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在行动】 “空壳村”→“黔中华西村” 22年,他把村民眼中“不可能做成的事”统统变成了现实

2018-07-12 14:57  来源: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程曦)汽车沿着水泥路慢慢驶进大坝村,道路两旁绿树成荫,一栋栋别墅错落有致地镶嵌在一望无际的山水之中,气派而优雅。然而,就在多年前,大坝村还是个村寨道路坑坑洼洼、泥泞四溅、污水横流的“省级二类贫困村”。

  说起如今的“美丽蜕变”,大坝村村民纷纷向村支书陈大兴竖起了大拇指。22年时间,陈大兴把村民眼中一件件“不可能做成的事”统统变成了现实,带领全村脱贫致富,实现了大坝从远近闻名的“空壳村”到省级小康示范村“黔中华西”的华丽转变。

汽车沿着水泥路慢慢驶进大坝村,道路两旁绿树成荫,一栋栋别墅错落有致地镶嵌在一望无际的山水之中

  老支书临终托“村”他成了大坝村的“当家人”

  大坝村位于安顺市西秀区东南近30公里处,四面环山。“大坝大坝,烂房烂瓦烂坝坝,小伙难娶,姑娘外嫁。”短短的民谣却道出大坝村当年的贫困程度。

  1996年,大坝村老支书陈万德患上直肠癌,重病之际,他认定村里的年轻人中陈大兴最不自私、讲公道、能吃苦、有骨气、有头脑,还有组织能力。于是,陈万德郑重地向组织推荐28岁的陈大兴为接班人,并托人把陈大兴叫到医院,把大坝这个穷村托付给了他,并嘱咐他一定要带领村民致富。

  接过村支书的担子,为了改变村里贫穷落后的面貌,此后的22年,陈大兴使出浑身解数,带领着全村开始了同贫穷搏斗的日子。

陈大兴讲述当年苦苦摸索,带领着全村找发展路子的过程

  上任之初,遇到政府发展烤烟订单农业,村“两委”积极发动村民种植烤烟,没料到1997年全国烤烟断崖式大跌价,大家积极性遭到重创。陈大兴意识到,靠传统种植不可能致富,必须闯出一条适合的发展路子。

  于是,陈大兴私人贷款带领村民承包邻村许官村的180亩荒山种植中药材黄柏,套种薏仁米和花生。但由于山上缺水,黄柏长得不好,套种的花生秋收又正逢雨季,花生大量霉烂。

  1999年,看到市场上竹荪值钱。陈大兴又从织金引种竹荪5000瓶,当年收入10多万元。次年,他带领6户村民把竹荪规模扩大10倍种了5.5万瓶,但竹荪价格从上年的每公斤400元跌至90元,头一年挣的钱又全部贴了进去。

  “亏到哪种境地?快过年了,债主上门,吓得老婆都哭了。”陈大兴说。

  为了大坝村人共同致富,陈大兴这个“当家人”一次又一次地苦苦摸索,多年的操劳让40岁不到的他,满头白发。

大坝村金刺梨基地

  慧眼识得黄金果他带领村民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天道酬勤。转机出现在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大兴了解到了“金刺梨”。金刺梨果头虽不大,但肉质厚,口感酸甜适度。陈大兴主动找到安顺市西秀区林业局,表达了想要引种“金刺梨”的意愿。于是,西秀区林业局无偿把剩下的苗木都送给他。

  就在这一年,陈大兴用23亩最好的田地种植上了金刺梨。“别人栽花你栽刺。”听说陈大兴要种金刺梨,村民都说他是疯子。

  经过3年精心管护,陈大兴的刺梨开始进入盛产期,果实结得又大又密,肉质厚实,酸甜适度,口感极好亩产达2000多斤。商贩们得知后,上门收购,每斤20多元。23亩金刺梨可以卖100多万元。

  “我的刺梨不卖!”负债累累的陈大兴说,他要留着刺梨开“品尝会”,打“活广告”,说服乡亲们发展刺梨产业。

  能卖100多万元的刺梨白白送人吃,“陈百万”不当,要当“陈白劳”,“陈疯子”的名号更响了。

  “找到一个好项目,带领村民共致富”,这是陈大兴多年的夙愿。他鼓励村民一起种金刺梨,村民没钱买幼苗,他就免费送。

  2012年,陈大兴在大坝村成立了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当地政府的产业政策扶持下,大坝村的2300多亩旱地和荒山全部种上刺梨。金刺梨交由合作社经营,聘用村民到合作社工作,每月有2400元的保底工资。每年村民还将从合作社拿到分红。

陈大兴在蚂蚱基地给记者介绍现在大坝村的发展情况

  短短几年时间,通过支部引领、基地示范、合作社带动,全村种植了2300亩金刺梨、1200亩晚熟脆红李以及300多亩雷竹、50亩菊花,养殖了林下鸡、蚂蚱。大坝村也成为安顺种植最早、规模最大的金刺梨种植基地,找到了稳定增收之路。

  金刺梨种植规模扩大后,产量直线上升,为了防止滞销。陈大兴深知,要想让果农真正得实惠,光靠发展种植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还得做好鲜果深加工、延长产业链,陈大兴想到了酿酒,并一次又一次到贵州科学院请专家做发酵酒研究,并成立了“贵州大兴延年果酒有限责任公司”,成为贵州最大的果酒生产企业。

  依托金刺梨产业,陈大兴带领村民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2017年,大坝村的人均收入达到了12000元。

  如今的大坝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别墅村”

  别人笑他“痴人说梦”他却把大坝建成了远近闻名的“别墅村”

  2012年7月,贵州省委组织部组织优秀基层干部到华西村学习,陈大兴看到家家户户住别墅,心想:“别墅新村建起后,依托刺梨园以及大坝优美的自然环境、宜人的气候,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收入肯定不比卖刺梨少。”于是,他暗下决心:“大坝村也要像华西村一样家家住上别墅。”

  想法一出,质疑四起。有人嘲笑陈大兴“痴人说梦”,均价30多万一栋的新居别墅,当时对人均收入7000多元的村民来说是天文数字。“家家户户住别墅,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在村民眼里,陈大兴又“疯”了。

  在陈大兴的游说下,张美红、卢正学、陈大龙等28户决心跟着他“吃螃蟹”。“他喊我们带头平土地、建房子,我们就干,因为他没有私心,一颗心都是为了村里发展!”村民王江平说。陈大兴雷厉风行,私人垫资请黄果树设计院做好了规划设计,与建筑商签订了建设合同。

如今,大坝村已经建起了131栋别墅

  28栋黄白相间的小别墅很快建了起来,3层楼,8间卧室,底层有车库,不少村民搬进别墅过新年。眼看着村里大变样,更多的村民加入了建别墅、住新房的队伍。村民没有钱,陈大兴连借条都不打,免息借给村民。

  如今,大坝村已经建起了131栋别墅,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别墅村”。

  “自从大坝村搞起了乡村旅游,2017年就有两万多游客到了这里。”西秀区双堡镇党委书记全优告诉记者,目前大坝村有15户人家搞起了农家乐,2017年每户的收入都达到了10万元。

2018年4月,贫困户许中义搬进了300多平的大别墅,一家人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贫困村到小康村他把大坝脱贫致富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村民许中义曾是大坝村的资深贫困户,一家人住在破旧的砖瓦房,靠种植玉米、水稻为生。由于家里实在困难,第一任老婆熬不住提出了离婚。一直到40多岁,许中义一直单身。2012年,在陈大兴的鼓励下,许中义到合作社上班,负责管理经果林,一年有3万元的工资,加上合作社的分红,许中义的生活逐渐有了起色。在乡亲的介绍下,许中义再次结婚了,并有了3个孩子。

  2018年4月,许中义一家也搬进了300多平的大别墅。修建别墅加上装修一共花了40多万,考虑到许中义家庭条件,合作社出了大头,只让许中义个人出资3万元。

  只花了3万元就住上了大别墅,许中义一家兴奋地不得了。“过去想都不敢想啊,自从搬了家,孩子们每天都特别开心。”

  在陈大兴开始种植金刺梨的2008年,大坝村村民的人均收入仅为1980元,村集体经济更是为零。不到十年的时间,2017年,大坝村的人均收入达到了12000元,村集体经济有了300多万。

  现在的大坝村,家家有彩电、户户通宽带,应有尽有。“如今,周围村庄对我们是另眼相看,过去流传的那句话可以改为‘有女要嫁大坝村’。”面对记者的来访,不少村民们自信地挺起胸膛。

  漫步于充满浓郁生态气息的大坝村,漂亮的“别墅新村”依山傍水,村内基础设施完善,道路纵横交错,房前种满蔬菜,田园风光,和谐之美,尽收眼底。大坝村,已成为闻名遐迩的田园新村,成为双堡镇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2016年,大坝村党支部被中共中央表彰为“全国优秀基层党组织”,2018年大坝村被中宣部评为“全国文明村镇”

  现在,村民们大都搬进了别墅、住进了新房。高兴之余,大家对未来发展更有信心。2017年,74岁的村民黄祥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没有陈大兴就没有我们大坝的今天,我们感恩党的好政策,让我们有了这么一个好支书,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的幸福日子会越过越红火。”

  2016年,大坝村党支部被中共中央表彰为“全国优秀基层党组织”,2018年大坝村被中宣部评为“全国文明村镇”。陈大兴则先后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省级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全省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贵州好人榜”上榜好人。

作者:本网记者 程曦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