分为工程组与机电组。”走下电梯,贾德元说,他们主要是对桥梁螺栓、伸缩缝、支座、钢结构是否锈蚀、健康检测系统、供电设施、索力、除湿机、GPS定位、线形、风速、风向、温湿度、交通监控等进行检查。“一个月一次检查,一个检查流程需5个工作日。”

  最担心踩空、踩滑,更怕大风

  “大桥分为塔顶、塔中、塔底、东西锚室、检修通道、桁车、观光通道、塔内、东西平台。”在观光通道上,从事工程技术员工作的袁贵兴如数家珍向记者介绍。

  “我来这里上班时也会恐高,往脚下一看,一阵眩晕。”袁贵兴一边检查桥体上的螺丝一边说,他2016年12月到坝陵河桥隧站上班,为了适应工作,不断强迫自己多试几次,现在他已经克服了心理障碍,巡查时如履平地。

  “在370米高的桥体上工作,最担心踩空、踩滑,更怕遇到大风。”袁贵兴说,2016年5月19日下午5:30左右,坝陵河大桥所在地区发生风灾,贾德元、李军立即上桥查看情况,就被困过。

  “当时可以说险象环生,不然我和李军就真的‘一失足成千古恨’了。”贾德元调侃地说。据他说,每次上桥前和下桥后,都会给家人自拍一张照片传过去报平安。

  0.2毫米的缝隙也不放过

  在桥体上,记者看到5名工作人员拍照、记录和操作检测仪器一丝不苟。

  “我是这个桥上的老兵了。”今年47岁的李军,从事大桥机电管理和日常维护工作。他说,2011年8月坝陵河桥隧站组建的那天就来到桥隧站工作了。“检修通道这头走到那头要走6711步。”

  李军介绍,为桥“看病”是一项繁琐的工作,桥的“病”几乎都和缝隙相关,作为“桥梁医生”,他们必须具备一双火眼金睛,不然就可能忽略桥上细微的缝隙。“长2237米的大桥,一边走一边检查要1个多小时,其中即使是0.2毫米的缝隙,差不多蛋壳那么厚,我们都要准确记录,进行处理。”

  “别往下看,你抓紧了,别紧张,安全绳系好的。”在桁车上,90后的李礼、王宏明提醒记者后,认真抬头查看。不到2米宽的走到上,两人来回走动。

  “我们要系安全绳,就不能移动了,只有万般小心,不然就‘空中飞人’了。”王宏明对他俩没有系安全绳解释。王宏明介绍,桁车对桥梁底部进行巡查,行进速度每分钟10米。“走走停停,我们在桁车一待就是一天。”

  忽然,一阵大风刮过,桁车左右摇晃,记者感到犹如乘坐一回“海盗船”,至今想起仍然胆战心惊。

  “2009年开通至今共排查出特别重大的病害3起,其中锚室渗水严重,现已列为专项工程打排水廊道进行治理。”结束采访时,贾德元告诉记者,这几年他们发现的小病害快速处置的数字无法统计。“大桥十多个亿,我们六个人管护,不光是责任,更是光荣。”

  相关链接

  5个“首次”5个“第一”

  贵州坝陵河大桥位于关岭县关索镇,镇胜高速公路上,主桥为1088米钢桁梁悬索桥,桥梁全长2237米。

  5个“第一”:在高山峡谷区修建如此大跨度桥梁,世界建桥史尚属第一;西岸隧道式锚碇长74.34米,为世界第一大隧道锚;东岸重力式锚碇混凝土浇筑方量达81662立方米,位居国内第一;全桥长2257米,为山岭重丘国内第一长桥;全桥投资14.8亿元人民币,曾经为省内交通建设独立大桥投资之最。

  5个“首次”:世界首次采用3节间架设桥梁;桥面吊机为国内首次采用技术;为提升桥梁颤振稳定性,该抗风措施系国内首次采用;机制山砂200米以上的高塔混凝土为国内首次;移动模架施工为贵州省桥梁建设首次采用。

  第一次“屏住呼吸”的采访记者手记

  自从坝陵河大桥开通以后,我多次乘车经过大桥,一直期盼有一天走上大桥,感受一下“一览众山小”的意境,好好看看那里的山山水水。5月15日,跟随坝陵河桥梁与隧道管理站走上大桥,却没有观风赏景的雅兴。

  在桥上的每一步,我可以说是战战兢兢,桥下的房屋只有指甲盖大小,道路像一条白色的细线在山间盘旋。桥上近3个小时的跟随采访,看到工作人员挥洒自如在通道上行走,我没有羡慕的感觉,有的只是对这些桥梁守护者们的敬佩。

  从事新闻工作近20年,这是我第一次“屏住呼吸”采访,可以想象,这些“桥梁医生”在这370米高空工作的艰辛,也正是有了他们的付出,作为贵州有史以来修建技术含量最高的坝陵河大桥才能屹立在黔中大地。( 图/文记者张光平 贵州都市报)

作者:张光平 编辑:杨娅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