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守儿时承诺 贵阳花溪燕楼一村民守护古堡37年

2017-03-28 09:34  来源:贵阳晚报

当初有一个念想,守护好这座古堡

魏良介绍他与古堡的故事

魏良在这座山上经营古堡37年,山上山下恍如两个世界

穿过古营门,就到他的家了

他说,守护好古堡是他一生的宿命

古堡内桃花开满园

山腰古堡垮塌,魏良正在修缮

  3月23日,久违的阳光洒在花溪燕楼村海拔1200米的公牛屯山顶。57岁的魏良斜依在石板房前,喘着粗气。

  宽近两米的登山石阶,魏良修了十多年。近期因严重的哮喘,魏良上石阶都是走走停停,步履越发艰难。山顶的这片石头,魏良已守护了37年,源于儿时的一句承诺,也关于他一个单纯而执着的念想——守护好古堡,是他一生的宿命。

  魏良兄妹七个,他排行老二。儿时,常和玩伴去公牛屯放牛,孩子们常以玩山顶滚石为乐,比比谁往山下滚的石头远。直到有一天,魏良看见了山腰貌似城墙的规整石条上刻有辨不清的文字,好奇心让他脱口而出:“你们都不要再滚石头了,这里肯定有个宝藏,我长大了,要把它看管起来”,那一年魏良不满十岁。

  1980年,村民都在为松山和田土分抢时,魏良主动要下了公牛屯,儿时的见闻和说过的承诺给了他选择的理由。20岁的魏良就这样上山了。

  砍开一条比他还高的荆棘刺笼,山顶上大大小小120多间破败石房令他兴奋。魏良利用山顶石条和片石,为自己建起30多平的两间石板房,由此开始古堡计划。

  割草砍刺、填路复墙,公牛屯山上的一座石城在魏良的双手中日见雏形。除了山下的农活,魏良几乎不下山,这个在整村人口中的“憨脑壳”,1981年迎来爱情的第一个春天。

  村中一姑娘来到山顶,看中魏良的吃苦能干,与魏良在两间石屋内成亲了。婚后七年,已有一儿一女的媳妇突然问魏良:“你一天到晚弄这堆破石头,我们好久才能有钱用?”对于金钱,魏良无力回答。妻子不辞而别,再无音讯,魏良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继续着他的石头王国。

  魏良的第二任妻子比他小12岁,慕名魏良,以帮其照看两个孩子为名上山。魏良不敢答应,痴情的女孩以死逼迫自己的父母,非魏良不嫁。1996年,魏良迎娶了第二任妻子,婚后,又生有两女,为贴补家用,魏良在附近的小煤窑做矿工,空闲时帮人搞建筑,同时在山顶圈养了100多只山羊、还有猪和鸡。

  日子的平淡在2005年被打破。6月的一天,妻子突发疾病,救治时出现医疗事故,再没有醒来。

  “30多年来,我离开公牛屯的时间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只读过五年书的魏良一直坚信并对外人道称,自己坚守的古堡就是“夜郎王”的住地。

  关于花溪“夜郎王”、“燕楼国”的传说,魏良从小没少听老人摆谈,专家学者至今众说纷纭。而登山入口处的文保立碑,或是关于古堡最有力的说明:燕楼营盘位于花溪区燕楼乡,清同治三年,由燕楼附近农民历时三年建成,2003年被公布为贵阳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魏良说,在1999年之前,公牛屯古堡几乎不被外人所知,也只有近年偶有人造访。2002年,魏良买来四颗电杆,把电接到山上,结束了22年的煤油灯生活;2004年又引水上山,后来山下四处修路搞建设,水断了。胶壶背水,10公斤重,对于哮喘严重的魏良已力不从心。

  除了年龄,魏良的心病正加快着他的衰老。去年九月,魏良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女儿患肾衰竭,躺在打工地昆明一家医院里;同月另一个小女儿远赴浙江打工;34岁的大儿子尚未成家。“人家的父母都在挣钱顾家,你一辈子就盘弄着山上的一堆破石头,有哪样出息”,魏良说,“守护古堡是我的念想,一辈子的事业,孩子们长大了,厌倦这样的生活,我也理解他们”。

  最近,魏良在石板床上躺了五天,还是捱不过去,卖了16只鸡,揣着钱,从安顺一老中医那弄来中草药。“我还不能死,古堡还要有人管”,望着眼前的古堡和开满桃花的果园,魏良的双眼透着倔强的坚毅。

  一个人、一座城、一辈子,因为说过的一句话。 (记者 张志红 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张志红 编辑:李易淋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