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穿一件衣到一天一身新 老年时装队展现时代变迁

2018-07-09 09:04  来源:遵义晚报

【专题】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

【专题】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节目中有一个集体亮相环节,他们反复练习,确保达到最佳效果。中间穿白衬衣的是齐叔庄,左边穿红裙的是陈凤。 (俞晖/摄)

  队员正对着镜子排练(俞晖/摄)

  1981年,陈凤在贵阳拍下了这张照片,身穿的衣服、裤子都是自己买布做的(图片由陈凤提供)

  1993年,穿着花连衣裙、背着皮包的陈凤在北京颐和园游玩(图片由陈凤提供)

  “女生上前、转圈,摆出三角形,男生进场开始摆造型……”7月4日下午2点半,遵义市老年大学的一间教室里,一群穿着洋气、形象气质俱佳的老人正在排练,他们是该校长征艺术团时装队的成员。

  这段时间,他们正在排练节目《四在农家》,希望通过时装表演致敬改革开放、畅想同步小康。

  穿哥哥的旧衣长大

  一进教室,遵义晚报记者就被时装队吸引了,女士们脸上化着淡妆,头发精心打理过,身穿雪纺的连体衣、绣花的丝绸连衣裙或牛仔裤配紧身T恤等,身高都在1米65以上,脚上穿着鞋跟不低于6厘米的高跟鞋,举手投足间韵味十足;男士们身高都在1米75以上,着装相对简单,但都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他们的个人气质。75岁的齐叔庄是时装队里年纪最大的,在排练间隙,他接受了记者采访。

  “我的老家在辽宁,5岁时就随父母来到遵义定居,四姊妹里我是最小的。”齐叔庄回忆说,来到遵义后,他们一家居住在中华路原电影院背后的茅草屋里,那时的遵义到处都是茅草屋,人们穿的都是灰色土布做的工农装,款式都差不多,几乎都打着补丁。他们家和所有家庭都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想方设法吃饱,一个月吃上一次肉是极不容易的事,穿衣更是物尽其用。家中孩子多,家长们都采用同样的办法,在裁缝铺做新衣服时放大一些,让孩子可以穿两三年,而且老大穿了给老二,老二穿了给老三……一件衣服缝缝补补,直到实在不能穿为止。

  如今他依然记得,小时候一直是穿哥哥的衣服,直到1962年,他才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新衣。

  衣着随着时代变化

  60岁的陈凤是长征艺术团副团长,也是时装队的队员。1977年,19岁的她参加工作,在工厂里上班。“包里没钱,谁敢买东西。再说市场上没有,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在她记忆里,每月工资只有20多元钱,吃饭用去10多元,剩下的买点生活用品就差不多了。那时候,一个人一年有两三套换洗衣服就已经很不错了。成衣很少,价格贵,而且款式、颜色也单调,再说包里没有余钱,她最常穿、最中意的就是厂里的工装。

  1983年,陈凤的工资涨到了每月50元左右。她大胆了一回,买了当时最高档的布料——全毛华达呢,做了一套西装,花了100多元,这是她两个月的工资。为了保护好这套毛呢西装,平日都挂在衣柜里,特殊的日子才穿出去。之后,工资逐年上涨,她有了更多选择和品牌意识,厂里有同事是上海的,每次同事回家,都要为她和同事们代购羊毛衫、皮鞋,一买就是一堆。

  “上世纪90年代,衣物的质量、颜色、款式越来越多。”她说,进入本世纪,钱袋子鼓了,买一件喜欢的衣服已经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现在,一天换一身都穿不过来,她还准备了不同风格的耳环、项链等。自从网购兴盛起来后,她还经常在网上买衣服。

  幸福感愈加强烈

  老年大学长征艺术团有三支队伍,分别是合唱队、舞蹈队、时装队。对于时装队来说,《四在农家》这个节目意义非凡,表演的主题是致敬改革开放,畅想同步小康。“我们时装队有39人,年龄从50多岁到75岁。”队员们高兴地告诉记者,《四在农家》这个节目曾在全国老年时装比赛上获得银奖,这次他们重新进行了编排。节目中,参演人员分成三组出场,第一组女士穿茄子、玉米、菠菜等蔬菜形象的服装,第二组女士和第三组男士穿民族服装,提着装有蔬菜的篮子或拿着竹编器物,表现乡村收获的场景和收获的喜悦,让大家感受到如今的新农村和时代变化。

  两年前,齐叔庄报名参加了合唱队,因为身高有1米78 ,他又加入时装队随队外出参赛,甚至出国交流。不久后,时装队将赴韩国交流学习。“我很庆幸自己是一名中国人,国家安定、和谐,每天的生活很充实,幸福感愈来愈强烈。”他感叹道,生活质量提高,穿着是展示的窗口,他和很多人一样,也通过旅游、学习等来丰富自我、开阔眼界。现在,他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对未来有着无限向往。(记者 俞晖 来源:遵义晚报)

作者:俞晖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