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男孩罹患白血病 贵州记者向他捐献干细胞

2017-11-22 07:49  来源:贵阳晚报

  正在捐献干细胞的小武

  “生命火种”干细胞悬液

  核心提示

  昨日上午,省医血液科干细胞采集室内,31岁小武(化名)经过近4个小时的卧床等待,通过血液分离机从身体里采集出了200ml的干细胞悬液,这些象征着“生命火种”的干细胞悬液,将由志愿者护送到重庆,用于挽救一名罹患白血病的14岁男孩。

  “我也有个2岁的儿子,想到在不远的重庆,有一个小男孩的父亲因为这些干细胞,终于能在今天放下心睡一个好觉,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小武说。

  小武来自贵州省某新闻媒体,他也是我省新闻行业首个成功捐献干细胞的志愿者。他说,他更愿通过他的真实体验,打开公众对干细胞捐赠的种种误解,用科学理性的态度来看待这个能挽救他人生命的事。

  就学期间:同寝室同学均成志愿者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了省医血液科干细胞采集室,见到了正在接受采集干细胞的小武。

  “时隔这么久,要不是贵州骨髓库联系我,我都想不起这件事了。”小武说,这么多年来,他早已更换了联系方式。今年7月份,骨髓库工作人员通过他当时留的紧急联系人栏里的电话,联系上了他的父亲。

  “父亲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又遇上了一个新的骗局?”小武说,不过他的父亲想到事关人命,最终交给他来判断。

  小武之后通过网络查询,确认了工作人员留给父亲的电话号码,确实是中华骨髓库贵州分库的官方联系号码,这才放下警惕的心。

  这时,另一个问题又摆在了他的面前。小武向记者坦陈,早在2009年,他就与全寝室的大学同学相约登记成了干细胞捐献的志愿者,但随着自己进入社会后阅历的丰富,求证捐献干细胞的安全性,成了他最先考虑的事。

  担心安全:多方求证后捐出干细胞

  作为记者的小武,最先想到的求证途径就是网络。

  “我在网上查询了关于干细胞捐献的一些新闻和资料,还上了知乎和专业的医学网站咨询。”小武说,他从事的工作与医疗无关,所以对于干细胞捐献完全是个门外汉,虽然救人是好事,但也要对自己和家人负责,因此对安全性的问题特别较真。

  “网上的说法,总体认为干细胞捐献安全可靠,但仍有一些吓人的负面言论,把我被吓到了。”小武坦言。

  等他从这些激烈的言论中冷静下来后,他又开始了更深的思考。

  小武说,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说,我国已建立了庞大的骨髓库志愿者群体,而且志愿者的数量正与日俱增,全国成功捐献的案例已达6000多例,如果捐赠不安全,也不可能持续发展到如此规模。另外,牺牲正常人的健康来挽救岌岌可危的病人,也不符合人道主义的精神。

  小武说,网上的负面言论来自网友的随意发言,而非新闻报道和医学专业报告。他发现,专业的医学网站和权威的社会媒体,都没有提及过捐献干细胞对捐献者身体有害。

  “这说明,网络上的言论并没有事实依据。”小武说。

  家属感恩:小男孩父亲写来感谢信

  昨日11:30,重庆来的志愿者赶到病房,带来了受捐男孩的父亲为儿子写给小武的感谢信。

  小武的妻子坐在床头,为小武朗读了这封来自重庆的感谢信。

  “我们虽天各一方,却仿佛血脉相连,你真诚的坚持和辛苦的付出,诠释出一个美好的灵魂和有爱的世界……我们会把您的这份爱和善念,用自己的方式传递下去,给更多人光明和希望,庆幸有您相援,终身感恩。”

  当妻子朗读完毕,小武笑着说:“写得挺好的。”

  小武表示,幸好自己查证后又坚持了捐献的想法,期间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当时他的想法是,即便是会有一些小小的后遗症,若能挽救一个花季少年,也是一件好事。

  “人的一生难得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我想这会是我生命中有意义的事件之一。”小武说,等会儿再发个朋友圈,给身边的朋友普及一下干细胞捐献,也是挺好的。

  贵州省人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医师董隽表示,无论是外周血干细胞移植或是骨髓移植,捐献者提取部分干细胞之后,根据机体代谢功能,也将在未来一周内,体内干细胞会代谢到正常的水平,不会影响捐献者的健康。

  中华骨髓库贵州分库工作人员表示,我省干细胞库志愿者登记数量已达五万人,全省开展干细胞捐献以来,已累积完成162例,其中,今年就已完成22例捐献,无一例出现过捐献带来的副作用。如果有这方面疑问,或是有捐献意愿的市民,可拨打联系电话:0851—88502973进行专业咨询。(记者 张梅 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张梅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