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古茶树撑起“保护伞”

2017-12-05 01:34  来源:黔西南日报

  12月1日,《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古茶树资源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这对贵州省、全国乃至世界古茶树资源保护意义重大!

  《条例》的内容

  赵兴 摄

  《条例》的起源及实施

  黔西南州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古茶籽化石”发现地、中国“古茶树之乡”、茶树原产地核心地带。在境内晴隆、普安两县交界的云头大山发掘出的“四球茶古茶籽化石”,标志着黔西南州茶叶物种有100万年以上历史。州内部分县(市),也分布着相当数量的、具有活化石之称的“四球茶”“厚轴茶”“秃房茶”等古茶树。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建设需要,人们对绿色健康理念的追求,加之市场炒作,现有古茶树面临过度开发和人为损毁的危机,面对危机,有识之士呼吁,要用法律来保护这一珍贵的资源!

  2015年黔西南州“两会”召开期间,普安县代表团人大代表提出了出台“古茶树资源保护条例”的议案。这一议案,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黔西南州是我国低纬度、高海拔、寡日照兼有的产茶区,具有“山高雾重出好茶”得天独厚的地域、土壤、气候环境,润生出品质上乘、馨香馥郁、鲜爽醇厚的优质茶叶,种植和加工历史悠久,茶产业已成为黔西南茶农增收的重要途径。同时,作为茶树的原产地和茶文化的发源地之一,1980年在其境内发现的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古老的古茶籽化石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黔西南古茶树众多,是中国“古茶树之乡”、茶树原产地核心地带。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全州目前已挂牌保护的古茶树共有11590株,主要分布在普安、晴隆、兴义等县市。普安县青山镇哈马村马家坪组的一株古茶树有4800多年树龄。另据贵州省茶叶研究所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仅晴隆、普安两县沙子镇和江西坡镇区域就有不同种类野生古茶树10余万株,有各种类型的茶树品种资源300余种,但在2008年对古茶树资源进行调查时发现,州内百年以上古茶树仅存3329株,很多珍稀品种也受到一定破坏。

  州人大常委会意识到议案的分量,随即就全州古茶树资源保护的立法工作开展了立法专题调研、研讨等前期工作,由州人大法工委、州政府法制办和农委、林业等相关部门选派专人成立工作组,在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建议的基础上,对起草的条例内容进行了反复修改,最终《条例》于2016年10月27日,经州七届人大常委会第36次会议二审通过,并于2017年9月30日经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批准实施。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古茶树资源保护条例》正式实施,如一个重磅消息,在各大媒体不胫而走,也在寂静千年的山间炸开了锅,连76岁高龄的唐性宇老大爷都乐开了花,认为是为古茶树撑起保护伞,《条例》都有哪些内容呢?

  记者从黔西南州政府新闻办11月30日在普安县青山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条例》主要体现八个方面的内容:一是阐述了立法目的、立法依据、保护对象、适用范围,并对古茶树资源作了界定;二是明确了各级政府及其相关部门的职责;三是规定了资金投入的保障;四是明确了相关法人和自然人的权利和义务;五是规定了古茶树资源的养护责任;六是明确了古茶树资源保护及开发利用的倡导鼓励和奖励事项;七是把“四球茶”“坡柳茶”“七舍茶”“八步茶”等具有明显地方特色的茶树资源写入条例,体现了条例的地方特色;八是规定了古茶树资源保护及开发利用中的禁止内容和处罚措施。

  《条例》明文禁止不按批准的数量、时间、地点和方式移植或者采集野生古茶树;砍伐、损毁、擅自移植野生古茶树;擅自挖取野生古茶树树根,削剥树皮,攀折树枝,破坏性采摘野生古茶树;在古茶树保护范围内乱搭乱建,排放污水、废气,倾倒废渣,烧荒、炸石、取土、放牧、葬坟;擅自移动、损毁保护标志;擅自挖掘、毁坏、收藏、交换、出售古茶籽化石;侵占和破坏古茶树种质资源。禁止境外组织或者个人采集、收购古茶树资源。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向境外组织或者个人提供古茶树种质资源,如有违反将依法给予处罚等。

  也难怪在新闻发布会上,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成刚出席《黔西南州古茶树资源保护条例》新闻发布时说:《条例》的颁布施行,标志着我州古茶树资源保护工作进入了法制化!

  让古茶树在“保护伞”下枝繁叶茂

  普安县青山镇4800年四球古茶树

  采访中,有关专家说,《条例》的实施,将有力助推黔西南经济社会发展。

  《条例》实施,本质上是对古茶树的保护,唤醒人们对茶产业的认识和关注,何以说对全州社会经济发展具有助推意义?这是被人为拔高了还是夸大其词了?

  乍听上去确实有这层意味,可经过记者探访下来,却实则不然。在我州,茶产业不是孤立存在的产业形式,而是脱贫攻坚的推手。今年,我州扶持茶叶新型主体209家,其中,茶叶企业101家,茶叶专业合作社108家;培育州级以上龙头企业45家,其中:省级龙头企业9家,州级龙头企业36家。

  值得一提的是,茶产业规模化之后,始终作为我州贫困山区农民致富增收的重点产业,政府大力推进茶叶标准化种植,不断培育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形成了“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产业经营模式。贫困乡镇的茶叶企业、合作社分别对贫困户进行建档立卡,分类脱贫规划,依托茶园资源让贫困户从中受益。

  据介绍,农户在茶叶产业主要收入为:土地流转资金、茶园管护费、茶青采摘费,以及入股分红等。具体按每户一亩茶计算,人均收入2000元以上。统计显示,今年全州涉茶贫困乡镇18个,涉茶园面积17.6万亩,涉茶贫困人口0.49万户,1.48万人,其中脱贫0.35万人。

  一个行业的崛起,在创新驱动之下,对全州中心重点工作产生如此之大的积极影响,这给政府和全州人民的信心也是满满的。当前,种植茶叶,不但在日趋扩张,政府也有了比较系统的战略规划。

  “现在,《条例》实施了,这是个契机,我们将举一反三,全面开展各项工作,让全州的古茶树在‘保护伞’下枝繁叶茂,让茶产业实现空前繁荣!”州农委负责人告诉记者,接下来将抓好“三品一标”基地建设工作,加快推进全州茶叶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产地认证工作,计划2018年通过标准化认定茶园面积达到40万亩以上,通过新认证产品15个;为全州茶叶主推品牌“普安红”做好相关标准拟定和修改,以便宣传贯标。

  同时,加强茶叶生产标准化和茶叶产品质量安全工作,严格产地环境、生产过程、产品质量全程监控,切实落实茶叶生产、收购、储运、加工、包装、销售、流通各个环节的质量安全监管责任,杜绝不合格产品进入市场,并帮助茶叶企业、茶青交易市场等收购点设立“农残”速测检测站,建立“农残”责任制,加强茶叶绿色防控等,一丝不苟做好标准和质量安全工作。

  “只有在质量上过硬,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抓好‘品牌建设、市场培育、产品营销’才有底气,才能让我州茶产品推向全省甚至全国,更好发挥助推全州经济社会发展!”州农委负责人说。

  打好古茶牌,激活黔西南茶产业一江春水

  赵兴 摄

  古茶树,如今已是我州在全国乃至世界的一张王牌,散发出历史与地域浓郁的芬芳,被认为是大自然留给人类最珍贵的遗产之一,属于黔西南州更属于世界,引得五湖四海友人纷纷前往一探究竟,流连忘返。

  当然,这也唤起人们对黔西南州古茶树的关注。记者在青山镇哈马村马家坪古茶园看到,这里早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放牛山、村民割草砍柴的地方,明显经过了精心规划,又保持原始风貌,散发出传统与时尚气息,堪比景区景点。

  那些高矮不一的茶树,被木质围栏圈住,还打上了二维码,有了“身份证”。最惹眼的是,树腰挂着的那些认领牌,一些还是国内声名显赫的明星大腕。

  由此可以见这些年来,政府对古茶树保护发掘之一斑。而这一系列的变化,以及外界不断高涨的关注度,更是激活了我州茶产业的一江春水。

  记者从州农委了解到,截止今年11月底,全州茶园面积已达45.2万亩,其中:新建茶叶面积5万亩,投产面积25.1万亩,通过标准化认定面积34万亩,全年产量1.2万吨,产值6.67亿元。

  这样的发展势头,别说让外界惊讶,就是土生土长,如今在省政协工作的李月成秘书长也感觉到震撼。他在出席座谈、交流时说,想不到黔西南对古茶树如此重视,认识如此之高,发展思路和目标如此之清晰,质与量增长如此之快速。李月成要求黔西南,要不断扩大种植规模,增强品牌意识,拓展市场空间,紧紧抓住四球茶树资源,大胆创新、寻求提高,争取形成知名品牌,在全国乃至世界脱颖而出。

  截止目前,我州茶产业发展链条也基本得到完善,不再只是停留在传统的生产加工方面,已经开始向深加工、精加工过度,各地制茶高手也冲着我州优质茶品而来。

  州农委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政府大力扶持之下,基地建设、加工提升、质量保障等情况,也有明显进步。今年新建茶园使用无性系良种比率达到95%,较之去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茶区茶园建设使用机械开垦比率达到90%,较之去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使用机械修剪,采摘比率达到80%,较之去年提高了8个百分点.....正在向农业现代化、科学化靠拢。

  在加工方面,今年使用了以电为主,煤、柴为辅的能源,节能且污染低的新型加工设备比率达到90%,较之去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并强化了清洁化生产,积极扶持和建设茶叶清洁化加工厂,鼓励企业积极申报“QS”质量认证达到22家,其中有机食品认证3家,获得对外贸易经营资格2家,甚至还强化对土壤安全的检测,按照绿色、有机、无公害茶品的要求在新建茶园进行实践,从根本上保证茶时的品质。

  在市场方面,我州的茶叶市场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云南、广西、江苏、福建、甘肃等省外大中城市已经得到了拓展,目前已经有代销店36家,专卖店28家,其中在北京马莲大道茶城专门开设了“普安红”茶叶专卖店。

  此外,云南、浙江、宁波等地,也开设黔西南农产品直销店。从各店反馈的情况看,销售良好。

  墙内开花墙外香,墙内更香!目前,在省内及本地茶叶市场,州内茶叶店企业共有专卖店190家,合作经销商300家以上,在经营模式上采用了互通有无的方式,各企业经销店可以代销参与合作茶叶企业产品,以更快更好地扩大茶叶上市量,逐步形成产品的主渠道,让全州茶叶迈步康庄。

  “保护古茶树,我们有法可依了!”

  11月30日,天气有些寒冷,但76岁的唐性宇老大爷那张古铜色的脸上,却是一片晴天,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之间。

  “有了《条例》好哇,我们保护古茶树就有法可依了!”

  唐性宇老大爷祖籍盘县,但却出生在普安县青山镇哈马村马家坪古茶园周边的一个村里。那时,科技还没有现在发达,山里人对茶的应用和价值还不甚了解,但却都有喝茶的习惯。自然,对周边高矮不一的茶树,就有了某种亲近之情。

  “打懂事起,我们放牛、割草、砍柴,都到这座山上,听老人说山上的茶树自古就有。”唐性宇老大爷说,别看这些茶树老得掉渣,但采摘下来的茶叶,就是跟其他种植的茶叶有天壤之别。用老人的话形容,就是“那味道好得很!”。

  “你也是砍过柴的人,当时砍过茶树吗?”

  “没有,没有!”看着记者疑虑的眼神,唐性宇老大爷强调之后又接着解释,“那时确实不知道什么叫古茶树,更不了解它的各种价值,但都知道用它的叶子煮水很好喝,所以,哪会对它动刀子嘛!”

  唐性宇老大爷是没做对不起古茶树的事,然而,却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做对不起古茶树的事。唐性宇老大爷就亲眼目睹,过去就有一些人,把古茶树砍去当柴烧。

  “你没有劝阻过?”

  面对记者提问,唐性宇老大爷无奈一笑,承认了当时确实没有劝阻。他说,那时也不知道有这么大的价值,加上又没有相关的保护条例,人家砍了也就砍了,没有人来处罚这些人,自然也想不起劝阻,也不知道拿什么跟人家说。

  但在唐性宇老大爷内心深处,那些砍伐茶树的人,是不对的。“茶叶养育了我们,我们还拿刀砍它,这是忘恩负义嘛!”老人说。

  但这种潜在心底的意识,并没有让古茶树终结被砍伐的命运。相反,当人们对古茶树有进一步了解之后,利益的驱使让古茶树又面临着更大的被破坏危机。

  而这时,随着唐性宇老大爷年龄增长,怀旧心思加浓,一株株高矮不一的古茶树,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煮水喝的物种了,而是一种岁月流逝、时代变迁的见证,这让他兀自生发出一种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情怀来。看着古茶树被损坏,唐性宇老大爷对古茶树感情越深厚,就越痛苦。

  “现在好了,政府不但着手规划,将一棵棵古茶树挂牌保护起来,还出台了保护条例,以后谁要再砍伐,就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依法追究了!(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编辑:陈嘉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