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低保”感恩:“取消我家低保,让给更需要的人”

2017-11-11 07:32  来源:贵阳日报

“老低保”吴道国的感恩选择—— 

“取消我家低保,让给更需要的人”

  今年10月起,市西社区的“老低保”吴道国一家三口,将不再享受低保了。

  “十年来,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一家的扶持和关心。今年我的小孩大学毕业了,我们决定从10月开始放弃领取低保,将低保让给更需要帮助的人。”9月22日下午两点,低保户吴道国和妻子刘琴来到云岩区民政局办公室,郑重地提出了“退保”申请。

  没有沮丧,没有不甘。相反,忆起这十年的岁月,年过半百的吴道国和刘琴内心充满了感恩。

  十多年前,吴道国也过了一段不错的日子。靠着一门手艺,吴道国和妻子从开阳老家到贵阳谋生,市西路的烧烤摊前,夫妻俩用汗水和劳动养活一家五口,日子也算滋润。

  好景不长。2007年,吴道国的老母亲因为意外摔倒,导致盆骨断裂,40多万元的手术费让一家人傻了眼。“那会儿家里有5万多元积蓄,全部拿出来医治,却还是远远不够,老母亲就此卧床瘫痪。”提到过去,吴道国掩不住失落,“谁知道就在那时,我又患上疝气进了医院动手术,孩子他妈身体也出现问题,不久后也进医院做了一次大手术。”

  大人因为手术不能再干重活,两个孩子尚未成年,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几乎陷入绝境。

  “能借的钱都借了,但没有劳动能力,一家生计都成了问题。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找政府。”吴道国说。

  2007年7月,刘琴永远都忘不掉自己第一次找到云岩区民政局那天的情景。刚做完手术不久的她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到毓秀路,刘琴把低保申请小心翼翼地递给救助科科长郭明星。“科长,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想吃低保。”

  “快坐快坐,有什么困难慢慢说。”接过材料,郭明星大致看了一眼,当即拨通相关社区的工作电话。“吴道国家这么困难,你们为什么没给他们办理低保,关心困难群众的工作做到哪里去了?”

  “就是这个电话,给了我们一家绝境中生存下去的希望。”刘琴感慨。在云岩区民政局协调下,第二天,工作人员专门赶到家里调查情况。很快,一家四口顺利地吃上了低保。

  受人点滴恩,当思涌泉报。义务到居委会值班、帮扶独居老人……此后多年,吴道国和刘琴心怀感恩之情,尽最大可能地对社会进行回馈。更重要的是,夫妻俩坚持把感恩和热忱助人、乐于付出的理念传递给两个孩子。

  2015年,大女儿吴丽丽大学毕业。“毕业工作了,不能再要国家的钱养着。”没过多久,吴道国陪着女儿主动去取消了她的低保。

  今年,眼看着儿子也大学毕业步入工作岗位,虽然家里还欠着数万元的债务,吴道国和妻子商量后还是郑重决定,除取消儿子的低保外,也主动放弃夫妻俩的低保。

  “现在孩子毕业了,我们肩上的担子轻了,不能老占着国家的资源。”吴道国说,“虽然我们现在日子也还清贫,低保金也不算什么大钱,但积少成多,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雪中送炭的低保金、助学金、医疗救助金……联想到多年来收到的帮助,在提交“退保”申请的同时,吴道国和妻子将一面印有“用真心换民心,用真诚解民忧”十二字的锦旗郑重地送给了云岩区民政局。

  “我们能干的有限,以后,儿子和女儿将代替我们,成为社会需要的人,尽力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按照程序,由市西社区调查核实并填报最低生活保障调整注销表,报由云岩区民政局审批,从10月起,吴道国一家的低保就取消了。

  本报记者黄秋月

  记者手记

  家人接二连三遭受病魔缠身,家庭因病致贫,别无选择之下,只能申请“想吃低保”;

  受人点滴恩,报以力所能及的真诚劳动,只因“不能白吃了国家低保金”;

  女儿、儿子相继大学毕业,虽然日子仍然清贫,但为了“不能老给政府添负担”,主动要求取消全家低保。

  吴道国和刘琴一家,面对最低生活保障金这份困难群众的“活命钱”,用行动诠释了令人动容的“感恩情怀”和“善良真诚”,着实给我们上了生动一课。

  随着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断提升,贵阳市正致力于建设公平共享的创新型中心城市。低保户吴道国的选择,正是受益于这座城市公平、共享文化氛围的熏陶,是这座城市文明不折不扣的真实写照。

作者: 编辑:秦美虹