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年瓮城桥该不该拆除? 水务和文物部门各持己见

2015-08-06 13:41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500年瓮城桥该不该拆除?

水务部门:影响泄洪功能该拆 文物部门:文物无罪应该保留

  贵定县盘江镇盘江河上有一座瓮城桥,这座桥有500多年的历史了,但因不能满足泄洪需要,水务部门正考虑拆古桥泄洪。但这一建议却遭到旅游部门的反对,认为泄洪不畅与古桥无关,不该拆除。百年古桥该不该拆?贵州都市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瓮城桥现状

  沿河村民年年闹洪灾

  76岁的刘雨久,从小就住在盘江镇盘江河岸边,紧临瓮城桥。

  据了解,瓮城桥始建于明弘治六年(公元1493年),桥身长50公尺,宽7公尺。该桥修通后,成为明清时期云南、贵州通往两湖、两广的主要驿道,随后也成为茶马古道的贵州段;还曾是中国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中国古代千里苗疆文化通道。

  5月19日18点,贵定遭暴雨袭击,暴雨持续近3个小时,贵定县5镇2个街道受灾,受灾人口64513人。当天,全县遇到的是30年一遇的洪灾,盘江镇雨量达135.2毫米,该镇发生塌方房屋损坏,以及路面塌方等情况。

  刘雨久是受灾村民之一,当天房子一楼淹了1米多高,为了躲避他们都跑到更高处亲戚家,回来后家里一楼除了沙发,所有东西都移了位。他记得,10多岁时也遇到过类似的洪灾,那时家里还住在河岸边。

  10年前,因为镇里做规划,他与其他沿河的村民,从河岸边搬家到离河几公里处。但是让他疑惑的是,离河岸远了,反而更容易受大洪灾。“2007年,2008年,2009年都遭洪灾。”他记得连续3年受灾后,遇两年干旱,随后洪灾几乎每年如约而至。

  村民吴万林说今年更特别,5月19日的洪灾退水后,他与其他村民整理残局,按照常规每年雨季的洪灾已经结束,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但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洪灾再次不请自来。

  6月7日夜间至8日凌晨贵定县普降暴雨,同样是30年一遇的洪灾,全县共5200人被洪水围困。其中包括到盘江旅游的8名贵阳游客。8日解救游客的民警被冲入盘江,沿河6村8寨村民采取村寨无缝救援方式解救民警,村民陈开元因此牺牲。这次洪灾造成房屋倒塌1户4间,损坏2300余户4850余间农作物受灾36480亩,受灾人口7.59万余人。

桥墩被水冲毁。 

  五百年古桥成罪魁祸首

  刘雨久对6月8日洪灾心有余悸,当时他站在瓮城桥上,顾不得被淹的家,与其他群众参与救援。

  “这个桥再次封洞很危险。”他说,6月8日灾情最大的时候,瓮城桥被淹没,当救人民警从上游漂下那会,水位退下但是依旧危险,洪水将桥墩全封住。他们担心洪流带着民警冲撞桥墩桥面,于是在桥上游几米处设置一横跨河面的绳索,以便营救民警。

  几日后洪水退去,刘雨久心里有点紧张,与他相伴相随几十年的瓮城桥坏了。桥墩第一根桥柱的船型分水岭,大部分砖块脱落,桥墩厚度变薄。盘江县政府立即用砖封住入口,禁止机动车在桥上行驶。

  “桥年代太久远,担心出现危险。”贵定县政府一位负责人解释。

  6月8日,贵定县水务局工程师马新明专门去看了桥的情况,在现场他拍下一些照片。他说,这照片能够解释村民的担心,以及盘江为何连连受灾的缘由。

  照片里,洪水几乎拍打在桥上,桥墩完全被淹。马新明说,从技术层面讲,目前该桥的设计已经落后,该桥桥洞尺寸相对较小,泄洪能力只能解决5—10年一遇的洪灾,但近几年的洪灾都是在10年一遇以上,比如去年遇到的是50年一遇洪灾、今年两次为30年一遇洪灾。

  “设计太老,不适合现在的泄洪所需。”马新明分析,洪水量都超过该桥的泄洪能力,导致每次洪灾该桥封洞,甚至完全被淹。

  “泄洪不及时,反而成了坝。”而另两张照片,分别是桥上游桥墩水位照片,以及桥下游水位的对比图。他说,桥墩粗且小,洪流不能畅通过洞,被桥阻拦后导致上游水位升高,下游部位水位低,桥变成河坝阻水。6月8日的洪灾,现场估算,当时上游水位与下游水位相差近3米。如果拆除该桥,河流水位通常,便能够缓解洪灾情况。

  古桥正申报国家文物

  其实,瓮城桥被拆的命运并非从这次洪灾开始,曾在2009年也险些被拆。2007年和2009年的两次大洪水,导致瓮城桥上游和瓮城桥片区村庄、机关、学校、农田以及其它公共设施遭遇洪涝灾害。2009年11月,一份《贵定县独木河旧治至盘江河段河道治理规划报告》提出,“瓮城桥墩粗大,且桥孔过水断面较小,汛期对行洪不利,建议做拆除处理”。

  经省、州、县级文化部门共同努力,瓮城桥才安然地树立在河面上。

  另外,瓮城桥在1949年11月11日凌晨,国民党刘伯龙部89军企图作垂死挣扎,阻止红军继续西进,用六枚炸弹将桥炸塌两孔。上世纪80年代,盘江镇人民政府自筹资金8万元将其修复。1982年8月27日批准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9年10月,云南、贵州、四川、湖南四省联合将茶马古道文化线路打包,向国务院申报第七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该桥作为茶马古道贵州段,列为省文物局茶马古道文化路线的一个重点。据贵定县文物管理所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当时省文物单位听说要拆桥,就派人赶到现场召开会议,要求不能拆除该桥,随后拆桥提议也被搁置。

  “洪灾不是文物的错。”一位贵定县文史专家说,桥即使不申请国家级保护单位也不能拆,她认为以桥墩粗大,且桥孔过水断面较小等原因拆桥有些牵强。

  她说,该桥的价值除了历史背景,还在于它的建筑意义。该桥的桥墩为粗墩,并且成两头尖的分水岭状,这样的粗墩桥全国已经很少。当初这样的粗墩建设就是为了泄洪,不阻挡水流。

  她透露,当时古人在设计时,还在该桥上游设立了分水道,水道起于瓮城桥上游,止于桥下游几百米处,在桥旁呈环形绕状。该道的作用便是引导部分河水从侧面流过,减少洪涝产生。但是后来这条分水道被现代建筑阻挡,目前成了废沟,或者被水填满用于建筑内部景观。这位专家分析,导致盘江沿河村民年年受灾的原因,本身不在古桥,而是与水土流失、土地硬化、错误规划有关。

  据了解,目前瓮城桥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已经审核通过,正在申请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村民不愿拆桥

  尽管年年被淹,但群众对桥却有很深感情,他们不愿意拆除百年古桥。“怎么也是一文物,还是要保护的。”刘雨久说桥坏了,他很难过,希望能够尽快将桥恢复。当记者提到拆桥能够缓解洪灾时,他说桥不能拆。

  村民杨廷杰,家里墙面一米多高地方还有洪灾留下的印记,他抱怨家里的冰箱被浸泡坏了。但是面对拆桥他摆摆手,他说不是桥的问题,是学校和政府修在原来的泄洪区,导致河水无处可走,才导致他们连连受灾,如果可以选择,他希望镇政府能够搬家,恢复泄洪区。据了解,盘江镇镇政府大楼右边是瓮城桥,左边便是荒废的分水道。一位原住村民说,这个分水道以前有5米多深。分水道上游部分则被盘江中学圈入校园内,道上建了小桥,填满水成了建设景观。

作者: 墨晗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