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畅其流 快递服务乐农家

2018-12-14 14:39  来源:贵州日报

【专题】脱贫攻坚战年终盘点

  12月13日,雷山县大塘镇新塘村村民展示安全、便捷、高效的“通村村”手机APP。  本报记者 陈慧 摄

  近年来,随着网络、微信、电商的发展,农村地区对物流、快递的需求逐渐增加,但是由于交通、地理位置所限,一般快递只能到达乡镇一级和交通比较方便的村落,有许多村寨快递物流不能直达,造成从镇到村“进户难、成本高”的难题。

  而另一方面,大量农特产品要出山进城,但由于“多品种、小批量、多批次、短周期”的特点,难以形成大批量运输。单纯依靠物流企业在各村各寨建网点,因运力分散、运量不大、成本高昂,也不是长久之计。

  城里的快递进不了村,村里的农特产品出不了山。与客流过于分散相比,物流不能到底到边、低价快捷,更让期待增收致富的农村群众感到头痛,也成为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一大短板。

  “通村村”平台在解决农村群众出行需求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客运班线货舱运力资源,整合电商服务站点资源和社会闲散运力,搭建起以县级物流分拨中心为核心、农村客运班线和闲散货车运力为依托、村级服务站点为支撑的物流网络体系。

  通过人、车、货、站、线等要素的精准匹配,实现客货统网、资源共享,解决小件快运、电商物流、农村货运、快递进村等“最后一公里”问题,畅通了城乡之间的双向物流通道。

  该平台在雷山县上线以来,实现了全县所有村组物流全覆盖,配送时间由原来的3至5天缩短到1天,配送成本由原来的每件5至10元降低至每件2元。
在该平台的带动下,雷山县农村物流从业人员从12人增加到183人,小件快递运送达到8.9万件次,成交量102.5万余元。

  一个站点多种功能

  临近年底,雷山县郎德镇报德村村民杨胜德忙得不亦乐乎。

  杨胜德在村里开了一家杂货铺。前几年,电商下乡开始红火,他的店铺也申请成为村级电商服务点,但由于货运物流不便捷,服务点的生意也并不十分理想。

  2017年底,村里开通了“通村村”APP,许多乘坐客运班车的乡亲都会在等车之前到他店内坐坐。没过几个月,他听说“通村村”上线了农村物流功能,可以通过该软件收寄包裹。更重要的是,平台可以统一调度,实现客货同网,利用客运班车或平台上的其他运力资源帮助收寄快递。

  杨胜德感觉这又是一个好机会,迅速以自家的店铺申请,成为报德村的“通村村”综合服务站。

  “为老乡们提供出行、物流、电商一条龙服务,大家方便了,我也赚取一些服务费。”杨胜德说,现在他快成为村里的百事通了,帮乡亲们订车、寄快递、收快件,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通过“通村村”综合服务站,杨胜德每月代理快递派送增收600元左右,寄送快递增收150元左右,加上帮助包车、订票、开展农村金融服务等收入,每月增收近千元。

  报德村村民要收的快递多,而干皎村等着要出山的农货更多。

  余玉龙是雷山县丹江镇干皎村电子商务服务店负责人。之前他长期在外打工,但缺乏技术、赚钱不多。

  2016年初,得知老家在鼓励农户发展农村电商,余玉龙回到家乡报名,参加了县电商办组织的免费培训,还领到电脑、货架、打印机等基础设备。当年5月,“组组通”硬化公路铺到了他家门口,他的网店也正式开张。

  网店开起来后,他每天走村串寨,将各家各户出产的农特产品收购起来,再通过电商平台销售。

  余玉龙的电商服务站的网销品种主要是黑毛猪肉、糟辣椒、泡椒、茶叶、糯米粑等特色农副产品,每个月收入5000元左右。

  网店生意红红火火,但余玉龙最担心的就是物流快递的运输。干皎村虽然离县城很近,但自己的网店要考虑物流成本和物流速度。

  “通村村”平台运行后,余玉龙通过这一平台寄送快递,大大提高了网店农货出山的速度和效率。他说:“这个平台降低了网店经营的成本,老百姓也得到了实惠。”

  雷山县作为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早在2016年便搭建起了完善的“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各村镇都设有电商服务站点。但以往由于缺乏“运送”的腿,许多电商服务点作用难以发挥,逐渐成了“僵尸点”,只能依靠补贴维持运转。

  “通村村”平台运行后,全县140余个村级电商服务点纳入平台,组建成“通村村”村级服务站点网络,为村民提供预约班线客车、代售车票、小件物流快递存取、批量农产品运输包车等服务,激活了因物流不畅而沉睡的资源,实现了村级层面的“服务进家”。
雷山县“通村村”村级服务站运营以来,当地平台服务人员每人每月增收近1000元。

  12月13日,雷山县大塘镇新联村村民在等候“通村村”物流车辆运送收获的小黄姜。          本报记者 李枫 陈慧 摄

  客货运力资源共享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亲戚朋友都觉得陈长保变了。

  陈长保是雷山县汽车站的一名客车司机,主要负责县城至郎德镇报德村的农村客运班线。以往,一趟车跑下来,他总是唉声叹气,抱怨乘客少、油费高。

  2017年,雷山上线“通村村”智慧交通云平台,开通了36条农村客运班线,133辆农村客车投入运营,陈长保的车也接入了平台。

  此后,在这个平台的统一调度下,陈长保的班线开始为村民提供“精准服务”。有村民需要乘坐班线,陈长保通过手机就一目了然。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通村村”平台功能升级后,增加了农村物流的功能,村里的快递可以通过客运车辆运送。

  现在,每趟车跑下来,送走了乘客,陈长保还要送货物,一面要把村里的小物件送去快递公司邮寄,同时也把村民的快递顺带回去。

  陈长保开心地说:“我们客车的货舱大部分时候都是空着的,通过运输快递货物,不仅方便了百姓,减轻了物流公司的运营负担,也提高了我们的收入。”

  在雷山县大塘镇掌批村,早餐店老板张当保对“通村村”的农村物流功能感受最深。

  张当保夫妇在当地经营一家早餐店,店里所需的米粉一直是从县城采购。

  掌批村距离县城20多公里,以前都是张当保骑摩托车进城采购米粉,一个来回就是小半天,不仅耽搁生意,摩托车的油费也是一大笔开支。

  “通村村”平台农村物流开通后,张当保发现了一个新路子,通过软件预定,找车把米粉从县城捎带到村里的服务站。

  “通过这个平台捎货,米粉40分钟就能送到村里了。支付的那点服务费,和油费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张当保说,给他捎货的司机也高兴,因为增加了一笔收入。

  “通村村”平台自升级提供农村物流服务以来,与顺丰、圆通、中通等10余家快递公司达成合作,在APP上提供“我要寄件”、“包车物流”等功能。
而利用客运车辆“以客带货”的方式,将包裹运送到“通村村”村级服务站点分发,实现了所有村组小件物流全覆盖,解决了农村物流配送到村的难题。普通包裹进城入村时间从过去的3至5天缩短到1天,配送成本从5至10元/件降低到2元/件。自开通该服务以来,为群众节省下行产品开支420余万元。

  12月12日,在瓮安县洗马塘村,配送人员按照“通村村”上的送货单送货到村。               本报记者 杨涛 摄

  黔货插上“智慧翅膀”

  “简直不敢相信,今年我们村居然卖出了10多万斤八月笋。”雷山县永乐镇乔洛村村委会主任韦开和开心地笑了。

  “秋收到了喜洋洋,雷公山的八月笋美洋洋,要问秋的雷山有何宝,首选就是秋笋雾茫茫。”乔洛村背靠雷公山,当地的苗族群众人人都知道八月笋的鲜美。

  “每年10月初,就是八月笋出产的季节。那段时间,村里每家每户都上山打笋。”韦开和说,八月笋因产于农历八月而得名,形态细长、笋质鲜嫩、肉多脆甜,是难得的山野珍品。

  村民上山采笋,以前多是自家食用或送人。但现在,乔洛村的八月笋通过电商卖到了外地,为村民赚回了票子。

  “今年每斤八月笋的批发价在1.5元至1.6元,一些村民负责上山采挖,有销售渠道的村民就负责收购销售。”韦开和介绍说,一个村民每天可以通过卖笋增加130至200元收入,两个月下来,每个家庭几乎都能挣到四五千元。

  那这些八月笋卖到哪里去了呢?村民蒋胜烈说,卖得可远了,近的有凯里、贵阳,远的有广东、山东。

  八月笋远销省外,“通村村”物流运输可是帮了大忙。

  “我们村离县城有50多公里,山高谷深,以前的笋子采回来也运不出去,现在通过‘通村村’物流的包车物流等服务功能,笋子以很低的运费就运出了大山,帮助我们增加了很多收入。”韦开和表示,仅山东东营的一家鱼庄,在线上购买竹笋试吃后,又打来电话订购了300余箱。

  今年,乔洛村通过电商销售+“通村村”物流运输,在2个月的采收期内共销售八月笋2.1万单、10万余斤,带动村民增收28万余元,村里27户贫困户每户增收3000至5000元。

  大山里的村民通过电商销售山珍离不开“通村村”物流平台,而发展蔬果生产的企业也尝试通过“通村村”平台节约成本。

  位于雷山县大塘镇新塘村的雷山九丰农业博览园,是2017年雷山县从山东寿光引进的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

  该企业发展起集蔬菜智能观光区、科研培训区、采摘体验区、蔬果生产区、海洋科普区、食品精深加工区等功能于一体的300余亩博览园。

  今年9月底,博览园大棚蔬菜示范基地种植的第一季蔬菜丰收,25吨的黄瓜、西红柿、丝瓜等将销往外地。

  由于园区刚刚投产,产量不大,无法实现规模化运输。在雷山县有关部门的建议下,九丰公司使用“通村村”平台,就近呼叫周边货运车辆运送产品,不仅有效缩短了产品的运输时间,节约了运力成本,更大大增强了园区的产销效率。

  黔货要出山,道路通畅是基础,交通运输服务是保障。“通村村”APP,为雷山县的山珍果蔬走出大山插上了“智慧的翅膀”。

  当前,“通村村”已与电商企业建立深度合作,初步构建起“电商运营企业+‘通村村’物流+村级服务站点”的农产品上行销售模式,形成了电商企业网上“销货”、村级服务站集中收储并标准化包装、“通村村”跑腿由村到县接入骨干物流网的协作模式,解决了特色农产品尤其是小宗农产品进城出省难题。
 2017年,雷山县电商网络交易额达1.4亿元,其中通过“通村村”与电商融合,促进上行销售增加3100余万元,带动全县农民增收1280万元,2万余人实现创业就业。

  眼下正是印江自治县朗溪镇水果丰收季,12月12日,果农通过“通村村”APP呼叫后等待货车前来装运。
                     本报记者 徐其飞 摄
作者:李中迪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