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贵州? 生态文明的贵州智慧与实践

2016-07-16 10:14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专题】生态文明建设“绿笔” 绘制贵州生态画卷

生态文明论坛2016 贵阳开幕式盛况。特约记者吴东俊
论坛气氛热烈。特约记者吴东俊

  2009年,生态文明贵阳会议诞生于贵州贵阳。5年后的2013年,生态文明贵阳会议更名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升格为国家级国际性论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指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是中国以生态文明为主题的国家级国际性论坛”、“年会主题顺应世界生态文明建设趋势和潮流,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和情怀”。

  这些年,贵州的生态文明实践可以说是与论坛的发展相伴相生,形成了贵州自己的生态文明智慧。

  为什么是贵州?

  在人类文明不断向前发展的今天,“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亡则文明亡”的理念几乎已经成为全球发展的共识。人类要想永续发展,必将从褐色经济走向绿色经济,从工业文明走向生态文明。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3年,生态文明贵阳会议升格为国家级国际性论坛,成为中国唯一以生态文明为主题的国际论坛。

  如此重要的国际论坛,为什么会落户贵州?

  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秘书长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理事会主席章新胜,曾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答记者问时,解答了这个疑问。

  “论坛为什么没有选择在东部,而选择在西部,为什么没有选择在西部平原地区,而是在西部最多山的贵州地区?贵州多山区,所以选择贵州有典型意义,这一课题不仅是贵州的也是国家的,我想也是世界的,有国家和国际意义。”他说。

  他解释,1980年代,贵州就提出了“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的发展实践,强调的不是输血而是造血功能,得到了国务院支持,这在全球来说就很有意义。今天的贵州,国务院批准它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先试的省份。

  在他看来,“这些年贵州发展非常快,他是以生态文明来总揽全局的。”

  知名度增加

  实际上,早在2009年贵州就意识到了生态时代的到来,生态文明贵阳会议由此诞生于贵州,这也是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的发端。而这个会议诞生的目的,就是致力于在全球传播生态文明理念、推动生态文明实践。

  这一届的生态文明贵阳会议发布了《贵阳共识》提出,生态文明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潮流和趋势,不是选择之一,而是必由之路。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生态文明的贵州,逐步为世人所熟知。对于这一点,从2009年开始,连续5年担任大会志愿者的杨溪深有感触。

  2009年,生态文明贵阳会议刚设立之初,知名度并不如现在这样高。所以,来报名参加的志愿者不算多。杨溪回忆,当时是从将近500个人中选了60名志愿者。但是后来随着年会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想来参加志愿者的人数也是逐年增加。到2013年就有3000多人报名参加志愿者的选拔,最终有440人成为年会志愿者。

  因为在很多志愿者眼中看来,能够为这样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大会服务,自己的履历表中有“生态文明贵阳会议”志愿者这个经历,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志愿者人数的增加,意味着需要服务的嘉宾更多了。“2009年,第一届的时候参会嘉宾就300多人,到今年一千多人的规模。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说明我们这个年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有更多人想来参加。”杨溪说。

  另一方面,论坛的逐年举办,也让贵州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有贵州本土专家认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知道、来到这座城市。数据显示,本届论坛已有1200多名嘉宾参会,其中,国外嘉宾400多名,包括国外政府机构负责人、国际组织负责人、国际知名学者和智库负责人等。

  “这是一个契机,一个窗口,让国内国际有更多的人来到贵州。而且这些人都是一些有影响力的学者专家,他们的传播力更强一些。”他说。

  贵州实践

  2009年,生态文明会议发布的《贵阳共识》曾作出承诺,贵州、贵阳致力于探索生态文明发展道路。这些年来,探索“生态文明发展的道路”不仅写在共识中,更在贵州发展的实践中。

  不久前,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的嘉宾杨伟民对此感触很深。他刚来的第一天,就有人推荐:酒店旁边有个观山湖公园,很美。于是晚饭后进去一看:哇!偌大的公园,人好多好热闹,有山有水很现代。

  “逛了一圈发现,来的大多是住在附近小区的居民。”杨伟民于是感慨:如果要在北京找一个这么大的好公园,最近的要数五环外的奥林匹克公园,开车至少50分钟。“贵阳人有福气,在家门口,就能有个散步健身的好去处!”

  而这,只是贵阳打造“千园之城”的一个缩影。根据《贵阳市推进“千园之城”建设行动计划(2015——2020)》,到2018年公园总数达1000个以上。到2020年,全市新增公园面积1.7万公顷,人均公园绿地面积提升到17平方米,实现中心城区市民出行“300米见绿、500米见园”。

  贵阳市的目标,是努力增加市民公共活动空间,为打造生态贵阳升级版,建设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城市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以水闻名的赤水,也一直在进行“治水”的生态文明实践。

  赤水对于境内的污染实行零容忍,将国土面积的73%划为生态功能保护区,这个比例居全省第一。此前,赤水关停一个年财税收入上千万元的华一造纸生产线,关闭核心区一个年产值4千万的水电站,关停高污染、高耗能、高排放企业32个。禁止沿河建房,赤水市城镇污水处理率和工业用水重复率超过90%。

  同时,赤水还对不符合环保法律法规、产业政策的项目,对“两高一资”项目,对饮用水源保护区等环境敏感地区产生重大影响、群众反映强烈的项目,对超过污染物总量控制指标、生态破坏严重的项目一律不予审批、核准或备案。

  这些年来,在贵州,生态文明行动,不只在政府层面,而早已经成为深入人心的理念,成为人们的生活习惯。

  在开阳县开阳一中的每个教室里,都有一个专门用来放置清洁工具的小房间。从2014年起,每班的小房间里,都多了一个新装备——有时是大大的塑料口袋,有时是塑料桶一样的容器,都是班上的学生自发找来的。不过,这些容器里装的不是垃圾,而是一些“可以变废为宝的东西”。

  今年刚刚毕业的谭怀鑫,曾是开阳一中学生会主席,也是2014届高三19班的班长。在开阳一中的这三年里,谭怀鑫和其他同学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喝完饮料,都习惯性撕掉瓶子上的标签纸,倒尽瓶里剩余的液体,再把塑料瓶扔进塑料口袋里。

  瓶子与瓶子相撞,发出“砰砰”的撞击声。那“砰”的一声,对谭怀鑫和开阳一中的学生来说,像是一种提醒。提醒着他们,“至少为环境保护,我们做了该做的。”谭怀鑫说。

  在开阳一中副校长赵刚看来,生态文明建设成果的具体呈现,更多的在于全校师生的真正理解与认同,在于“下班时记得关灯关电脑,上下学尽量走路回家”,这样微小而日常的细节。“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绿色学校。”赵刚说。

作者: 编辑:陈嘉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