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运管查处黑车 乘客讲“义气”取证添“麻烦”

2014-09-16 10:20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本报记者目击运管查处黑车——

  乘客讲“义气”取证添“麻烦”

 
现场查处一辆黑车
 
运管人员巡逻时发现一辆疑似黑车。
 
运管工作人员在向乘客取证。
 

查黑车时,运管还检查正规出租车。

 

  昨日,贵州都市报《聚焦市民出行》栏目报道黑车情况,“当着执法人员的面,他们也敢公然揽客”,黑车在高峰期故意抬高价格,拉客人团团围住乘客,甚至还出现“码头帮”。面对猖獗的黑车,运管部门又是如何整治?近日,本报记者跟随贵阳市运管局稽查大队一起,体验了一次整治黑车的全部过程。“整治黑车,就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贵阳市运管局稽查四大队副大队长伍小彦总结说,如果是明查,会遭遇许多乘客不配合;如果暗访,黑客运车辆又擅长“躲猫猫”,很难抓个正着。

  明查乘客不配合

  9月11日下午3点,金阳客车站,贵阳市运管局稽查四大队正在这里联合交警和公安整治黑车乱象。

  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被拦下,执法人员对车内司机和乘客进行隔离询问。乘客是一位20多岁的年轻小伙,他称司机是他的朋友,两人租的房子靠得很近。但他却说不上来司机的名字以及租房地点。

  面对执法人员多次询问自己却答不上来,这位年轻小伙有些急了,他说自己要赶汽车,着急要走。就在此时,另一边司机承认自己是非法营运,将这位小伙从白云区拉到车站,收费10元。

  见此情况,年轻小伙也承认,自己乘坐的是黑车,“我觉得,既然坐了他的车,就要帮他说话,不然就是不讲义气。”“在打击黑车方面,大部分的乘客都不会配合,这也是一个难点。”稽查四大队副大队长伍小彦告诉本报记者,去年他们在金阳客车站附近累计查获2790辆非法营运车,在执法过程中,有一半以上乘客出于同情或是怕惹麻烦而选择包庇司机,不配合调查。

  整个下午,联合执法部门共查获黑车7台,其中仅有2组客人愿意主动配合进行笔录。伍小彦称,接下来将长期对黑车进行整治,希望市民能够积极配合,这样可以省去很多多余的工作。

  最终,执法人员暂扣了这辆黑车,并将10元车费还给乘客。

  “一般来说,上午的收获比较大,因为来车站的乘客比较多。”多年的整治黑车经历,伍小彦有自己的经验,必须是“抓现行”,司机和乘客都在车里,并且谈好了价钱。此时,在乘客下车之时,是最好取证的。一个问题是,执法记录仪虽然携带方便,但充好电之后,只能用半个小时。这给执法带来一定难度,所以为了取证,用的是家庭式DV。“我们的人员和装备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暗访黑客运“躲猫猫”

  一般来说,黑车分为市内黑车和长途黑车。

  市内黑车的整治程序相对简单,大多是设置检查站的方式。而长途黑车的整治,则相对比较复杂。

  “首先执法队员做前期巡查,”伍小彦说,金阳客车站的对面,是一个叫景怡苑的小区,依托于车站,这里发展了上百个小旅馆。同时,也成为长途黑车上客点。本报记者和伍小彦一起,开车到该小区进行前期巡查。

  小区的停车场有许多面包车和金杯车,很多都是外地牌照。“这些车大部分都是进行长途黑客运的车辆,”伍小彦有些无奈地说,他们停在这里我们是没办法查,只有等乘客上了车,我们才能查。

  因此,这就需要执法人员进行蹲守。一旦发现有乘客上车,并且准备驶出小区的时候,执法人员便通知早已守候在门外的队员对车辆进行检查。

  拉客人把乘客聚集到小旅馆,待人数齐了之后,再统一上车。对于运管的执法人员来说,打击长途黑客运最好的时机是乘客上车之后。通常的做法是将车拦下,然后核实情况。

  “但黑车们也有自己的对策。”伍小彦介绍说,比如他们会事先准备一辆假黑车停在小区,先把乘客带到这辆车,然后观察周围,一旦发现不对劲,马上换车。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的执法队员蹲守了这么久,很有可能扑空。

  就在本报记者坐在伍小彦的车上巡查时,明显看到有人朝记者指指点点,并和一名坐在面包车驾驶位置的人交流。

  “我已经暴露了,”伍小彦警惕地说,没办法,他只能撤出去。换另外的队友前来巡查。最终,近3个小时的蹲守,只查到一辆长途黑客运。

  黑客运到处有眼线

  分布在客车站周围的拉客人,被称为“鸭子”。

  他们几乎认识所有通往全省各地的黑车,他们靠帮人拉客争取中间费。也可以说,他们是黑客运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在伍小彦看来,金阳客车站周围,到处都布有黑客运人员的眼线,喊客的“鸭子”、小区里面搓麻将的人、小区门卫都可以为他们提供消息。我们的执法车,我们每一个执法人员他们全部认识。

  但治理这些喊客“鸭子”却相当麻烦,有的时候,他们就在眼皮子底下喊,却拿他没有办法,有的时候去制止,他们会说,“我就在这里喊几声也犯法吗?”

  有的时候,执法人员还会特意利用这些人。“比如我们在开车巡查结束准备出小区时,特意告诉小区保安是运管。”伍小彦说,此时,他们会通知从事黑客运的人员,运管走了。就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另一队人员再进去再次巡查,往往会有很大的收获。

  “可以说,我们在执法过程中也是在和他们斗智斗勇。”伍小彦总结。

  但是,也有无奈的时候。比如他们如果早已发现我们,而我们还在蹲守,这就白费功夫了。另外,喊客“鸭子”把很多乘客都集中在小旅馆,尽管我们知道,也没办法查,因为证据不足。

  “黑客运带来的危害非常大,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伍小彦提醒说,更重要的是,黑客运还时常有甩客的情况发生。

  一个月的时间,伍小彦至少会在半夜接到2个电话,让他去处理乘客被甩事件。“快的话,半个小时就能联系到车把乘客送到目的地,慢的话可能整个晚上都没办法睡觉。”伍小彦说,他希望乘客出行时,谨慎选择交通工具,别坐黑车。

 
作者: 编辑: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