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女孩寻亲有望 将回贵州进一步确认关系

2015-08-10 07:11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拾一(左)与疑似二姐吴小芳(右)对比照。

  8月3日,在铜仁市玉屏县被人遗弃的女孩拾一找到贵州都市报记者,希望通过媒体找到父母。第二天,本报以《爸妈,我不怪你们不要我》为题,报道了拾一寻亲的故事。拾一3岁被人遗弃,11岁闯荡江湖,22岁征战“中国好声音”。8月6日,《中国梦想秀》栏目组致电本报,想帮助拾一圆梦。仅一天后,拾一的寻亲就迎来好消息。

  “终于找到三女儿了。”昨天上午,记者拨通了铜仁市玉屏自治县大龙镇李泽英的电话,她显得十分激动,认定拾一就是自己找了22年的女儿。

  拾一:我好像找到爸妈了

  8月8日晚10点50分,记者微信收到一条信息:“我好像找到了爸妈了,但是现在还不确定。”发信息的是远在河南郑州的“singer拾仙儿”,这是“好声音”寻亲女孩拾一的微信网名。从第一天采访她开始,她一直自称拾一,很少用真名刘颖。

  拾一说,发信息的前几分钟,她接到了在玉屏的女同学的电话,女同学的亲戚看到《贵州都市报》的报道后,想起曾有人在打听一个姓吴的弃婴的事情,就找人带口信给打听者。然后他们通过层层社会关系,找到了拾一在玉屏的女同学,于是联系上了拾一。

  “可紧张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昨天凌晨1点,拾一都说没有冷静下来,“她们让我赶紧回贵州,可是我现在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疑似妈妈:找女儿找了好多年

  昨天上午,记者拨通了玉屏自治县大龙镇李泽英的电话,她就是拾一口中的疑似母亲。记者发现,李泽英跟拾一的口音非常相近。

  李泽英47岁,丈夫叫吴绪堂,老家是玉屏自治县新店乡丙溪村大洋溪组人,现在夫妻在做木材生意,全家人已经搬到了大龙镇。她说,自己送出去的是三女儿,如果没有弄错,她们家的老三就是拾一。

  “我们是农村,封建思想就是想生个儿子。”回想起20多年前狠心丢下三女儿,李泽英显得很无奈,她说大女儿出生在1988年,二女儿1992年,三女儿出生在1993年,好在1995年儿子出生后,全家人才终于如愿。李泽英回忆,三女儿出生在1993年农历的九十月份,出生第二天就拿去送人了。“具体出生日期,我后来脑子受了伤都记不起来了。”李泽英的记忆中,婆婆、母亲和另外一个长辈,三个女人一起把她送到了玉屏灯塔附近一个卖米的地方,一放下小孩,手还没收回,马上就有人抱走了。

  “布条是老公的哥哥写的,上面的内容就是写她的生辰和姓吴这个姓氏。”李泽英说,布条是什么颜色,用的什么笔写的,还有别的东西没有,她现在都不清楚了。她称当时在月子中,没有亲手参与,加上记忆减退,细节都不大清楚了。

  出生翌日,名字未取就送人

  捡到拾一的奶奶田群昌,曾经告诉拾一,捡到她的时候,距离布条上留下的1993年9月23日有三个月。“虽然都是在玉屏灯塔这个位置捡到我,但是奶奶是在裁缝店门口捡我的,而她们(李泽英一家)是把她女儿放在一个卖米的地方,细节有点不吻合。”

  “相差三个月是很可能的,估计女儿被送养了两次。”李泽英说,九十月份生了三女儿后,名字没来得及取,第二天就送出去了,送到卖米的地方后,马上就被一个妇女抱走。

  “那个妇女直接从我们手里抱过去的,听家人说年纪也没有60多那么大,从年龄上看这个人应该不是拾一的奶奶田群昌。”事后李泽英十分后悔,坐月子结束后,多次到灯塔附近的卖米的地方去找,只听说被居住在附近的一个人带走了,但是见不到人。

  “那个妇女也是在玉屏一个单位上班,她看到我们三番两次去找,怕养大了我们要回来,就再次送人了。”李泽英说,布条上就只写生辰和姓氏,“老一辈说留下生辰可以让她活下来,姓氏则是告诉她自己姓吴。”

  根据李泽英的推测,自己经常去找那个妇女要人,这家人索性不养了,直接把女儿放到街上,连原来的布条一起留在她身上了。“拾一的布条上留的时间跟我三女儿的很接近,而且两个人都姓吴,丢失的地方也是在灯塔一带,拾一应该就是三女儿。”

  疑似姐姐:拾一和我长得很像

  李泽英有四个孩子,除了最小的是儿子之外,大的三个都是女儿,现在大女儿已经结婚了,二女儿吴小芳刚刚从重庆的一所大学毕业,在重庆工作。昨天得知很可能找到了妹妹,便通过QQ传来了自己的照片,“力证”拾一就是自己的妹妹。

  “亲戚朋友都说她们很像两姐妹。”李泽英说,看到贵州都市报官方微信上的照片后,她们就认定:“吴家三女儿终于找到了。”

  吴小芳说,小时候就听妈妈说过妹妹被送走的事情,在读高中的时候也陪妈妈去玉屏灯塔一带找过。“就听说收养妹妹的一家都搬走了,搬到哪儿去都没有人知道。”

  昨天,记者也尝试联系拾一的奶奶田群昌,但一直都没有联系上。“我对奶奶的感情很深,一直想到贵阳找她,但是因为大姨的关系,又不敢去与她们接触。”拾一说,准备把工作好好处理一下,尽快抽时间回到贵州与李泽英一家见面。

  目前,记者正在与玉屏自治县公安部门联系,争取让双方早日做DNA对比。

作者: 李坚  编辑: 李易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