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外来物种,不能仅靠吃货的嘴巴

2018-02-11 05:37  来源:钱江晚报

  这几天,一种叫大理石纹螯虾的动物引起了全球不少地方的恐慌。据说这种虾是“孤雌生殖”,通俗地说就是能自体繁殖,繁殖能力惊人,养上一年,一只大理石纹螯虾基本上就会变成几百只。一只虾在没有同类的条件下,可以自我繁殖出一个军团来。而且个头大长得又快,短短几年就扩散到了欧亚非三大洲的野外。那些暂时还未发现大理石螯虾的地方,距离野外泛滥也很有可能只有一次放生之遥。这样一种虾会不会带来生态灾难,正引起越来越多国家的警惕。

  但中国看客似乎心情轻松,不以为然。这个家伙看起来跟小龙虾有几分神似,在中国吃货的眼里,这样的东西有多少吃多少。被拿来举例的是火了很久的小龙虾。小龙虾也是外来物种,曾经也因泛滥造成灾害,但在中国吃货的努力下,现在成了养殖场里的珍品。是不是也有人筹划着怎么尽快把这品种引入国内呢?

  这种心态非常有害,且不说,把平衡自然的力量放在嘴巴上是件多么不靠谱的事,看着像就一定会受欢迎吗?中国吃货战斗力强,但同时也是最挑剔的食客。福寿螺在引用之初,也说个大味美,还有罗菲鱼、美国牛蛙,都说是优质蛋白质,可是结果怎么样了?福寿螺因为传播疾病,已经基本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而美国牛蛙因为肉质太粗,也不怎么受欢迎。

  如今,福寿螺上位不成,反成了祸害。河道边的树干底、石头上,经常糊着它们粉红色的卵,密密麻麻,一片一片,很是骇人。就连一些小区里相对封闭的池塘也出现了它们的身影,繁殖能力让人恐惧。而且它适应能力强,长江以南的地区都能自然过冬,破坏粮食作物、蔬菜和水生农作物的生长,已成为一大害虫。而这一天距离福寿螺被引入中国大陆,不过才30多年的时间。

  这样的反面教材太多,小龙虾只是一个额外的特例。在美国,亚洲鲤鱼成了公害,在欧洲,我们视为美味的大闸蟹也成了公害。因为饮食习惯的不同,要接受一个外来物种,把它成功地变成美食文化的一部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外国人是这样,对中国人也是这样。哪怕侥幸成功了,也需要非常漫长的从接受到认可的过程。可是外来物种入侵是不会给你这样的时间的。一旦失败,几乎很难挽回,福寿螺的教训非常深刻,不容得犯第二次。

  暂且不说大理石纹螯虾自体繁殖的事可信度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外来物种,不能抱以一“吃”了之的盲目心态来对待。一旦没法以吃控制住,后果不堪设想。每个地方原生物种的形成,都经过几百万上千万甚至数亿年的演化,在演化过程中,形成了比较平衡的生态链,一种物种受制于另一个物种,一般不会有一个物种独占优势的情况,可外来物种不同,生态平衡可能瞬间就被打破了,这对原生物种是一场灾难。

  大理石纹螯虾的现实威胁就在眼前,轻言吃货战斗力是不负责任的,以为好奇当个宠物养养没什么大不了,最终可能酿成生态灾难。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