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超开赛在即 贵州恒丰队今年投入7个亿

2018-03-01 08:15  来源:贵州都市报

文伟(中)、文筱婷和球员

  “姑娘,这是一个药方,你按照这个谈谈试试。”情人节,也是腊月廿九,恒丰集团董事长文伟先生蹲在茶几旁边,写了一张纸条,交给了站在他身后的文筱婷。对于记者的好奇,当时文伟笑而不语。而事后记者终于弄清楚,这是一名球员的转会谈判出价的顺序。

  智诚不玩中超了

  按照从去年底开始的谈判,今年恒丰最终收购了智诚剩余34%股份中的29%,除去智诚应该承担的部分,恒丰还需要向智诚支付9000万。

  对于为什么要收购智诚剩余的股份,用文伟的话说是:“迫于无奈”。此话按照记者的理解,这是双方在经营理念不合之下产生了矛盾,收购股份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办法。

  为了这笔钱如何付,两家企业产生了一些不愉快,为了能在中国足协规定的时间内注册成功,贵阳市领导组织开了协调会,协调会先定了调子:“球队不能因为注册出问题,否则对不起3000多万贵州人民。”为此,市领导对两家企业都放了狠话。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当时中国足协已经启动预案,如果恒丰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能办理完股权转让,将会注销其资格,石家庄将会递补中超。

  在开会的当天两家企业最终完成了补充协定的签订,协议最终规定:2月14日前付清2000万,余款7000万5月15日前付清。至此,恒丰接手了95%的俱乐部股份,开始独立经营这家中超俱乐部。

  很多人认为,补充协定的签订和注册的成功,意味着拥有十多年历史的贵州智诚基本彻底退出了俱乐部,恒丰集团全面接手。对于这样的认识,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说智诚退出目前的俱乐部经营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是说退出中国足球这个行业则是不对的。

  “中超这个级别的比赛,确实不是智诚这样的民营企业可以轻易负担的。这十多年智诚对于中国足球的贡献有目共睹,他们这一决定也得到了中国足协相关领导的理解。”这位人士告诉记者。但他同时提醒记者智诚依然拥有5%的股份,并透露双方所签署的协议中,规定有非常严格的股份回购条款。“你可以说智诚不玩中超了,但你不能说他们就此离开中国足球了。”

  贵州恒丰与智诚去年的总投入最终超过了5个亿,这对于两家民营企业来说确实是个天文数字。

  恒丰其实也很难

  智诚扛不动了,恒丰其实也很艰难。

  2月14日,文伟先生在办公室约见了记者,这是他入主俱乐部后第一次正面面对媒体。

  看到记者的到来,文伟先生先是客气了几句,然后开始用微信和女儿文筱婷聊了法图斯的情况。之后对记者表达了歉意:“实在对不起,我钻进去出不来,现在有点不务正业了。”

  “我们今年的任务就是保级,第二年最难啊。按照现在的计划,今年的总投入会在7亿以上。”文伟先生说。

  当记者提起这个费用的不可持续性,文董事长说:“恒丰想要留在中超,很多问题要解决,而且不是我们自己可以解决得了的,首先2019年以后没有5支梯队注册是不能过关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有自己的配套完善的训练基地。其次中超也不是三五千万就能解决问题的。至今我们的主广告还是没有卖出去。”

  “但足球行业我已经进入角色了,青训我是一定要干到底的。中超这几年扩军的可能性很大,利用中超把青训做起来,今年这是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我们请来温志军的目的。其实青训是几方收益,投资受益、社会受益、球员也受益。”文伟说。

  “只不过中超这样下去,至多两三年后会拖垮我们的。对于球员,今年我们补充一些,明年再找两三个,后面就不用买这么多了。去年和今年是最花钱的两年,明年会好得多,只要补足中后那个位置就好了。现在前锋线有耶拉维奇,如果斯蒂夫能来那是够了的,中场也不差,国内的球员就可以支撑了。马苏在后腰是中超前三,中超最好的之一,是我们最成功的引援。”

  “那您准备怎么办呢?”记者问。“这个中超俱乐部能做多久,目前看只能顺其自然了。之后包括卖掉的可能性都是有的。我们今年年底才有卖掉的资格。这么下去确实很难支撑下去。但如果有企业来支持我们,加上足协的分红,就还能再做下去。花个把亿对我不是问题。如果青训搞得足够好,之后就能进入良性循环。”文伟说。

  “那您当时为什么要接这个俱乐部呢?”记者接着往下问。

  “好奇啊,看见这么多人搞得这么风风火火……”文董事长刚说到这里,一边有熟悉的友人打断了他:“他冲动得很,想到就干,倒是能干好,怕的是骑上去就下不来了”。闻听此言文伟哈哈大笑。

  “外界有传言您知道吗,说是你要把球队卖给一家知名房地产企业?”记者说。确实有人在圈内传言恒丰的股份将会被卖给一家知名的南方房地产企业。

  “这是胡说,我们和那家房地产企业只是普通的商务合作,这些合作并不涉及俱乐部。”文伟说。

  “但是把我们的项目托管给人家,确实也是我全力关注足球,不务正业的表现啊”。文伟接着说。

  “曼萨诺一开始对中后不满意,天天和我沟通,他对中轴线要求很高,我们除了中后差一点,其他位置在中超应该处于中游吧。我现在是钻到足球坑里去了,不务正业了,确实有点着迷了,说好听点这就叫情怀吧。”

  “足球一年比一年热,一年比一年踢球的人多,设施在增加,足协要能够进一步搞好管理,突破指日可待。现在足球正处于大热的黄金时期。”

  话说间一直在看亚冠的文筱婷终于过来陪父亲了。“姑娘我想见你一面难啊。”文伟说。

  “我是在看亚冠,也是给你打工好不好。”文筱婷娇嗔。

  “对我这个也当董事长的女儿,我是有要求的,她现在代表俱乐部,就是代表贵州,不能有负能量,这一点要从穿衣服做起。自己要勤奋,对人也要和蔼坦诚。但也要有点自己的性格,有点菱角,不能太圆滑。”文伟对记者说。

  文筱婷随后跟记者提到,这个赛季主要的压力是上赛季租借球员太多,几乎是半支球队。这意味着今年有大量的合同要谈,但如果全部都能谈下来,她对保级还是有信心的。

  “目前都谈下来了谁?”记者问。“新的就是张思鹏、赵和靖、郑凯木、朱征宇;老的梁学铭、杨挺、耶拉维奇。”文筱婷说。

  “这些不是全部吧?”记者问。“确实还有在谈的,比如闵俊麟和杜威,但还没有最终确定,等到我们3月1日开誓师大会前你就知道了。”文筱婷表示。

  话说到这里,文伟董事长蹲在茶几旁边,拿过了纸和笔,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王晓峰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王晓峰 编辑:李柏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